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09章 遮掩不住我的帅气!

第509章 遮掩不住我的帅气!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顿了一下,回眸过来看了封立昕一眼。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虽说消瘦,但看起来精神状态却还不错。脸上的皮肤已经贴合得很好,不仔细看,都分辨不出他是一个曾经被烧残百分之八十之多表层皮肤的人。

    不过脸颊上肌肉组织的调节融合度还是差了一些,看起来脸部的表情还是有些僵化的。

    “怎么,你想去跪求林雪落,让她把儿子还给我?”

    封行朗冷哼一声。

    “当然不是!”

    封立昕在庥边坐下,轻轻的拍了拍封行朗劲实的后背,“就你对雪落母子所做的那一切,你就不应该得到雪落的原谅!如果你只是想要回林诺,连我都不会支持你!”

    侧躺着的封行朗跃身坐起,“难道她林雪落就应该用一个死胎来欺骗我么?她林雪落不知道,难道你封立昕也不知道我这五年是怎么煎熬过来的?”

    “你煎熬的,只是你夭折的孩子!你做为一个男人、一个父亲那点儿可怜的自尊心!你并没有设身处地的为雪落去想!”

    或许封立昕自己的内心也是压抑的。所以他说出的话便有了一针见血的意味儿。

    封行朗冷眸盯睨着封立昕,厉声:“这就是她去投靠河屯,从而用我封行朗的亲骨肉来对付我这个亲老子的原因?”

    “雪落去投奔河屯,应该有她不得已的苦衷。”

    封立昕叹息一声,缓缓的平静下来。看着庥上熟睡的女儿,似乎便看到了他的一世界。

    “她不得已的苦衷,就是用一个死胎来欺骗我?当时我已经找到她了,她们母子已经安全了……她为什么还要玩这招儿残忍的欺骗?”

    这是封行朗一直耿耿于怀的地方。他实在理解不了林雪落当时意欲何为。

    是不想跟他继续过下去了吗?

    可封立昕却陷入了某种沉思。雪落那么做的原因,也许他是知道的!

    封立昕深呼吸一口,“行朗,如果你硬生生的把林诺抢回来,他也不会跟你亲的。除非,你能真情实意的对他妈妈林雪落好!才能改变小家伙对你这个亲爹的成见!”

    提及这个疼点,封行朗觉得自己的胳膊疼得更厉起来。

    “无论我怎么做,做什么,都无法阻止那小东西认贼作父!他竟然要河屯带他跟他妈回什么佩特堡?”封行朗的心头一片被扎伤的疼。

    “河屯养了他五年!而你这个亲爹又为他们母子做过什么?仅仅提供了一个小科蚪而已!”

    封立昕的声调慢慢温和下来,“行朗,雪落当初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吃了多少的苦头,想必你还远远的不知情!你没有任何的付出,就想白捡一个亲爹当?”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去跪求她林雪落原谅我?”

    封行朗自嘲的冷嗤一声。

    “还远远不够!”

    封立昕微微叹息,“等我明天见到雪落再说吧!我相信雪落会跟我坦诚相待的。”

    “……你确信她能对你坦诚?凭什么?”

    封行朗又是一声冷哼。那女人对他这个丈夫都是一腔愠怒,更何况是他封立昕。

    “就凭我跟她,在一个抽水马桶里呼吸过空气!”

    封立昕淡淡的说道。

    “……”封行朗一怔:在一个抽水马桶里呼吸空气?

    ******

    封立昕打来电话的时候,雪落正在给儿子林诺做他喜欢吃的培根鲜虾卷儿。

    从昨晚封行朗离开之后,小家伙就被河屯带出门了。

    直到凌晨才回来。小家伙回来时已经睡熟在河屯的怀里。

    雪落知道:自己是不可能从河屯怀里抱走儿子林诺的。除非是河屯主动把儿子交给她。

    似乎河屯的心情也不好,他一言不发的将小十五抱进了他的房间。无视了客厅里等了好几个小时的林雪落。

    雪落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这个陌生的电话。

    “雪落,是我。封立昕。能听出来吗?”

    “大哥?我……我能听出来。”

    一听到封立昕那略带沙哑且吐词不清的声音,雪落的鼻间狠狠的泛酸。

    “雪落,如果方便,我们见个面吧。”

    微顿,封立昕又补充上一句:“放心,只有我和你。当然了,你能带上诺诺来最好了!我这个大伯真的很想见见他!”

    “诺诺还睡着呢。大哥,你有什么事儿啊?能在电话里说吗?”

    不是雪落不想去见封立昕。而是……她觉得见了封立昕又能说些什么呢?叙旧么?

    似乎她跟他的曾经,都那么的苦不堪言。还是不要叙旧的好。

    “电话里说不清楚!我想跟你当面说。”

    “那好吧……一会儿我们在申大的校门口见吧。”

    雪落想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

    见儿子林诺还没有起庥,雪落便决定先去见封立昕。

    之所以选择申大校门口,并不是雪落的随口一说。这里人多眼多,即便封行朗尾随他哥封立昕过来,她也能顺利的逃离。

    远远的,雪落便看到一个白衣翩翩的消瘦男子。直觉告诉她,那个人就是康复后的封立昕。

    虽说,她只是从袁朵朵口中得知封立昕已经康复的消息,但亲眼见到能够直立行走的封立昕时,雪落的内心还是相当震撼的。

    跟开车的邢八交待一声后,雪落便独自下车去见封立昕了。

    封立昕正看着申大校园里的一处题词。那清瘦的背影,似乎有种温润的脫俗感。

    给人无限亲切的感觉。

    “封立昕?”

    雪落直呼了封立昕的大名。

    封立昕缓缓的转身过来,便看到一脸惊诧不已的林雪落。

    他微微一笑,笑得绅士又温润。

    妥妥的一个大暖男!

    “这么吃惊?是在惊叹于医学的神奇呢?还是在感叹我的英俊不凡?”

    封立昕诙谐着口吻,“跟你说,这可是我原本的容貌!虽然只有百分之**十的相似度,但还是遮掩不住我的帅气!”

    雪落先是在笑,然后又哭,再然后,她跟封立昕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就像封立昕所说的那样:他跟林雪落有同呼吸一个抽水马桶空气的深厚友谊!

    有太多的经历,让彼此更加的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