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96章 笑得合不拢腿

第496章 笑得合不拢腿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毅然的选择了后者。

    他给防暴车让了路,让防暴车成功且安全的通过了两个石墩的间隙。

    只因为防暴车里还坐着他的孩子;他封行朗煎熬了五年才失而复得的孩子!

    他把绝对的安全留给了自己的孩子;而自己却选择了铤而走险的去冒险。

    他要自己的孩子平安无事!

    他赌不起!也不想跟河屯去赌!

    那么短的距离,加上那么快的车速,想安全的将车安全急刹下来显然是不可能的;减速后的法拉利超跑一个硬生生的甩尾撞在了石墩上,飞旋起半米的高度,砸回草坪时近乎解体。

    防暴车里的林诺小朋友已经5岁了,似乎他已经可以明白义父河屯的话:

    ‘放心的冲过去吧!封行朗只会自己去撞石墩,不敢撞我们!’

    正如义父河屯所说的那样:那个混蛋亲爹放弃了紧逼他们的防暴车,而是选择了自己去撞石墩。

    隐隐约约间,小家伙似乎不明白混蛋亲爹为什么要那么傻?

    可似乎,小家伙又是明白的!

    如果那个混蛋亲爹真的撞上来,那么下场有可能便是两辆车同时撞上了石墩。

    因为有他坐在这辆防暴车上!

    或许,这便是亲爹和义父的区别!

    或许河屯并不是不疼爱林诺小朋友,只是比封行朗这个亲爹更狠罢了!

    封行朗不会拿自己儿子的生命当赌注,可河屯却能!

    ******

    雪落实在是心神不宁。

    从儿子林诺跟着河屯一起出门之后,她的一颗心便一直悬在了嗓子眼里。

    她很想知道封行朗在看到儿子林诺还活着的时候,会是如何惊讶的表情?他会不会跟儿子林诺相认?又会不会怀疑儿子林诺不是他亲生的?又或者……

    雪落的心凌乱成了一片,怎么也无法安宁下来。如坐针毡似的。

    雪落想知道,却也不想知道。矛盾得她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一定会疯掉的。

    等冷静下来雪落也想去想:自己不早点儿告诉封行朗儿子林诺的存在,究竟是对还是错?

    如果自己提前告诉他,也不至于有上一回父子之间的兵戎相见;还有这一回的震撼会面。

    几经衡量之后,雪落还是觉得由河屯去捅破这层窗户纸才更合适。

    一来,可以不用自己浪费口水,又或者舔着脸去跟封行朗那个恶劣男人去做解释了;

    二来,对蓝悠悠亦是一个强烈的忠告:现在她们母子可是蓝悠悠义父河屯的人!她蓝悠悠估计不敢轻举妄动了!至少也可以保全儿子林诺的安全。

    雪落知道:如果没有河屯,她铁定是不敢带着儿子林诺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蓝悠悠面前的!

    她真的怕极了蓝悠悠的狠厉和歹毒。她不知道蓝悠悠又会想出什么卑劣的手段来对付她跟儿子林诺。就像五年前那样,她跟肚子里的孩子只有任她蓝悠悠宰割的份儿!

    五年前,蓝悠悠有封立昕死心塌地爱着她的免死金牌;而且现在,蓝悠悠又多了一个免死金牌的身份:封团团的亲妈!她跟封行朗已经有了他们的女儿。

    换句话说:无论她蓝悠悠如何的歹毒凶残,封家两兄弟也不会怎么着她的!更何况她还给封家成功的开枝散叶,生下了女儿封团团。

    所以,这便是雪落怎么也不肯亲口跟封行朗出说儿子林诺的原因之一。

    既然无法避免这样的相见,那还是让河屯出面去将儿子林诺的身世告诉他封行朗吧。

    有河屯还有邢十二他们在,儿子的安全应该不用担心。

    只是……

    雪落最最担心的是:河屯会让封行朗在他儿子和女儿之间做选择!

    如果封行朗选择了他跟蓝悠悠的女儿,那对儿子林诺的伤害得多大啊!

    当然,雪落也不想看到封行朗放弃他的女儿……孩子都是无辜的!有罪的是大人!

    但雪落实在是有心无力去说服河屯改变主意!

    自己跟儿子林诺沦落到今天这一步,雪落真不知道应该去责怪谁。

    说不清个源头,理不清个脉络。

    河屯带着儿子林诺去见封行朗了,也就意味着封行朗现在一定没空!

    换句话说,自己现在去找袁朵朵一定是安全的。

    或许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雪落实在想找个倾述的对象来帮帮她摆脫这个困局。

    所以雪落决定去找袁朵朵。

    既然纸已经包不住火了,袁朵朵早晚也会知道林诺的存在。

    这一回,雪落没有鲁莽行事,而是把能想到的都想周全了。

    她先从管家那里拿了一部两天前就拜托管家替她买好的手机。之所以让浅水湾里的管事买手机,一来省钱,二来省事。

    雪落跟管家说:要是十五跟他义父回来了,就让他打这个手机号码。

    打去给袁朵朵的电话没接,雪落便直接赶去袁朵朵住处。可袁朵朵并不在。

    于是,雪落只能再次拨打了袁朵朵的电话。

    等袁朵朵出打来电话的人是雪落时,足足训斥了雪落二十多分钟,几乎不停嘴。

    而雪落试图想解释一下,可愣是没能插得上话。就光听袁朵朵一个人在手机那头咆哮了。

    “林雪落,你跟封行朗那个大贱男联合起来耍我这小市民有意思吗?”

    “一个打电话诱我,一个让人堵截我?”

    “还让人炒我鱿鱼,断我财路,黑我银行信誉?”

    “林雪落,我要跟你绝交!”

    雷声大,雨点也不小,气急败坏的袁朵朵直接把雪落的手机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最安全。

    封行朗断了袁朵朵的财路,但袁朵朵却自寻了财路。

    经过梅姐的牵头,她又回到夜莊来跳钢管舞。

    袁朵朵玩命似的连续跳了三场。连那些贱男打赏的钱,一个晚上,袁朵朵就赚了九千多。

    将近一万的收入,让袁朵朵着实笑得合不拢嘴。

    可她哪里会知道:即将等待她的,却是合不扰腿!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白默今晚嗑多了,恍惚得有些厉害。那药劲儿一股强于一股的提前透支着他的体力。

    整个人亢奋得就像刚刚出笼的猛獸。

    虽说已经让夜莊里的美人替他口过了,但他还是亢奋得利害。

    那般墨西哥人真它妈的会玩!

    觉得自己身体之中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白默决定去飙车爽一把。

    因为从停车场走,可以避开那群荷尔蒙要爆炸的贱男们。

    可刚刚走到停车场的袁朵朵,便好死不死的遇上了亢奋之极想去飙车的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