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91章 好巧哦,我爸爸也叫封行朗!

第491章 好巧哦,我爸爸也叫封行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老楚也知道:这五年来封行朗一直自闭着自己。

    那个‘夭折’了的孩子,更是他不可触及的疼点。大家一直小心翼翼着在他面前避免提起。

    可能是老楚的眼神太过犀利毒辣了:在别人恭维河屯的义子十五时,他却在专注小家伙的言行举止。当时老楚也没有想太多。

    直到那个小十五跟封行朗出现在同框之中时,老楚才意外的发现:如果遮盖住了小家伙那招风惹眼的小马桶盖头时,跟封行朗的相似度可以高达到百分之七八十之多……

    见封行朗瞬间炸毛,老楚也不便自讨没趣。总不能因为那小p孩子长得跟封行朗有那么点儿像,就认定那孩子是封行朗亲儿子吧?

    再说了,当年林雪落不是已经打掉了肚子里的孩子么?而且封行朗当时还在场!

    所以老楚选择了识时务的离开。

    “等下!老楚,你刚刚说什么?”

    封行朗叫停了已经快到门边的老楚。

    他应该是听出来老楚所说的那个‘小马桶盖头’,指的就是河屯的第十五个义子。

    老楚顿住了步伐微微转身,瞄了一眼偌大办公桌后的封行朗,上扬了一下嘴角,“估计是我老眼昏花了!”

    随后,又长长的叹息一声,“老了,不中用了!”

    老楚的话微带酸意。或者是因为刚刚被封行朗吼了那么一嗓子。

    老楚并不是要责备封行朗不尊重他这个长辈,只是觉得河屯的再次出现,让他真的有些力不从心了。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老楚的离开,让封行朗陷入了沉思:刚刚老楚说那个小马桶盖头长得像自己?

    可‘小马桶盖头’却是河屯的义子……

    封行朗清楚的知道:自己并没有给林雪落以外的女人播过种。

    叶时年进来的时候,封行朗正在推敲老楚刚刚那句自言自语的话。

    “时年,你来得正好,你是不是也觉得:河屯的第十五个义子,就是那个小锅盖头长得有那么点儿……像我?”

    叶时年眉头直皱:“朗哥,你想儿子想疯了吧?我说你怎么不在医院守着团团呢,原来是在这里异想天开的惦记河屯的儿子呢!”

    从言语中可以听出,叶时年对封行朗那是浓浓的不满。

    苦于封行朗是他的老大,不然他真要对封行朗动拳手了。

    “你知不知道团团醒来的时候没看到你,哭得有多可怜巴巴么?打你手机还关机!办公室里的电话也不接!nina竟然还说你不在!”

    叶时年成功的将封行朗的所有注意力都转移并集中到了封团团的身上。

    在叶时年看来:他封行朗不关心自己的女儿也就算了,竟然还惦记上了河屯的儿子?

    “团团怎么样了?医生不是说团团并无大碍的么!你们那么多人还看不住一个孩子?昨晚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呢!”

    一听叶时年说小东西醒来没见着她哭得可怜巴巴的,封行朗难免会心疼。小东西可是他亲手带大的,都快疼到骨子里去了。

    “昨晚的确是我疏忽!可团团敲了那么久的门,你怎么不给开啊?你忙得连从女人里面拔出来的时间都没有么?”

    叶时年着实不太理解昨晚封行朗为什么会发疯的去玩一个女人,以至于到了连他自己的女儿都不闻不问、不管不顾的地步。

    “什么天香国色的女人啊?能让你这么的要仙要死?”

    “是林雪落。”

    封行朗淡淡道。

    “啊……”叶时年的嘴巴几乎张成了大‘o’型,“嫂子……嫂子回来了?”

    “这正妻回来了,你跟蓝悠悠又有了女儿……朗哥你接下来要怎么处理啊?”

    叶时年杞人忧天的问道。

    真够皇帝不急太监急的。

    随后,想起什么来,他浓眉微微垂了下,又多嘴上一句:

    “对了朗哥,团团下午五点出院!记得要亲自去接她,千万别弄忘了。你可是团团的亲爹,谁的爱都没你这个亲爹的爱来得重要!”

    “出去做事!”

    封行朗冷厉一声。

    手中的派克笔被丢下,封行朗有些燥意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带。

    凌乱的不仅仅是思绪,还有一颗无法安然的心!

    ******

    封家。

    因为papa封行朗亲自去接自己出院,封团团格外的撒娇卖萌。

    从医院到封家,小可爱一直霸占着papa封行朗的怀抱,还有大腿。一秒也不想从封行朗的身上下来。一直紧紧的粘着他。

    即便是吃晚餐,也粘在封行朗的劲腿上。任由封立昕如何的哄骗,她都不肯下来。

    两辆防暴车静静的停在封家院落外的不远处。

    跟封行朗见面的地点,选在了封家。

    这是林诺小朋友自己选的。

    “义父,能让十五一个人进去跟封行朗那个混蛋谈判吗?”

    小家伙怔怔的看着义父河屯,眼眸里澄澈一片。

    “可义父担心你的安全。”

    河屯理了理小东西呆萌的锅盖头。

    “义父,我是您的义子!义父养大的孩子,不会胆小,更不会犯怂。”小家伙执意道。

    “哈哈哈哈,够有种!”

    河屯发出一声爽朗的大笑,拍了拍小家伙的肩膀:“行!那义父就依你!”

    临行前,邢十二将一枚纽扣大小的东西沾粘在了小十五的衣领上。

    “十五,义父就在门外的车里等着你。要是他们敢伤你一根头发,义父就把这幢别墅给铲平了!”

    小家伙乖巧的点头。

    封家别墅的客厅大门是关着的。小家伙蹦哒起来才勉强够着了门铃。

    给林诺小朋友开门的是安婶。

    “小朋友,你找谁啊?”

    看到顶着一头呆萌锅盖发型的林诺,安婶问得格外的和蔼可亲。

    “我找封行朗!”

    林诺直呼了混蛋亲爹的大名。

    “你找封行朗?”安婶怔了一下,抬头看了看门外的院落,并没有发现小男孩儿身后跟着大人,“那你家里人呢?”

    “有一个就在里面。”

    没等安婶反应过来林诺小朋友的话,小家伙已经钻进了封家客厅。

    他看到了围绕在餐桌前正欢笑一堂的封家人。

    那个混蛋亲爹果然也在!

    怀里还抱着他的宝贝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