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32章 一条长尾巴的大虫子

第532章 一条长尾巴的大虫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这是我吗?我怎么可能长这么丑?”

    小家伙不可置信的盯看着那张彩超图片,“这明明就是一条长尾巴的大虫子啊!”

    见父子之间的感情酝酿得差不多了,封行朗这才将小东西从地面上拎起来,轻轻的拥在自己的怀里,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温情的在儿子头顶上亲了亲,封行朗才缓声说道:

    “诺诺,这五年来,你妈妈至少还有你陪在她的身边;而爸爸每天就只能摸着这张彩超图片混沌度日。”

    封行朗贴上了儿子的小脸,“你还活着,爸爸真的很感动……”

    小家伙温顺的被封行朗拥在怀里,喃喃,“那你为什么不去找妈咪跟我啊?妈咪在佩特堡里,每天都眼巴巴的等着你来呢!还画了很多你的画像。”

    封行朗微微一怔:儿子的描述的画面,想着就觉得凄凉。妻子和儿子对他这个丈夫、亦是父亲的望穿秋水般的期盼。

    “抱歉……爸爸找过你们,可是后来你大伯要去美国做手术……”

    似乎这一刻,封行朗觉得自己所有的解释,都是那么的苍白。自己毕竟是错过了儿子五年的成长,这是永远不争的事实!

    亦是他封行朗心头无法弥补的伤痛!

    “诺诺,给爸爸一个机会,好好补偿你们母子好不好?”

    小家伙低垂下了小脑袋,像是在思考。

    严邦的出现,打断了这温馨一片的亲子画面。

    “呵,这犟小子这么快就被你给征服了?也太没骨气了吧!”

    严邦只是随口那么一说。

    可林诺小朋友似乎被刺激到了,立刻从封行朗的劲腿上跳了下来。有些抵触的看着严邦。

    “邦,帮我把诺诺带回你御龙城去!他是我生命的延续,照顾好他。”

    封行朗上前来牵过儿子林诺的小手,想交到严邦的手中,可小家伙却又把小手给缩回去了。

    很显然,他是抵触严邦的。

    “叫我声‘爸爸’,我才带你走!”

    严邦哄逗一声。只是想占一下封行朗的便宜。

    “我叫你声‘爸爸’,行么?”

    封行朗接过了严邦的话。

    这小东西连他这个亲爹都不想叫,又怎么可能开口叫严邦一个陌生人呢。

    “靠,我还真不可能生出你这么大的儿子!”

    严邦侧身撞了封行朗一下,以示友好的方式,“那就叫一声来听听呗?”

    “行了,现在不是侃儿的时候,等我把河屯干掉后,让我叫你大爷都行!”

    “怎么听着像骂人呢?”

    可林诺小朋友却一退再退,瞄到那扇门正虚掩着,小东西拔腿就朝门口跑去。

    却被封行朗一个眼疾手快捞离了地面。

    “诺诺,严邦是我的好兄弟!他会像亲爹一样待你的。晚上爸爸会去看你。”

    见小家伙冷着一张小脸,封行朗又补充道:“说不定还能带上你妈咪一起去!”

    “他是个坏家伙!”

    在浅水湾,林诺是见过严邦的。而且还是对妈咪和他出言不逊的凶悍严邦!

    “乖,爸爸跟你保证:严邦叔叔一定会善待你!就像他善待爸爸一样!”

    封行朗还是将怀里的小东西塞进了严邦臂弯里,又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也不亲我一下?”严邦扬声问。

    “滚!”

    封行朗的情绪看起来有些沉闷,“从里面那个电梯走!”

    直到从监视器里看到严邦的车平稳的驶离gk风投,封行朗才轻吁出一口浊气。心头瞬间变得空落落的,感觉做什么都不是滋味儿。

    ******

    看着哭得死去活来的蓝悠悠,雪落心里可谓是五味杂陈。

    她蓝悠悠的孩子丢了,她能哭得如此悲痛欲绝;她有没有想过当初她林雪落还怀着四个月小生命,就被她歹毒的暴打,还逼迫喝下堕一胎药?

    雪落一直沉默是金着。不发表任何的意见。

    这一刻的雪落,并没有报复当初自己所受那般艰难苦楚的快一感,同是一个母亲,雪落更能体会蓝悠悠此时此刻的痛苦!

    让她痛苦了也好,才知道自己当初施加给别人的苦难,是多么的歹毒!

    或许这就是因果报应!

    雪落没有去安慰痛哭流涕上的蓝悠悠,而是默默的转身离开。

    可树欲静而风不止!

    “林雪落,你给我站住!是不是你让河屯绑架了团团?你这个歹毒的女人!你就是想报复我给封行朗生下了一个女儿!”

    蓝悠悠朝着转身想离开的林雪落歇斯底里的咆哮了起来。

    雪落突然想笑。

    于是,她就笑了。

    “蓝悠悠,你今天带脑子了吗?我看你应该没带才对!要不然,你也做不出想偷偷摸摸从封家带走团团的事情来!现在团团丢了,你竟然说我怂恿河屯实施的绑架?”

    “不是你,还能有谁!就数你林雪落最恨团团了!你巴不得团团死,是不是?”

    病急乱投医的蓝悠悠,几乎快失去理智了。她像个疯子一样的大喊大叫着。

    “蓝悠悠,我看你真是疯了!你义父河屯是什么人物,岂是我一个弱女人能左右他思想的?”

    见蓝悠悠已经是歇斯底里的模样,雪落也懒得跟她去说什么选择题的事儿。

    雪落的一颗心也乱糟糟的。

    她似乎没想到河屯的动作竟然会如此之快。不是说要等几天,让封行朗父子培养感情的吗?怎么才第二天,他就让人掳走了封团团?

    那接下来是不是会让邢十二抓回儿子林诺了?

    “你一定是跟河屯上过庥了!所以河屯才会收你的儿子当义子!从而达到想报复我的目的!”

    蓝悠悠真的疯了!连这么昧良心的话她都说得出口。

    她明明知道河屯的为人,也知道河屯心里深藏着一个女人。甚至于让人做了一个唯妙唯俏的蜡像人藏在佩特堡里……所以河屯是不可能再去触碰别的女人。

    感觉到身后的来人,雪落却不怒反笑道:“对啊!我早就跟河屯上过庥了!而且我还要跟河屯结婚,当你蓝悠悠的义母呢!”

    “封行朗,你亲耳听到了吧!这个女人说她早就跟河屯上过庥了!还说要嫁给河屯呢……一定是她施媚让河屯掳走团团的!她只是想报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