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27章 一种被惜爱的错觉!

第527章 一种被惜爱的错觉!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雪落是打算去找袁朵朵的。复制网址访问

    对于一个要强的女孩子来说,出了那样的事儿,的确需要她这个闺密陪伴在她身边。

    可雪落打去电话的时候,却发现袁朵朵已经关机了。

    白天的时候雪落打去一个电话,袁朵朵接电话的声音不高,但还是能听出来情绪比较低落。

    是雪落向提出让袁朵朵先让她找一下封行朗的。

    白默是夜莊的太子爷;白家在申城的地位显赫。袁朵朵想扳倒白默让他坐牢,这一棋的确走得有些冒险。

    再说了,袁朵朵又是那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那种要强的自卑女人。说不定报警之后,等待她的,便是想不开的自寻短见。

    所以雪落才让她找封行朗!要封行朗帮忙去处理白默。一来也能缓冲袁朵朵的情绪,二来以袁朵朵跟封行朗的交情,他必定会胁迫白默给袁朵朵一个满意的交待。

    长长的,雪落叹息一声。

    “亲亲妈咪怎么了?是不是想回家了?”

    林诺钻进了妈咪雪落的怀里,在她胸前拱了拱,想找个更为舒服的睡姿。

    “诺诺想家了?”

    雪落内心是泛酸的。她实在跟儿子说不出口:其实这里就是你的家。

    “嗯。诺诺想义父了。”

    微顿,小家伙抿了抿嘴巴,“妈咪,你说义父是不是不爱诺诺啊?”

    “怎么会呢……你义父最疼十五了。”雪落微微轻叹一声。

    “可是……可是我毕竟不是义父亲生的儿子啊……说不定义父有了小十六,小十七,就不爱我这个小十五了。”

    小家伙的担心,其实也不无道理。河屯之所以偏爱他,也是因为他年龄小;要是河屯再收一个比他更小的小十六,那河屯的偏爱岂不是要随波逐流了?

    “诺诺有妈咪疼爱啊!妈咪会永远的爱诺诺的。”雪落安慰着儿子的小伤感。

    “妈咪,看起来封行朗那个混蛋亲爹……好像还挺喜欢我的呢!不过我不会喜欢他的!”

    小家伙的言语里满带着复杂。有那么点儿小惆怅,亦有那么点儿小傲娇。

    雪落微微欣慰了一下,“其实呢,你亲爹或许……曾经……对不起你妈咪过,但是,他从来没有对不起你过!所以你以后不要老是叫他‘混蛋’。如果你不想叫他爸爸,可以不叫,那叫他‘混蛋’,那就太忤逆了!毕竟他是你的亲生父亲!”

    善良因子的作祟,让雪落在儿子林诺面前,细水长流的、潜移默化的替封行朗说着好话。

    “知道了妈咪。”

    小家伙在妈咪的额头上啄了一口,“啊哈……妈咪晚安!诺诺困了,要睡觉觉了……”

    “乖,睡吧!”

    在临行上庥睡觉之前,小家伙已经将门和窗严严实实的锁好,并检查上了好几遍。

    其实雪落想对小大人似的儿子说:这些锁对你那混蛋父亲来说,简直就是不设防的。

    没几分钟,小家伙便在雪落的怀里酣然入睡;这一个白天,着实把小东西折腾累了。

    胡思乱想了一个多小时,雪落终于熬不住了:自己这是在防备封行朗来侵扰呢?还是等着他来侵扰呢?

    自己都快神经错乱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雪落闭上了沉沉的眼眸,终于还是酣睡着了。

    书房里。

    封立昕深深的凝视着封行朗。

    “行朗,悠悠就快一无所有了……你能不能不揭穿她最后的那点儿幻想?就算大哥求你。”

    封行朗斜目侧睨着封立昕,沉默着。

    “关于团团的身世,我已经跟雪落说过了。雪落应该不会再误会你跟悠悠的关系。”

    “所以,你想让我把黑锅一路背到底?”封行朗淡声反问。

    “……是的!至少暂时维持着。”封立昕良久也吭出一声来。

    “封立昕,你怂不怂呢?自己的亲生女儿自己都没胆子承认?承认了又能怎么着?难不成她蓝悠悠还能咬你一口吗?”

    长长的,封立昕叹息一声,“我不怕蓝悠悠咬我……我只怕团团失去父爱,或是母爱。”

    “真相,早晚都会水落石出的!长痛不如短痛!”

    “话虽如此!但我还是觉得……”

    “你觉得个p啊!说来说去,你还是犯怂!”

    “你不犯怂,你去跟悠悠当面说清楚啊!”封立昕被骂得有些发毛起来。

    “我去就我去!等着吧!”封行朗站起身来。

    “行了……还是我认怂吧!封二少,看到你大哥这样怂,你总该满意了吧!”

    “……不满意!你还可以更怂一点儿的!”

    “那好!我给你小子跪下!”

    “……封立昕,你它妈的有病啊!”

    ******

    雪落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竟然梦到了封行朗。

    只觉得自己的后背被贴进了一个温热的怀抱之中,劲实的,满满的都是力量感。

    一只大手,正沿她有些孤寂的曲线,缓缓的向上,覆盖在了她的细软之上。

    美丽的花朵在他的指间绽放,被挤出各式各样的图案。

    掌心被填充得满满当当,后背处的封行朗发出一声低沉的,如同雄狮一般的嘶喃。

    似乎想告诉睡梦中的小绵羊:他这个大灰狼为了!而且正准备将她给生吞活剥了。

    这样的拥抱是舒适的。

    会让雪落有种错觉:一种被惜爱的错觉!

    雪落渴望这样的怀抱,可以给她和她的孩子遮风挡雨。

    免她惊、免她苦、免她四下流离、免她无枝可依。

    轻轻的,他俯身过来,摊开大掌轻扣住她侧躺的颈脖,轻启菲薄的唇;他吻含住了雪落在睡梦中微微颤抖的唇瓣,含在自己的口中,轻轻的啜着,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这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

    真实得雪落以为它是真的。

    是那个男人吻了她?

    还是自己吻了这个男人?

    雪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只想这样的梦境不要醒来。

    感觉到女人对他唇片的眷恋,变得异常的柔情;像是得到了可许证,他加深了这个吻,柔情似水的撬开了她的贝齿,将自己劲实柔软且有力的舌送进她的口中,让她感觉着自己的存在,呼吸着自己的味道,交和融着彼此的气息……

    却没有持续多久,他便吻离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