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22章 林雪落,你索性嫁给河屯得了!

第522章 林雪落,你索性嫁给河屯得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仰首是春,俯首是秋。

    还有一种更为通俗的说法,就是:五年河东,五年河西。

    有些东西,可以一成不变;但有些世态的变迁,却谁也拦不住。

    就像蓝悠悠怎么也不会想到:有这么一天,林雪落会以俯视的姿态来看被封行朗推搡在地面上的自己!

    蓝悠悠看到了林雪落。因为半匍匐在地面上,所以就必须以仰望的姿态看她。

    在林诺小朋友朝妈咪林雪落飞扑过来的同时,封行朗快如猎豹似的飞扑过去。

    雪落惊慌的看着封行朗满染着戾气朝自己飞扑过来,本能的想到要逃避,却在儿子扑向自己的那瞬间,还是笃然的张开了自己的双臂,兜抱住了朝自己奔过来的儿子林诺。

    在儿子林诺面前,她不能退缩,也不忍退缩。自己是儿子的天,再如何的艰难,她也要给自己的孩子撑起来。

    然而,雪落完全是多虑了,封行朗并没有朝她扑来,而是直接扑向了莫管家准备去关上的那扇门。

    连续的几声“咔哒”响,封行朗将别墅大门的暗锁都锁了个严严实实。

    换句话说,没有钥匙,或是封家大少爷和二少爷及莫管家的指纹和密码,谁也进不来且出不去。

    这虚晃一招儿,着实把雪落吓得个怦然心动。好吧,自己差点儿又在封行朗面前犯二。

    可在下一秒,雪落不得不去面对一个事实:这大恶男把门给上了暗锁,一会儿自己该怎么离开封家啊?

    “封行朗,你以为这扇破门能难得了我义父么?你跟你说,你要完蛋了!我义父说了:你们要是敢伤我一根头发,他就会把这幢别墅铲平!”

    河屯的确说过这番话。那是上回送小家伙来跟封行朗认亲时所说的。

    在小家伙看来:妈咪雪落一定是回去找到救兵了,所以才这般的狐假虎威起来。

    “以后不许直呼你亲爹的大名!没大没小的!要叫我爸爸!”

    封行朗温厉着声音开始纠正着儿子被河屯带坏的小戾气。

    “封行朗,你只是个混蛋!我是不会叫一个混蛋爸爸的!”

    小家伙趴在妈咪雪落的肩膀上,傲娇的跟亲爹封行朗斗着嘴。

    雪落无心去听他们父子俩怎么耍嘴皮子,她的目光完全被半趴在地上的蓝悠悠吸引了过去。

    林雪落跟蓝悠悠的恩恩怨怨,并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

    蓝悠悠跟封行朗,先入为主的感情;雪落不清楚自己能不能算得上是半路杀出的程咬金!

    即便自己真是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也不是她林雪落自愿或主动的。

    她也是受害者!

    或许自己唯一犯下的错,就是不应该爱上这个一而再欺骗她、戏耍她的男人!

    林雪落是个善良的女人。

    所以她很感激蓝悠悠将她从那冰冷的海水里救上游艇。即便当时不是她的本意。或是她的本意只是想从她口中问出有关封行朗的事情。

    有一点是事实:如果当初没有蓝悠悠的出手相救,她们母子有可能真会被困在了漆黑一片且冰冷一片的海面上。

    雪落只把蓝悠悠的罪行告诉了封立昕,却一直没肯告诉封行朗。

    因为雪落知道:告诉了封立昕,封立昕只会以温婉的姿态去处理问题。毕竟蓝悠悠还是封小团团的亲妈。雪落也是母亲,她能够体会母爱对一个孩子一路成长的重要性。

    却没肯告诉封行朗……其中的因素实在是太多了!

    雪落懒得说,也不想说!或许,觉得自己也没那个必要去说!

    说了又能怎么样?不说又如何!自己跟封行朗之间,原本就是个错误!从头错到了尾!

    蓝悠悠已经从地面上爬起来了。她那高傲的姿态在看到林雪落时,瞬间再次聚拢起来。

    她甩了甩一头栗色的媚或大卷发,妖娆得不可方物。

    蓝悠悠是漂亮的。她的漂亮染上了歹毒的寒意。

    “林雪落,我真是低估了你这个白莲花!怎么,先让你儿子回封家打头阵,然后你接着上?”

    蓝悠悠再怎么狼狈不堪,她都要在林雪落面前端好自己的高姿态。

    “蓝悠悠,你误会了!我儿子是被封行朗给强行掳回来的。我实在放心不下,所以来看看。”

    微顿,林雪落又激将式的补充上一句:“你要是能说服封行朗放我们母子离开,我们母子可以现在就走,连头也不会回的!”

    林雪落俨然已经不是五年前的那个唯唯诺诺的林雪落了。

    她对封行朗这个男人已经是失望透了!更不想跟蓝悠悠去争抢这个烂透了心的男人!

    只是……只是这一刻,雪落觉得自己即便不蒸馒头,也要争口气!

    “呵呵,”蓝悠悠冷笑一声,“五年前,你被封行朗都快玩残了;没想到五年后你还能舔着脸回来!想继续被他玩到残,玩到死么?”

    这的确是雪落心中的一抹倒刺。一触就疼。

    时至今日,雪落却能坦然的付之一笑,“怎么说呢……我跟封行朗好歹也是领过证儿的!这谁玩了谁,真不好妄下定论!”

    雪落微微轻吁出一口浊气,“其实想想吧:就当自己找了个帅一点儿男人解决了一下自己的需要罢了!”

    因为还两个未成年的小奶娃在,所以雪落说得相当的隐晦和斯文。

    其实她想爆粗口:就当自己当年瞎了眼,找了一个道德败坏、卑劣无耻的牛朗睡了几个月而已!

    封行朗那张丰神俊朗的脸,慢慢的变得玩味起来:有需要就好!

    蓝悠悠的脸被气得铁青:早知道自己当年就不应该心慈手软的放了这个賤人一马!谁想到林雪落这个賤人不但保住了肚子里的孩子,而且还投靠了义父河屯,满血而归?

    “所以,你就投靠了河屯,让自己的孩子认贼作父了?”

    蓝悠悠冷声一笑。表面上是在跟雪落开撕,实则她是在用这个疼点来刺激封行朗。

    微顿,蓝悠悠又添油加醋的补充上一句,“林雪落,你索性嫁给河屯得了!这样就能让河屯死心塌地的为你们母子俩个报仇雪恨了!哈哈哈哈!”

    雪落又岂会听不出来:蓝悠悠在恶心她的同时,也顺带狠狠的恶心上封行朗一把呢!

    于是,雪落便顺水推舟的说道:“我觉得你这个建议还真不错!只要谁对我的孩子好,能给我的孩子提供一片健康快乐的成长环境……保不准,我还真会嫁给河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