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89章 该看到的都看到了!

第489章 该看到的都看到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刻,小家伙连‘混蛋亲爹’都不想叫了,直接用‘混蛋’来称呼自己的亲爹封行朗。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雪落当然听得出来儿子口中的‘混蛋’,说的就是封行朗;可那句‘做选择题’,着实让雪落惊慌不小。

    “邢……邢先生,您,您是要让封行朗再做选择题吗?”

    雪落有些忐忑不安的问。

    “是!我想让封行朗在十五和他女儿封团团之间做选择,你觉得如何?”

    河屯并没有对雪落有所隐瞒,反而大大方方的把自己近期的计划告诉了雪落。

    听到河屯的选择题内容,雪落整个人都不好了。

    “邢先生,能不能不让封行朗知道诺诺是他的孩子?这万一封行朗选择的是他女儿封团团,那对诺诺的伤害会有多大啊!邢先生,请您三思。”

    雪落尽量压抑着心头的紧张和忐忑,冷静着言调劝说着河屯。

    “妈咪,你放心吧,那个混蛋伤害不到我的!”

    小家伙补充上一句。听起来他不但默认了义父河屯的行为,而且还十分的支持。

    可雪落却不这么想:如果封行朗真的选择了他跟蓝悠悠的女儿,而放弃了林诺,对一个5岁的孩子来说,伤害绝对是巨大的。

    “不!不可以!邢先生,您这么疼爱十五,一定舍不得他受到伤害吧。”

    雪落晓之以理且动之以情。她如何的受苦受难都好,可她实在不想看到儿子林诺受到伤害。

    “有我在,十五怎么可能受到伤害呢?即便他封行朗选择了他的女儿,我也不会伤害十五的!”

    河屯理解的伤害,和林雪落理解的伤害完全是不同的两码事。雪落所顾虑的伤害,是心灵上的伤害。而不是**上的。

    “如果封行朗选择了他女儿,那十五心里得多难受啊?”

    一个不被自己亲爹选择的孩子,他的内心或多或少都会被伤害到。更何况林诺还只是个5岁的孩子,那样的伤害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林雪落,你实在太小看你儿子了!我养大的孩子,心理素质是不可能那么脆弱的。”

    河屯在小家伙的脸颊上轻啄了一下,“十五,跟义父说说你的想法。”

    “我同意义父让那个混蛋封行朗做这样的选择题!”

    小家伙竟然一口答应了下来。

    这一刻,雪落似乎有些读不懂儿子林诺的小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难道他就不担心封行朗选择了女儿封团团,而抛弃了他吗?

    面对河屯,雪落不想逼问儿子什么。她拿不准儿子林诺是不是在河屯的威逼下而认同了河屯的意思。

    可雪落也清楚:即便河屯不跟他们母子商量,他们母子也奈何不了河屯的。

    于是,雪落想换上一个说法。

    “邢先生,封团团可是您义女蓝悠悠的亲生女儿,也就是您的外孙女;您舍得让您的外孙女面对那样残酷的选择么?”

    雪落是睿智的。她想从另外的角度去跟河屯探讨这个问题。

    其实雪落试探意思是:如果封行朗一时脑抽没选择他女儿封团团,难不成你河屯也要对你的外孙女下毒手么?

    “选择的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选择的过程!”

    河屯意味深长的盯看着林雪落的眼底,“难道你就不好奇:封行朗会在自己的亲生儿子和亲生女儿之间做如何的选择吗?”

    “封行朗没有资格做这样的选择!因为我儿子林诺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雪落冷言一声。她想让河屯知道自己的态度。

    “就这么定了吧!太晚了,小十五也困了。”

    河屯站起身来,抱起怀里的小十五就要朝自己的主卧室走去。

    “邢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

    雪落重启了一个话题,叫住了想离开的河屯。

    “说。”

    河屯似乎有些不耐烦。因为雪落一而再的忤逆。

    或许在河屯看来:能跟雪落提前说起,就是给足了她天大的面子;竟然还敢在他面前提出不同的异议,实在是太过胆大妄为了。

    “邢先生,您能不能给我配一个保镖啊?”

    雪落之所以有此要求,完全是因为自己已经受够了封行朗的折磨。她想借助于河屯的虎威,去抵抗封行朗。还有蓝悠悠。

    河屯微微上扬着浓眉的剑眉,似乎在衡量。

    “除了十二,你先在我的义子之中选一个吧。等过些天,我重新帮你指定一个专用的。”

    之所以排除邢十二,是因为邢十二是小十五的专用保镖兼师傅。

    “……”雪落着实一怔:似乎没想到河屯竟然大方到让她在他的义子之中任意挑选。

    “义父,那就把老八先派去保护我妈咪吧!老八手脚还算麻利,人长得也不丑!”

    小家伙接过了义父河屯的话,帮妈咪选择了邢八。

    因为在河屯所已知的义子里,邢八应该是身手最老练的一个。而且为人相当的稳重,不善言辞。

    “嗯,那就老八吧。”义父许了。

    “多谢义父!义父最最好了!”

    小十五在义父河屯的脸颊上响响的亲了一口。

    博得河屯爽朗的大笑:“哈哈哈哈,小东西,你是越来越讨义父的欢心了!”

    这一晚,雪落又没能跟儿子林诺说上话。

    似乎雪落已经意识到:儿子林诺在故意避开她这个亲亲妈咪。

    雪落真的有些担心:一个才5岁的小东西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东西?可直觉告诉她,小家伙对他亲爹封行朗的仇恨是与日俱增。

    一个渴望父爱的5岁孩子,难道要不受控制的转变成了对亲爹恨之入骨的境地?

    雪落不敢多想,也不愿去多想!

    趁河屯带着儿子林诺去游泳之际,雪落拦住了给小家伙拿换洗衣物的邢十二。

    除了她这个妈咪之外,邢十二是唯一能够伺候小十五吃喝拉撒睡的。

    “十二,今天你们去救我的时候,十五他有没有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

    雪落问得有些艰难。

    “该看到的都看到了!”邢十二直言不讳。

    “十二,十五还个孩子,你怎么可以让他看到他妈咪那样不堪的画面啊?”

    雪落还是忍不住埋怨一声。

    “这也是我义父的意思!你这么聪明,难道猜不出我义父的意欲何为吗?!”

    微顿,邢十二又补声一句,“对了,明天晚上,义父会带十五去跟封行朗父子相认。”

    “什么?明天晚上?”

    雪落几乎呆滞在了原地。

    这一切,都由不得她做主,更由不得她去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