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13章 他温润,他谦和,他绅士

第513章 他温润,他谦和,他绅士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晚餐后。复制网址访问

    “悠悠,来书房一下,我有点儿事要跟你谈谈。”

    封立昕一边起身,一边朝蓝悠悠说道。

    蓝悠悠照例赏了封立昕一记白眼儿,懒懒的吃着安婶刚送上来的水果。

    封立昕朝正被小团团缠着玩积木的封行朗一眼,压低声音道:

    “还是你想让我直接去找行朗谈谈?”

    封立昕这声意味深长的询问,这才让蓝悠悠不情不愿的站起身来,跟在封立昕的身后朝书房走去。

    封立昕今天去见过林雪落了。想必那个賤人一定是跟封立昕告状了。不知道会怎么说自己的坏话呢。要不是因为林雪落母子现在有河屯当靠山,蓝悠悠不敢轻举妄动,否则,就凭她们娘俩在申城怎么可能有立足之地呢!

    书房的门被封立昕关了个严实,在看向坐在沙发上正大腿搁着二腿的蓝悠悠时,肃然又生冷了起来。

    封立昕从来没有去抱怨:自己爱了蓝悠悠这么多年,却没能得到蓝悠悠一丝半点儿的垂怜;他尊重蓝悠悠对爱情的坚守。

    甚至于她可以要了他的命!但封立昕却不能继续让蓝悠悠为了所谓的爱情,而执迷不悟的去残害雪落母子。

    封立昕深知:如果他不帮着蓝悠悠悬崖勒马,弟弟封行朗在知道真相之后,就不只是悬崖勒马那么简单了。他会将蓝悠悠直接推下悬崖,就不定还会狠狠的补上一刀。

    “蓝悠悠,为了得到行朗,你竟然……那么对待林雪落?五年前,她还是个孕妇!你怎么忍心下得去手的?”

    封立昕有些义愤填膺。如果不是自己‘咄咄逼问’,雪落依旧不肯跟他说出实情。他知道雪落是在顾及他深爱着蓝悠悠的心境。

    “林雪落那賤人都跟你说什么了?”

    蓝悠悠嗤之以鼻的冷哼一声。完全没有把封立昕的逼问放在眼里。

    五年前,封家两兄弟奈何不了她;五年后,就凭自己给他封行朗生下了女儿团团,他们兄弟俩更加奈何不了她!她可是封团团的亲生妈妈。

    “你以为你用这样卑劣的手段得来的爱情,封行朗就会爱上你了?”

    封立昕实在受不得蓝悠悠那趾高气昂,明知道自己的罪行恶劣,却不知悔改的任性模样。

    “要不是因为你封立昕这个阻碍,我跟行朗早就成双成对了!”

    蓝悠悠咆哮一声,“封立昕,你现在已经康复了,我欠你的,也算是还完了!麻烦你赶紧的娶个老婆回来,别再让阿朗以为你对我还念念不忘了!你现在这样不谈不娶的,是在害我!你知道吗?”

    “封立昕,你就是阿朗不愿意跟我结婚的最大障碍!”

    蓝悠悠的冷情,让封立昕彻底的务伤透了心。他们三人之间,就好像进去了一个三维的怪圈之中。

    自己深爱着蓝悠悠;就好比蓝悠悠执念着封行朗。

    而封行朗牵挂的只会是林雪落。

    “行朗爱的是雪落!”

    封立昕淡淡的作答了蓝悠悠的咆哮。

    惊呼残忍的继续道:“时隔五年了,行朗还是对她们母子念念不忘!而这五年,你几乎寸步不离的陪伴在行朗的身边,又得到了什么?除了拒绝,还是拒绝!”

    “封立昕,你闭嘴!你这个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没用男人!即便天下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看上你的!”

    蓝悠悠言语上的恶毒,真的能冰封住一个男人对她赤诚的爱意。

    看着蓝悠悠那张近乎完美的脸庞,封立昕的心在无声的滴血:自己为了这个女人都死过一回了,可还是没能博得她的欢心。

    虽说,封立昕从来没有要求过自己所做的一切能够得到蓝悠悠的回报!

    放弃和执念,似乎都不是封立昕现在想要的!

    “悠悠,悬崖勒马吧!你对雪落母子曾经的伤害,我会陪着你一起去求得她们母子的原谅!”

    因为蓝悠悠的另一个身份,让封立昕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所在。

    “什么?你让我去求林雪落那个賤人原谅?呵呵!老娘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要去求她原谅?再说了,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她敢惦记阿朗,那就是她自寻死路!”

    即便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了,蓝悠悠依旧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林雪落母子的恶劣行为是一种错误。

    “蓝悠悠!恐怕现在已经由不得你撒泼了!

    如果雪落有点儿心机,她就应该利用河屯来先除掉你这个歹毒女人!

    至于行朗知道你当初是怎么对待他妻儿的,他会把你给活活的给手撕了!

    蓝悠悠,难道你还没发现:你已经走头无路了吗?”

    封立昕的这番话,句句都是犀利的。也是冷静且明智的。

    要不是因为蓝悠悠还是封团团的亲妈,不等弟弟封行朗动手,他也会亲自为自己的弟媳妇伸张正义。

    爱情是一说,内心的正义感不可丢!

    或许,他可以纵容她蓝悠悠伤害过他封立昕;那是源于自己对这个女人痴迷的爱恋。

    但他却不能纵容和包庇蓝悠悠继续去伤害雪落母子!那是道德的沦丧!

    更何况雪落还是他封立昕亲自挑选给弟弟封行朗的。

    封立昕的话,着实让蓝悠悠震惊。似乎她这才反应过来:封立昕并不是她想像中的那般愚昧。

    他温润,他谦和,他绅士,但他却是爱憎分明、正气凛然的。

    蓝悠悠冷生生的笑了笑,“恐怕我义父河屯要对付的人……是你们封家俩兄弟吧?”

    微顿,她将自己媚或的大卷发撩了一下,“还别说,我到是真想看看:我义父是怎么让那个小賤种亲手弄死自己亲爹的!”

    “蓝悠悠,你……”

    封立昕怒不可遏的抬起了自己的手,却又在高高抡起的那瞬间给顿下了。

    他实在没那股狠戾,将自己的这一巴掌扇在蓝悠悠美艳的脸庞上。

    ******

    河屯一早就出门了。

    的确是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好日子!

    雪落一大早就把儿子林诺从酣睡的美梦中给叫醒了。

    并开始给睡眼朦胧的小东西穿上帅气的小西服。

    “诺诺,乖了,快醒醒。一会儿妈咪要带你去见一个人,所以呢,妈咪要把你打扮得帅帅的。”

    “亲亲妈咪,这么早……啊哈……你这是要虐待你的亲亲儿子啊!”

    小家伙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似乎清醒了一些后,小家伙揉开惺忪的睡眼。

    “妈咪,你该不会是要带我去见那个混蛋亲爹吧?”小家伙机警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