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98章 诺诺,妈咪给你重新找个爸爸

第498章 诺诺,妈咪给你重新找个爸爸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袁朵朵真的很痛。

    那是一种从未被人侵袭的毁灭之疼!

    疼的不仅仅是身,还有心!

    漫长的一个小时,像是经历了一个世纪。白默是舒适了,可袁朵朵却像是死过了一回。

    一叠粉颜色的纸片朝袁朵朵还染着血痕的身体甩了过来。

    然后是白默慵懒疲乏的不耐烦声音:“拿着这些钱滚走!”

    甚至于,白默连看都懒得去看袁朵朵一样!换句话说:身之下的女人是谁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必须立刻、马上的从他面前滚开!

    伤了她的身体不说,还伤她的自尊!

    袁朵朵还没能从痛失那层守卫了二十多年的膜中缓过哀伤之意,在下一秒便陷入了暴怒之中。

    她是自卑的!可她也是暴烈的!

    她拿起手边能砸的东西,一股脑朝白默砸了过去。

    “混蛋!你去死吧你!老娘要告你强歼!你就等着下辈子在牢房里蹲着吧!”

    袁朵朵用自己的手包劈头盖脸的砸在白默的脸上、身上。

    “你这个万人用的大种之马!不要脸的贱男人!你去死吧你!”

    生气起来的袁朵朵,俨然蜕变成了一头失控的母老虎。她打白默打得很用力。

    虽说她的身体如同被碾压过似的难受,可相比较于药劲过了之后疲软且虚弱的白默,袁朵朵的力气是足以将白默打到几乎快没了反抗之力。

    “你这个疯女人!作死啊你!”白默厉吼一声。

    实在是气到不行的袁朵朵,狠狠的在白默想还击的手臂上咬了下去。用力吃奶的力气死咬,几乎快把白默手臂上的肉给咬掉了下来。

    袁朵朵实在接受不了自己被一个男人如此的轻賤!

    伤了她的身,还要伤她的心!

    ******

    雪落在袁朵朵家门外等了一会儿,见打不通她的电话,又等不到她的人,雪落便离开了。

    回到浅水湾时,儿子林诺刚刚回来,正被河屯抱在怀里,作着平日里小家伙喜欢的抛高游戏。

    看到儿子完好无缺,雪落一颗悬着的心重新落了下去。

    雪落没有上前去叫停儿子跟河屯的互动游戏。她只是安静的站在一角等待着。

    这是她五年来养成的习惯。

    虽说河屯已经年过六十,但他终究是个男人。就他遒劲的体魄,要比一个壮年还要来得健硕。

    还有就是,河屯的义子都是男人。她一个女人身在男人窝里,就更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一般情况下,雪落都会把自己的存在感减到最少。几乎快让他们忽视还有她这么一个女人存在。

    在佩特堡的每一天,雪落做为一个女人,无疑都是在如履薄冰。

    “妈咪……”

    林诺看到了妈咪雪落,立刻从河屯的身上扭动了下来。

    “邢先生好。”雪落这才礼貌且恭谦的跟河屯招呼一声。

    河屯微微颔首。他向来这么的高姿态。也就十分认可雪落的低姿态。

    “亲亲妈咪,快抱抱你的亲亲儿子!”

    小家伙张开双臂主动向雪落索抱。这似乎有些出乎雪落的意料。

    之前两次,小家伙回来的时候不是闷闷不乐,就是故意回避着她这个当妈的;可今晚的儿子林诺,似乎有些异常。

    雪落抱起了儿子林诺;小家伙立刻紧紧的偎依在雪落的怀里,并用自己的一双小胳膊紧紧的缠绕着雪落的颈脖。有些撒娇的意味儿。

    “邢先生,十五应该是犯困了,我带他回屋睡觉了。”

    雪落请示着河屯。因为她感觉到儿子林诺有话想跟她这个妈咪说。

    “不急!十五还没吃晚饭呢!”

    河屯似乎不太想让小十五这么快就离开他的视线。即便不跟小家伙亲昵的抱在一起,单看着他满屋子闹腾,河屯也会惬意。

    听河屯这么说,雪落自然是不会把儿子林诺擅作主张给抱走的。一般情况下,雪落绝对不会忤逆河屯。因为忤逆了河屯对他们母子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

    雪落没有跟河屯他们一起吃晚饭。能跟河屯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人并不多,除了儿子林诺之后,还有邢十二。每隔一个月左右,河屯也会跟邢八他们聚餐一下。大部分的时候,就只有儿子林诺陪着河屯一起用餐。

    其实雪落也发现:每每邢十二跟河屯一起用餐时,他也会拘谨一些。所以能不跟河屯坐着一起吃饭,邢十二就会尽量错开。

    只有自家宝贝儿子林诺,是不管跟谁坐一张餐桌,他都能吃得无比的欢快!或许这也是河屯喜欢跟小东西一起吃饭的原因吧。

    等了大概一个小时之后,跟河屯游了会儿泳,并冲好澡的小家伙才裹在小小的睡袍里跑了回来。

    “亲亲妈咪……亲亲儿子回来了!”

    小家伙呼哧呼哧的爬上了庥,一下子钻进羽绒被里,紧紧的抱住了妈咪林雪落;还卖萌似的在雪落的胸前蹭了蹭。毕竟才5岁,还只是个小奶包。

    雪落亲了亲儿子的头顶,轻之又轻的抚一摸小家伙柔软的细发。

    “诺诺,刚刚见到你混蛋亲爹时,高兴吗?”

    见儿子情绪还不错,雪落便柔声询问了起来。她真的很想知道封行朗在得知五年前被‘夭折’的儿子还活着,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一般般了!”

    小家伙故意装做满不在乎的答上一句。

    “那你混蛋亲爹在得知你是他亲生儿子时……有没有目瞪口呆啊?”

    雪落换了一种更轻松的方式拐弯抹角的询问着今晚他们父子相见的情况。

    “妈咪,你别问了。那个混蛋那么伤害妈咪,我们都不要原谅他。”

    小家伙叫停了妈咪雪落的问话。这一刻,无论封行朗做什么,都无法得到小家伙的原谅。

    雪落的心间一疼,“诺诺,别这样……妈咪从来都没有恨过你爸爸。”

    “你不恨,我恨!我要代表亲亲妈咪灭了混蛋封行朗!”

    小家伙带怒的说道。

    雪落抿紧着唇,不知道从何去劝说儿子林诺。

    总之,在河屯的精心安排和策划下,儿子林诺正一点一点儿加深着对封行朗的恨意。

    “对了诺诺,要不妈咪给你重新找个爸爸吧?”

    雪落在试探儿子的口气。毕竟才5岁的小东西,肯定不会有太深的心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