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19章 父子正在建立感情……

第519章 父子正在建立感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雪落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把儿子林诺丢下了,一个人跑出了茶餐厅。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从表面上看来,她的确是一个狠心的母亲。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在任何艰难的处境中,一个母亲都不应该丢下自己的儿子独自逃生的。

    可做为一个母亲内心的苦楚,又有谁能够知道呢!

    雪落漫无目的的行走着城市的动脉血管之中,思绪早已经游离开来。

    以封行朗当时的暴戾,又怎么让她把儿子林诺带走呢。那可是他封行朗的亲骨肉。

    有一点儿雪落还是可以肯定的:封行朗那个大恶男一定会很疼爱他自己的孩子!

    所以儿子林诺在封行朗手上,应该不会受到伤害,或是被打挨饿。

    接下来该怎么呢?自己可是答应河屯今晚六点之前会带着儿子林诺回浅水湾的。

    说真的,每当雪落想起在游轮上时,封行朗连中了河屯三枪,在生死攸关之际,他却从自己的手臂上扣出了那枚跟踪器塞在她的手心里……上面还染着封行朗的鲜血!

    在他昏厥,甚至于说是直面死亡的那一刻,他将生的希望留给了她们母子!

    一想到当时的那一幕,雪落的眼泪就刷刷直掉!

    无论男人曾经怎么爱虐过她,可雪落每每想到男人对她的好时,她都会感动得不行。

    好吧!其实雪落自己心里明白:封行朗之所以将生的希望给她,那是因为她肚子里怀着的小乖。小东西可是他封行朗的亲骨肉!

    说来说去,封行朗个大恶男念念不忘的只不过是他自己的亲骨肉而已!

    不过这并不妨碍雪落感动于封行朗的每次示好。

    感情是培养起来的。父子之间的亲情亦如此!

    所以,雪落把儿子林诺留给了封行朗。那可是她的命,她的全部,她的世界。

    雪落觉得自己真要疯了!竟然真的把儿子留给了他的混蛋亲爹!

    要是封行朗霸占了儿子林诺不还给她了,她岂不是要心疼死掉啊?

    应该不会的!

    儿子林诺不会忘记她这个亲亲妈咪的。

    在街道上游荡了一两个小时,雪落接到了封立昕发来的一条短信:说儿子林诺很好,让她不要担心。还说他们父子正在建立感情……

    不得不说,封立昕真是个大暖男,他知道雪落会担心儿子林诺,所以便给她发来条短信报平安。

    可封行朗呢?抢了她的宝贝儿子,他连问都不问她一下,更不会主动去考虑她一个当妈妈的感受。

    建立感情?雪落持怀疑态度。

    他们父子俩一见面就剑拔弩张的,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建立感情?

    可似乎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雪落的心里空落落的!莫名的,有些紧张和怅然,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在晚上六点之前,雪落还是准时的赶回了浅水湾。她答应过河屯的事,她会尽可能的做到。

    河屯好歹也是一代枭雄,应该不会为难她一个弱女人的。

    而事实也证明:只要雪落不挑衅河屯的底限,不拿小十五去刺激他,一般情况下,河屯并不会发难于雪落。虽说她跟河屯之间淡漠如水,但却给她们母子提供了五年的锦衣玉食。

    河屯大张着四肢坐在沙发上,很man的不言而威姿态。加上他健硕的体魄,还有那刚毅的五官,有着毁天灭地般的强势气场。

    他眼尾的那条细长的疤痕,更为彰显他的狠厉之气。

    而他对封行朗母亲的专情,给他硬朗的外形增添上一抹浓郁的儿女情长之色,将他的硬色柔化。

    排除掉河屯跟封行朗的凶残猎杀,雪落还是挺仰慕河屯的。

    一个专情的男人,值得一个女人去仰慕。

    “邢先生,对不起,诺……十五他被……被他亲爹封行朗给挟持了。”

    雪落给沙发上的河屯微微躬身,低姿态的谦声道。在河屯面前,她会尽量称呼自己的儿子‘十五’。

    平心而论,雪落还是挺感激河屯的。因为在她执意让儿子跟她姓‘林’的时候,河屯竟然同意了。

    雪落水下分娩儿子林诺的时候,河屯就在门外。估计是被雪落吃尽艰辛生下小十五的情景给感悟了,所以他没有执意让十五跟他姓邢,而是叫了‘林诺’这个大名。

    河屯呷了一口威士忌,温厉着眼眸看向微微躬身的雪落。

    良久,河屯才淡淡的开口道:“既然十五的亲爹想他儿子了……那就让十五陪他亲爹几天。”

    让儿子陪封行朗几天?自己没听错吧?

    雪落着实一怔,本能的抬起来寻看河屯的面容。似乎想判断他此言是否属实!

    迎上河屯温厉眸光的那瞬间,雪落一个激灵。感觉河屯的目光能洞穿她的所思所想。

    “你有不同意见?”河屯问。

    “没……没有。”雪落立刻否定。

    “那就这么着吧!等过上几天,我再让十二去封家把十五接回来。”

    河屯站起身来,踩着稳健的步伐朝健身房走去。

    目送着河屯离开,雪落似乎这才缓过思绪来:这什么意思?河屯竟然默认了封行朗将林诺掳走?河屯这又是玩哪出啊?

    雪落好像记起:几天前,河屯说过会让封行朗做选择题。在儿子林诺和封团团之间做选择。只是那时候的河屯并不知道封团团并非封行朗的女儿!

    现在河屯知不知道,雪落不得而知。但这并不妨碍他让封行朗来做选择题。

    五年前,兄奴的封行朗选择了他大哥封立昕;五年后的封行朗,难道就不是兄奴了?

    在他封行朗自己的亲儿子和大哥封立昕的女儿之间做选择,对封行朗来说,依旧艰难!不是吗?

    在客厅里呆滞了半个多小时后,雪落连晚饭也没吃,就回去了自己的房间里。

    可坐下还没到三分钟,她又立刻从书桌前的椅子上弹身而起。

    深深的孤寂感袭来,雪落这才意识到自己无时不刻不在牵挂并惦记着儿子林诺。

    雪落深信封行朗一定不会饿着冻着他的孩子,可难保蓝悠悠……

    一想到蓝悠悠,雪落着实坐不住了,立刻起身朝门外跑去。

    她决定去封家看看儿子林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