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02章 娶你妈咪,咱爷俩必须先来后到!

第502章 娶你妈咪,咱爷俩必须先来后到!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婆,别再挂了,听我把话说完……”

    手机那头,传来封行朗诚恳且低姿态的声音。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与他本尊的倨傲和狂妄完全是天壤之别。

    “喂,姓封的,你叫谁老婆呢?亲亲妈咪是我的!等我长大后就会娶她!不许你乱叫!”

    林诺小朋友听到手机里不但传出了封行朗的声音,而且胆大包天的叫他的亲亲妈咪‘老婆’,小家伙顿时就不乐意了。

    是儿子林诺!

    封行朗整个人都亢奋了起来。他压抑着心头的狂喜,想尽量不动声色的将这通电话拉长。

    “亲亲儿子,”封行朗学着儿子林诺说话的腔腔。

    “你叫谁亲亲儿子呢?不许这么叫我!我不是你儿子!”

    小家伙很不爽封行朗这突如其来的亲昵叫法。他对封行朗如此的殷勤并不买账。

    “那你觉得我叫你什么合适呢?”

    封行朗沉稳的心机,足可以甩上儿子林诺好几条街。在不知不觉中,他便顺水推舟的拉长了跟儿子的交谈。

    即便只是这样火药味儿十足的对话,封行朗的心间也是暖洋洋的。从没有过的温馨和踏实感。

    小家伙怔了一下,然后很不客气的小嚷道:

    “你叫我什么,我都不会接受的!我跟你势不两立!”

    这顽劣的小暴脾气,跟自己小时候简直一样一样的。封行朗打心眼儿里喜欢得紧!

    这才是他封行朗正宗的亲亲儿子!封行朗真想从手机里穿行走来,将小东西抱在怀里使劲儿的亲个够,亲个爽。

    “挂了!你这个欺负我亲亲妈咪的大混蛋!我不要理你!”小家伙毫不留情的厉嚷。

    “别挂!我们的问题还没有讨论好呢!”

    封行朗紧声一句,“你是不可以娶你亲亲妈咪的!”

    “为什么啊?你说不可以就不可以了吗?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非要娶我亲亲妈咪不可!”

    小家伙果然中计,开始跟大混蛋亲爹封行朗围绕‘娶妈咪’这个话题争执起来。

    这正是封行朗想要的。

    “咱爷俩儿必须先来后到是不是?”

    封行朗故意拉长着话题,“我已经跟你亲亲妈咪领证过了!所以现在……她是我老婆!我跟她之前的夫妻关系是受法律保护的!”

    “‘领证’是什么东西?没有我的允许,我妈咪是不可能做你老婆的!我妈咪是我的,你别再白日做梦了!”

    小家伙微带怒意把手机给挂断了。为了防止混蛋亲爹再来搔扰妈咪雪落,小家伙先是把亲爹封行朗的手机拉进黑名单,然后还把手机一并给关机了。

    父子俩的交谈,雪落是听得真真切切。

    封行朗愣是框了自己的儿子跟他多说了好几句话。雪落听得出封行朗是在故意跟小家伙兜圈子。

    或许,封行朗的确是疼爱他自己的亲生骨肉的。他的孩子,他的确爱惜。

    可怎么听,这都是只要亲儿子不要她的节奏!

    先不说封行朗跟河屯之间究竟还要如何的继续闹腾下去,就凭封家已经有了蓝悠悠,以及封行朗跟她的女儿封团团,她跟儿子林诺,便永远不可能再回去封家的。

    雪落更不会答应封行朗将儿子林诺夺回去!

    夺回去将是什么后果?让蓝悠悠给她林雪落的儿子当后妈吗?

    雪落想都不敢想那样的画面!将会是何等的惊恐!

    儿子林诺还在肚子里的时候,就已经被迫害得九死一生了!再一次将她的孩子送去蓝悠悠的身边?雪落宁可跟自己的孩子永生永世待在佩特堡里。

    “妈咪,那个混蛋被我骂走了!”

    小家伙再次细细打量着妈咪的泪眼,“是那个混蛋把妈咪弄哭的么?”

    雪落摇了摇头,将儿子林诺紧紧的拥抱在自己的怀里,无声的落泪。却又不想让儿子看到。

    ******

    被亲儿子挂断电话后的封行朗,是沉寂且阴郁的。

    “怎么,你低姿态的甜言蜜语没管用?”

    一旁抱着睡熟小团团的封立昕压低声音喃问一声。

    封行朗的低姿态,是被封立昕给逼出来的。

    他说雪落母子受了那么多苦,又遭了那么多的罪,最想得到就是封行朗安抚的柔情。

    换句话说,就是封行朗的糖衣炮弹!

    在雪落第一次挂断他电话的时候,原本暴戾则起的封行朗,再一次被封立昕给回压了下去。

    封立昕说:低姿态的柔情似水,对善良的雪落一定管用!

    可似乎并不像他预料的那么管用!

    但又不是完全不管用!

    “至少你挨骂了好几分钟!这是进步!以雪落的善良,她一定会原谅你的!”

    封立昕给封行朗打着气。

    怎么说封行朗突然就变得低三下四了呢?原来有封立昕这个好脾气的军事在后面监督。

    可似乎,封行朗有些等不及了!

    他立刻拔下了手臂上针头,从病庥上一跃而起。

    脑震荡的眩晕袭来,他一个趔趄,差点儿没能站稳。

    “行朗,你别犟了好不好?等养好身体再去找河屯要人!这五年你都等了,可几天的功夫你就等不得了吗?”

    封立昕连忙将怀里睡熟的小可爱放在了一旁的陪护庥上,上前来搀扶摇晃中的封行朗。

    可封行朗真的等不及了!

    连一秒钟他都不想再等!

    去封家拿了个东西之后,他便赶去了简大队那里。

    浅水湾。

    晚餐之际,雪落帮着厨师一起摆桌。

    河屯深坐在太师椅上,习惯性的把玩着手腕上那串并不完整的紫檀木手串。

    这让雪落不由自主的便想到封行朗母亲的遗物,那个紫檀木盒。

    木盒还在袁朵朵那里。可她心情糟糕透了,雪落实在不想再扰她去帮她找寻那个木盒。还是先放一放吧。

    其实木盒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里面的那幅未画完全的肖像画。

    雪落已经可以肯定:那画上的人就是河屯!

    只是……如果说封行朗母亲是爱着河屯的,为什么还要出轨于封一山呢?

    而且封一山还是个有妇之夫!

    这感情的事儿,局外人还真不好说。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如愿嫁给自己心爱男人的。

    邢老八突兀的走了进来。

    “义父,封行朗来了!还带了两个条子。要不要打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