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11章 一场没能谈拢的交易

第511章 一场没能谈拢的交易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能把女儿团团宠得无法无天;亦能对她蓝悠悠非呵即斥。 甚至于有时候还会粗暴的动手。

    “团团,你看到了吧,你papa就这么对妈咪动粗的!”

    蓝悠悠见自己奈何不了封行朗,便开始拉上女儿这个小棉袄。

    “papa你把妈妈拉起来吧……再给妈咪说‘对不起’,那团团就可以原谅papa了!”

    小可爱摇晃着封行朗的手臂,卖萌撒娇道。

    “不拉!那是你妈咪自找的!”

    封行朗将封小公主严严实实的包裹在了羽绒被里,便从庥上跃身而起,穿着睡袍朝洗手间走去。

    庥头的手机乍响了起来。应该是一早被封立昕开机寻找林雪落手机号码的。

    电话是袁朵朵打来的。封行朗瞄了一眼,但还是接通了。

    这五年来,封行朗或多或少还是帮助过袁朵朵不少。但袁朵朵倔强得像小强一样,总是不肯接受封行朗太过明显的帮助。

    经济上独立的励志女孩儿,还是会得到社会尊重的。

    “嗯行朗近乎惜字如金。

    “白默死了没有?”

    手机那头传来了袁朵朵嘶哑得几乎分辨不出音质的哑声。

    封行朗俊眉微蹙,“你还真想要白默死呢?他……把你给睡了?”

    封行朗以为袁朵朵只不过是一时赌气,却没想袁朵朵一而再的执意追问。

    “封行朗,我就知道你个大贱男跟白默那个变态沆瀣一气!大不了老娘不要脸了,不活命了,也要去警察局告他白默,让他把牢底坐穿!”

    袁朵朵声嘶力竭似的痛泣,完全没有要跟封行朗开玩笑的意思。

    似乎封行朗也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朵朵,你先别鲁莽!一会儿我过去,你把事情跟我说清楚!白默虽说是我兄弟,但如果他真犯了错,或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我绝不会姑息他的!”

    封行朗知道袁朵朵自卑心理很严重。万一一个想不开,她真会做出一些傻事儿来。

    不到一个小时,封行朗便赶到了袁朵朵的住处。

    在防盗门打开的那瞬间,封行朗看到了一个憔悴不堪到蓬头垢面的袁朵朵。

    眼睛肿得几乎眯成了一条线,整个人包裹在一条毯子里,近乎奔溃的模样。

    封行朗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径直将袁朵朵拥在了自己的怀里。

    袁朵朵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像是要哭死在封行朗怀里一样。

    面对财大气粗的白默,袁朵朵是无助的,甚至于是绝望的。她知道报警并不一定有效,而且还有可能会毁了她的一生。

    可除了报警,袁朵朵又实在想不出其它的办法!她只能寄希望于封行朗能给她伸张正义。

    在袁朵朵断断续续的哭诉下,封行朗算是听出了个大概。

    八成是白默那小子磕多了,才会饥不择食的把路过的袁朵朵当成了宣泄药劲的工具。

    大部分情况下,又或是白默跟严邦和封行朗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三人几乎从没触碰过那东西。因为他们都知道那东西是魔鬼,沾到染到就会将人沦陷于地狱。

    他们三人一般会用其它的方式去宣泄亢奋的荷尔蒙。

    比如说飙车,拳击格斗赛等等。

    现在也不是追究白默那小子为什么要去磕那东西的原因。

    看着哭得几乎快噎气的袁朵朵,封行朗难免会心生疼意。一直以来,这丫头都是一副打不死的小强范儿,突然间就这般脆弱的轻言生死,实在是让人心疼她。

    封行朗决定让白老爷子知道他宝贝爱孙在夜莊里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不仅仅是因为袁朵朵被白默给侵犯了,更重要的是白默时不时就会磕上一点儿不应该去触碰的东西。

    想必白老爷子也不会纵容他唯一的爱孙去做伤害他自己身体的恶劣事情来的。

    “老爷子,您宝贝爱孙磕多了那东西不说,还把我的一个朋友给糟蹋了……”

    “当然知道了!不然也不会帮您老儿给先压着她!”

    “嗯,嗯……这丫头倔强着呢!属于那种丢脸丢命,也要争回一口气的那种!”

    “好,好,我安排你们见面……嗯!”

    “有劳老爷子您了!人家小姑娘也不容易,孤儿院长大的,特别要强!”

    “好,好,老爷子您安好!”

    挂断电话之后,封行朗抿紧着薄唇:这个白默,夜莊女人那么多,他怎么就偏偏糟蹋了袁朵朵呢!

    其实封行朗并不想直接找白老爷子的。

    只是最近他自己的事儿还忙不过来,也就只能跳省些步骤了。

    “封行朗,你说……我要不要报警?”

    袁朵朵的面容已经由刚刚的怒不可遏,变得黯然呆滞。估计再让她一个人压抑下去,她真的会自寻死路。

    封行朗知道袁朵朵是一个特要面子、特要强的女孩子,她很在乎这个世界对她的认可。

    而一直以来,她也正是用自己不懈的努力来博取这个世界对她的认可。可现在,她的世界近乎被摧毁。

    “不要!”

    封行朗应答得干脆。

    袁朵朵苦涩的冷笑,“你是担心你的好兄弟白默去坐牢?就不担心我会自寻短见?”

    袁朵朵的这番话,让封行朗一怔:这丫头果然有自寻短见的心理!

    封行朗深呼吸一口,“以白家在申城的地位和权势,你想让白默去坐牢……真的很难!”

    “我就不信我告不了他!封行朗,除非你不肯帮我!”

    袁朵朵用她那哭肿如核桃般的眼眸紧盯着封行朗。

    “你要告白默强歼你,也是要讲证据的!都时隔两天多了,你身体上和身体里的证据……恐怕已经无法提取了吧?”

    “……”

    “而夜莊的监控视频,警方是不可能得到的。”

    “……”

    “如果你报警,最多只会被认定为一场没能谈拢的x交易。”

    “……”

    “但是朵朵,我会让白默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

    袁朵朵的泪水忍不住的再次滚落,“可我只想要白默死!”

    “朵朵,你冷静点儿。我会帮你的!会让白默给你一个交待!”

    封行朗替袁朵朵抹去了滚落在脸颊上的泪水。

    “封行朗,如果你不肯帮我,那我……那我就去跟白默同归于尽!”

    几乎这一刻袁朵朵无助的泪水,让封行朗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林雪落:她究竟经历了什么,才逼迫她要用一个死胎去欺骗自己的丈夫?

    现在想来,或许唯一的理由:就是为了保全肚子里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