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05章 小崽子,封行朗可是你亲爹!

第505章 小崽子,封行朗可是你亲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家伙是难受的。 他小小的身体被妈咪雪落拥在怀里,不停的瑟瑟发抖着。

    看得出来,小家伙并不想用弓弩去射伤自己的亲爹;只是太过恐慌于封行朗会带着自己的妈咪。

    父爱缺失的孩子,对妈咪雪落的眷恋就更加的强烈。

    其实归根结底,还是他封行朗这个亲爹没有尽到一个父亲应该有的责任。

    而现在他封行朗又在做什么?

    在逼迫一个并不伤射伤自己亲爹的5岁孩子去做近乎残忍且血腥的事儿?

    封行朗看着小家伙的目光依旧柔和。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表现出过一丁点儿的责备。孩子的世界本就是纯净无邪的。

    封行朗往后连退了两步,给了儿子林诺心理上足够的安全距离。似乎想告诉儿子林诺:你跟妈咪现在安全了!

    封行朗看向林雪落,是提醒,亦是恳求:这是一次可以摆脫河屯的机会,你为什么要退缩?

    即便他跟简队长不能用武力从河屯的手上把她们母子带离,但至少可以僵持着等援兵赶到。

    对付河屯这样的枭雄人物,必须出师有名。

    可现在,简队长连呼叫援兵的理由都没有!

    因为林雪落所表现出来:并没有被河屯关押或软禁,而是心甘情愿住在这浅水湾的

    即便他封行朗已经拿出了结婚证,也无济于事!

    雪落回避着封行朗的目光。

    她跟儿子林诺又能以什么样的身份回去封家,回到他封行朗的身边?

    前妻?真可笑!

    更讽刺!

    并不是雪落不想逃离浅水湾。

    她也想给自己和儿子林诺以自由!

    可儿子林诺并不情愿离开河屯,因为他跟河屯是有感情的。还有就是,在离开河屯之后,以自己现在的能力,还不能给儿子林诺提供一个自由且安全的成长环境。

    在蓝悠悠的虎视眈眈下,她们母子又能去哪里安身呢?

    当然了,这其中亦夹杂着两个女人说不出道不明的明争暗斗。

    雪落清楚的知道:蓝悠悠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林雪落这个当事人不肯说她是被河屯胁迫才住在浅水湾的,那简队长也无能为力。

    充其量只能是:封行朗跟林雪落小夫妻俩吵架了,妻子一个不爽就住到河屯这里来了。别说立案了,连个民事纠纷都算不上。顶多就是个家庭矛盾。

    “那个封二少,时候不早了,我们就回吧。就不打扰邢穆先生休息了。”

    事已至此,在浅水湾呆得越久就越对封行朗不利。不仅仅是封行朗,就连简队长自己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别着急走啊!简队长带人来光临寒舍,邢某好歹也要招呼一下的。我一介草民,在申城的衣食住行,还得仰望简队长多多光照!也好给邢某一口平安饭吃呢!”

    河屯的话,越是说得卑谦,产生的效果就越犀利。

    他河屯的地盘,岂是一个小小的刑警大队的副队长能带人乱闯的?

    简队的脸色微变,“邢先生,您过谦了。是简某人打扰了您的清静。只是有人报警,我也不能不处理不是么?衙门饭不好吃啊!”

    简队长开始诉苦了起来。河屯‘卑谦’,他就比河屯更加的低姿态。

    简队长是被封行朗给逼迫过来的。

    想想封行朗是申城的长客,而河屯只是过客,简队长便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僵持之际,别墅的门外传来打斗且争执的声音。

    三分钟后,严邦拿着个木盒子走了进来。

    “河屯老哥,突然造访,多有冒犯。严某最近得了个宝贝,乾隆年间的紫檀玉如意。听说河屯老哥对紫檀方面的艺术品颇有造诣,所以特来打扰求鉴别。”

    严邦的醉翁之意当然不是来请河屯鉴定什么古董的。他是来帮封行朗脫身的。

    严邦能及时赶来浅水湾,那是蓝悠悠的功劳。

    在封行朗回封家取完东西又火速离开时,蓝悠悠便意识到封行朗一定是去找河屯抢儿子的。

    所以,蓝悠悠便给严邦打了电话。利用严邦对封行朗超乎寻常的关心,去浅水湾救回封行朗。

    “呵,我朗弟也在啊!过来,一起帮哥看看这紫檀玉如意是真是假。”

    见封行朗只是纹丝不动的盯着林雪落母子静看着,严邦上前一步,一把揽过了封行朗的肩膀,才发现他又被那个小锅盖头的弩箭给射中了。

    严邦当然是心疼封行朗的。那羊绒风衣的整条胳膊上几乎都被鲜血染红了。虽说不会致命,但那鲜血也不是自来水,要是伤了动脉这条手臂就要废掉了。

    “小崽子,封行朗可是你亲爹!你这么大逆不道,就不怕天打雷劈么?”

    严邦的话很不客气。他没有因为林诺是封行朗的亲儿子而言语委婉。在他看来,像这种儿子忤逆老子的行为,就是要狠厉的批评教育。最好能上手打上了顿。

    “我自己的孩子,用不着别人来教育!”

    雪落冷不丁的回斥了严邦一句。跟河屯一样,她也是偏袒自己孩子的。

    说她的孩子要被‘天打雷劈’,雪落实在是接受不了!

    严邦的剑眉深蹙着,不爽道:“慈母多败儿!这是忤逆他自己的亲爹,要是下回换了别人,有他好果子吃!”

    “我河屯的义子,用不着别人来教育!严邦,今天给你个面子,让你领着封行朗滚走!但不会再有下次!”

    “快滚!”

    在河屯的厉呵之下,严邦有些狼狈的带着受伤的封行朗离开。

    封行朗没有执意。只是深深的凝视着相互偎依在一起的妻儿。是他们不愿意跟自己走,还是不能跟自己走?

    封行朗更愿意是后者。

    可儿子林诺所表现出来的,却是前者。

    “十五,到义父这里来!”

    河屯朝紧紧偎依在妈咪雪落怀里的小家伙招手道。

    小家伙挣扎开了妈咪雪落的怀抱,丢下弓弩一路小跑着朝沙发上的河屯冲了过来。

    河屯稳稳的将冲过来的小家伙兜抱在了怀里。

    “怎么了十五?还哭鼻子了?”河屯温声问。

    “义父,带十五和妈咪回佩特堡好不好?十五不想待在这里!”

    小家伙缠抱河屯的颈脖,哼哼卿卿的泣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