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99章 雪落的善良让人心疼!

第499章 雪落的善良让人心疼!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家伙似乎怔了一下,他瞪大着澄澈的晶亮眼眸就这么微微惊讶的看着妈咪林雪落。

    很显然,小家伙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要重新找一个爸爸!

    “妈咪,亲亲儿子有义父就够了!”小家伙怔怔的说道。

    雪落有些读不出儿子的所想,又似乎从儿子的眼眸里能看到一抹类似于对封行朗眷恋的情意。

    于是,雪落趁热打铁的说道:“可亲亲妈咪也需要一个男人来爱护啊!”

    论心机,5岁的小奶包肯定不是亲妈雪落的对手。

    其实这拐弯抹角,又旁敲侧击的询问了这么多,雪落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看看儿子对亲爹封行朗除了怨恨之意,还有没有其它类似于血浓于水的亲情丝连?

    小家伙又是一顿,扁着小嘴巴想了想。

    “亲亲妈咪,你再等等好不好?等亲亲儿子长大后,就立刻娶你。”

    孩子的世界真的很纯净。亲亲妈咪说需要一个男人来爱护,小家伙立刻想到由自己来当那个爱护妈咪的男人!

    林诺小朋友才5岁的世界里,并不知道妈咪雪落所说的‘爱护’其实指的就是‘爱情’!也不知道他这个亲亲儿子,是永远不可能娶亲亲妈咪的。

    听到儿子如此童言无忌的话,雪落是既心酸又欣慰。

    欣慰的是:儿子懂事了,知道心疼她这个妈妈;心酸的是:做为一个女人,她想得到的爱护竟然要从5岁的儿子身上得到。

    “诺诺,谢谢你!”

    雪落抱紧自己的孩子,鼻间酸涩得利害。

    她没有去跟儿子林诺解释什么,她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儿子会明白他不能娶亲亲妈咪的道理。

    小家伙偎依在妈咪细软的胸前,十分的乖巧。

    “妈咪,那个混蛋封行朗厉不厉害啊?”小家伙若有所思的问。

    “……”雪落一怔,不知道儿子的所指,“你是担心你义父斗不过他吗?”

    “才不是呢!我只是担心那个混蛋死得太难看了!ferrari都解体了,你说他还能活吗?”

    雪落还没能完全理解儿子的话,小家伙又叹息似的补充了一声:

    “我有种预感:那个混蛋一定会活着!要不然他就太次了,也不配当我林诺的亲爹!”

    雪落先是惊讶,然后就是惊叹加惊骇。

    “诺诺,你说什么?封行朗的法拉利解体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

    雪落紧张得坐直起来。

    “那个混蛋不肯放我走,然后老十二就用他女儿声东击西了呗;再然后那个混蛋就开着ferrari来追我跟义父呗……再然后就自己撞防护墩了呗!接着他的ferrari就解体了,有可能就死翘翘了!”

    小家伙简明扼要的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小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并不是单纯的幸灾乐祸,还有一丝惋惜和浓眷。

    小家伙并没有跟妈咪雪落说明:混蛋亲爹封行朗为什么会撞上防护墩!连他也想不通,封行朗为什么会那么傻,那么笨!

    又似乎,小家伙并不担心那个混蛋亲爹的安危,他觉得能够当上他林诺亲爹的人,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就像义父河屯这样!

    不可能那么容易死翘翘的。

    听到儿子林诺的描述,雪落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

    虽说儿子描述得轻描淡写,但雪落似乎能感觉到当时画面的凶残和激烈。

    河屯是个何等残暴的人物,雪落是知道的。加上封行朗那个疯子思子心切,火拼那是在所难免。

    “亲亲妈咪,你在想什么呢?”

    见雪落久久的沉默是金,小家伙有些担心起来,用小脸凑上去拱了拱。

    “没……没什么!”

    雪落压抑着心头的哀伤,托起儿子那张酷似封行朗的小脸,认真而严肃的说道:

    “诺诺,无论封行朗怎么对不起我,那都是我跟他之间的事儿!但封行朗真的没有对不起你这个儿子!在他得知你的存在后,他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我们母子……所以诺诺,任何人都可以恨他,但你不可以!懂吗?”

    雪落是善良的,她的善良让人心疼!

    “不!他对不起亲亲妈咪,就等同于对不起我!我要代表亲亲妈咪灭了他!”

    小家伙执意纠正。

    “诺诺……”

    “亲亲妈咪,你亲亲儿子困了,要睡觉觉了。”

    小家伙钻进了羽绒被里,用小手臂抱住妈咪雪落的腰,闭上双眼不再说话。

    雪落还想跟儿子林诺说些什么,却如鲠在喉。

    袁朵朵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打过来的。

    刚刚发生的一切,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还要不要继续活。

    “雪落,我不想活了……我活不下去了。”

    手机那头传来了袁朵朵痛不欲生的哭喃。

    “朵朵,你怎么了?千万别说傻话啊!钱我可以帮你想办法,至于工作我陪你慢慢找;封行朗那个混蛋只是想吓唬威逼你,他不会跟你来真的的……”

    雪落急声解释。寻思着袁朵朵也不是那种软弱到要寻短见的女人。可手机那头袁朵朵的哭声,真的是撕心裂肺。

    “雪落,我……我被人……强歼了!”

    ******

    安全起见,雪落是让邢老八将她送去袁朵朵住处的。一并还带上了十万块钱的现金。

    袁朵朵扑在雪落的怀里,哭得肝肠寸断。羽绒服里的衣物破破碎碎的,脸上身上还染着一些血污。

    雪落没有着实盘问袁朵朵,而是先由她在她怀里哭了个痛快。

    等袁朵朵平静之后,雪落才开口询问。

    当雪落知道了轻薄袁朵朵的竟然是夜莊的太子爷白默时,她也愣住了。

    “雪落,我该怎么办?”袁朵朵的双眼哭得像核桃似的。

    “报警!”

    良久之后,雪落才淡声说道。她不能接受自己的好闺蜜被男人这么残暴的欺辱。

    “可是……如果我报警了,那岂不是整个申城的人都知道我被人给……给玷一污了?”

    袁朵朵一直是自卑的。她很在乎外界对她的看法。

    不报警,是为了名声!

    报警,是为了不想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

    以白家在申城的地位,雪落真的无法替袁朵朵下决定、拿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