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12章 永不言放弃!

第512章 永不言放弃!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回来浅水湾的时候,已经是夜幕低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要不是牵挂着情绪低落的儿子林诺,雪落应该会跟封立昕共进晚餐的。

    五年时间,这是她第一次跟一个人聊得如此的畅快。整整的聊了六七个小时。似乎要比她这五年来一共所说的话还要多!

    可以说是相谈甚欢!

    说实在的,虽然封立昕没有那种让雪落怦然心动的另类感觉,但跟他相处或交谈的时候,却格外的舒服。

    但从雪落那微微泛红的眼眸还是能够看得出:她哭过。

    总体来讲,她跟封立昕的交谈,是让她震惊又感伤的。

    在这个浮躁的年代,人们总是爱得太早放弃得太快,轻易付出承诺,又不想等待结果。

    已经是晚饭之际了,林诺小朋友被邢十二抱坐在腿上,正有一口没一口的喂他吃着晚餐。

    也只有邢十二能有这么好的耐心,任由小家伙折腾他,折磨他。

    河屯并不在。

    “林雪落,你都去哪里了?怎么可以让你的亲亲儿子独自在家等这么久?”

    小家伙直呼妈咪雪落的大名。一听这口气就满带着委屈。虽说雪落给儿子打过电话了,而跟小东西请过假了,可小家伙却还是觉得自己被妈咪雪落怠慢了。

    林诺小朋友从邢十二的腿上爬了下来,一路飞奔朝妈咪雪落冲了过来,将小脸偎依在她的腰际,蔫蔫的,似乎提不起什么精神来。

    “诺诺,你都5岁了,是个大男孩儿了,不可能这么黏着妈咪的。”

    雪落宠爱的拍抚着儿子壮壮的小后背,又温情的给他理顺着被剪成呆萌状的锅盖头。

    “妈咪,你还没告诉我:你抛下你的亲亲儿子都干什么去了?知不知道亲亲儿子会很担心你?”

    小家伙的情绪依旧很低落。紧抱着雪落的腰际,就是不肯松手。

    “妈咪去见了个朋友。”

    雪落俯身,在儿子的头顶上轻轻的亲了一下。

    “见了这么久?是男朋友么?”

    小家伙抬起头来,眨吧着一双澄澈的大眼睛问道。

    “嗯……算是吧!只可惜,我跟他有缘无份!”

    其实雪落还想补上一句:不然也不会被你那个混蛋亲爹给欺骗并捉弄了!

    “妈咪,你真要给亲亲儿子找一个后爸吗?”

    小家伙怔怔的问。似乎妈咪找男朋友的目的,就是想给自己找个后爸。

    雪落一怔,随后却试探的反问道:“鉴于我亲爹那么混蛋,妈咪到是很想给诺诺找个后爸的!那亲亲儿子又是怎么想的呢?”

    小家伙扁了扁小嘴巴,萎蔫蔫的,“虽然我那个亲爹很混蛋……但是……但是说不定找的新后爸更混蛋呢?”

    雪落的心间一暖,也随之一疼。

    或许在儿子才5岁的小小心灵里,他还是认可他的混蛋亲爹的。只是小东西倔强不肯表达出来。

    “有道理!那妈咪暂时就不找了!”

    雪落安慰着郁郁寡欢的儿子。

    听妈咪这么一说,小家伙皱紧的小眉头顿时舒展了开来,“亲亲儿子会保护好妈咪的!”

    其实看得出,雪落今天的心情很不错。

    为什么会心情舒展呢?或许和白天里跟封立昕的交谈有关!

    “刚刚看到我家亲亲宝贝好没胃口,要不要妈咪给亲亲儿子做一顿爱吃的营养美餐啊?”

    “还是算了吧。诺诺舍不得让亲亲妈咪太辛苦。”

    小家伙吧唧着小嘴巴讨好着。

    “你是不想吃蔬菜吧?”

    雪落一针见血。

    小东西再怎么能耐,也是从她肚子里生出来的。他那点儿花花肠子,她怎么会看不出来。

    “妈咪,只有小白兔才爱吃胡萝卜,还有那些绿绿的菜,只有小羊羔才爱吃……”

    “大道理妈咪就不讲了!胳膊拧不过大腿,你不吃也得吃!”

    “……那亲亲妈咪得喂着亲亲儿子吃。”

    “行!本娘亲就破例伺候你一回!”

    不得不说,今晚的雪落心情大好。

    ******

    封家。

    从早晨起庥,到晚餐时分,封行朗都没见到大哥封立昕。

    而莫管家告诉封行朗,大少爷封立昕一早出门就没回来。康复中心,封氏集团,他都没去。

    封行朗猜测:封立昕应该是去见林雪落了。可两个人的手机却都打不通。难免让封行朗担忧封立昕会不会落到河屯的手里。

    “老莫,你是越来越会当差了!也不跟着我哥,竟然让他一个人出门?”

    封行朗最近可谓是过山车的心情。

    儿子林诺的失而复得,让他着实欣慰,甚至于欣喜若狂。可儿子的认贼作父,也让他头疼不已。

    “我是成年人了,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出门不需要人跟着!”

    封立昕踏进封家的时候,便听到封行朗在呵斥莫管家。

    “哥,你去哪儿了?这非常时刻,能不给你亲爱的弟弟添乱么?”

    封行朗言语里,染着燥意。

    “封行朗,你当兄奴的生涯,可以就此打住了!从今天开始,做好你分内的事。比如说:学着去当好一个丈夫,一个父亲!”

    封立昕的话,可谓是意味深长。

    封行朗狠实的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大哥封立昕会说出如此‘没良心’的话来。

    “行朗,从今以后,你无需处处再为大哥而活!大哥的生活,大哥会自己做主!大哥对你唯一的希望,就是看到你幸福美满!”

    封立昕这般突兀的煽情之话,又听得封行朗一怔。

    他微眯着眼,似乎在审视封立昕何出此言。

    “我今天一早出门,是去见雪落的。我们聊了六七个小时……她为了保全肚子里的孩子,所吃的苦头,并不比你封行朗挨了那三枪舒服!”

    微顿,封立昕继续道:“雪落说,她的幸福并不重要。只要谁能给她的孩子提供一个健康安全的成长环境,她就跟着谁!”

    “雪落还说:自由对她来说是奢侈品!她从小就被父母抛弃,所以她会拼尽自己的性命,也要保全住她的孩子!永不言放弃!”

    “雪落的坚韧,真的超乎你想像!即便她只是一个弱女人!”

    封行朗只是静静的聆听。

    感受着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