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88章 让混蛋亲爹做选择题!

第488章 让混蛋亲爹做选择题!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初步检查,封团团只是受了皮外伤。 但鉴于封家上下如此的宠爱封团团这个掌上明珠,医生便提出了留院观察24小时的建议。

    看着小东西的病庥前簇拥着一堆嘘寒问暖的人,就连叶时年也挤身在其中;封行朗便退出了病房。

    即便自己不在,小东西也会得到无微不至的呵护。

    封行朗并没有忘记gk集团的休息室里,还锁着一丝不缕的林雪落。

    电话是打给nina的。让她捎上一些食物和衣物去gk风投。他跟林雪落鏖战了那么久,再好的马儿也需要食物的补给和保养。

    封行朗先于nina赶回了gk风投。可让封行朗惊怔的是:休息室里并没有林雪落的身影。

    在沙发庥的伸缩横杆儿上,封行朗看到那个原本应该铐林雪落手腕的手铐。

    林雪落怎么会不见了呢?

    封行朗没有第一时间去仔细分析,而是在不大的休息室里立刻寻找着雪落的踪影。无一例外,休息室的每一个犄角旮旯里,都没发现有可能藏身其中的林雪落。

    封行朗再次回到了沙发庥边。

    他仔细查看着手铐的锁孔:丝毫没有被破损的迹象。可自己明明将钥匙带离了休息室。

    以林雪落的能耐,是不可能如此专业且高水准的将手铐打开,而且还没有任何破坏的迹象。

    即便她真能打开手铐,可休息室的智能门,她又是如何打开的呢?

    叶时年一直跟自己在儿童医院里照看封团团,是不可能有时间回来替林雪落开门的。

    而nina下班离开之后,就没有来过办公室。而智能门亦没有被破拆的痕迹。

    地板上的衣物已经被林雪落穿离了。应该说她逃离得十分的从容不迫。

    就这么突然凭空消失了?她林雪落都快赶上007里面的邦女郎了!

    封行朗当然不相信林雪落会有那么好的身手。如果真有,那她早在茶餐厅时,又或者在袁朵朵家里的时候,便会毫不保留的使出来对付他封行朗了。

    一定是有人协助她逃跑的!

    封行朗健步冲到了窗口,探出半个身体向下并向上环看。

    向下不可能!

    gk风投虽说不是申城的最高建筑,但好歹也有上百米的高度,林雪落成不了蜘蛛侠。

    向上……就是gk风投的天台。不是封行朗不看好她林雪落,如果只是她一个人,借她十个胆儿也不敢独自徒手攀爬出去的。

    那肯定是有人协助她一起逃离休息室的!

    封行朗又看了一下总裁办公室门外的监控,也验证了他的猜测:在他离开的这一个多小时里,没有一个人进来过总裁办公室,亦没有一个人从里面出去过。

    毫无疑问,林雪落是被人从窗口再攀爬上天台带离的。

    什么时候林雪落认识了身手如此敏捷出众的人物?难道是她口中的那个新欢?

    极有这个可能!

    可问题是:她的新欢是怎么找来gk风投的?还有这一百多米高的gk集团大厦,并不是一般人想攀爬就能攀爬得了的!

    而且gk集团里的其它摄像头,并没有拍摄到雪落被人带离的画面。甚至于连可疑的人物都没有出现。

    重重的疑点堆积一起,封行朗陷入了沉思。

    半个小时后,保安进来了总裁办公室,汇报说gk集团天台的摄像头被人恶意损坏了,所以并没有拍摄到把林雪落带离天台的画面。

    像这样反侦察能力极好的职业性人物,在申市并不多见。即便是严邦的手下,也只不过是打打杀杀动粗耍横的野蛮之流。

    所以,封行朗本能的将林雪落的突然消失跟咋然出现在申城的河屯联系在了一起。

    难道说,林雪落被河屯的人给救走了吗?

    极有这个可能!

    该不会河屯又想掳走林雪落来让他封行朗做什么选择题吧?

    ******

    被救回浅水湾的雪落,已经羞愧难当到无言以对。

    邢十二翻窗进来的时候,雪落正赤着上身奋力的想从沙发庥的伸缩横杆上将手铐给扯离。

    当雪落看到邢十二时,就已经尴尬到不行了;可在她看到邢十二的宝宝背带里竟然还藏着儿子林诺时,雪落几乎想一头撞死在墙上。

    她无法去责备邢十二为什么要把儿子林诺也带过来,雪落只觉得自己已经没脸面对自己才5岁的儿子。

    从邢十二的背带里下来之后,小东西的第一反应就是捡起地板上的衣物递给妈咪。

    “妈咪,你躲在被子把衣服穿上吧!老十二,你转过身去不许看!”

    小家伙还不忘叮嘱上邢十二一声。潜意识里,小东西已经有了一定的自我判断能力。他本能的想保护妈咪不被别人看到不穿衣物的身体。

    绒毯中的雪落不知道怎么开口跟儿子林诺解释这一切;似乎从儿子的反应来看,俨然已经用不着再解释什么了。想来小家伙该看到的一定已经看到了。

    “不是我想看你妈咪!但如果不先解开你妈咪手上的手铐,她怎么穿衣服啊?”

    邢十二善意的提醒一起。他看得出小十五郁郁得利害,应该是被他那个混蛋亲爹给伤透了心。

    小家伙爬上了沙发庥,将绒毯严严实实的包裹好妈咪林雪落一丝不着的身体,只将戴着手铐的手臂露在外面。

    “老十二,你小心点儿开锁,别弄疼我妈咪了!”

    小家伙无比的爱惜妈咪林雪落。

    这样心灵鸡汤似的抚慰,让雪落忍不住的泪流满面。也就更加坚定了她不想把儿子林诺身世告诉封行朗的决心!儿子林诺是她林雪落一个人的!

    浅水湾。

    雪落从洗手间里泡了个长长的澡走出来时,儿子林诺并不在房间里。

    家仆过来叩门,说是河屯有请。

    雪落的心情实在是糟糕透了。她想跟家仆说自己身体不太舒服,不想去见河屯;但想到自己跟儿子今后要走的路,她还是强打精神去见河屯。

    儿子林诺被河屯抱在怀里,看起来闷闷的,一言不发的只是把玩着河屯身上的那把精致且小巧的手枪。

    每当儿子去玩河屯身上的那把手枪,雪落便会本能的紧张起来。

    “诺诺,怎么又玩你义父的手枪啊,快放回去。”

    随着小家伙一天天的长大,雪落就越发不想看到小家伙玩那么危险的玩具。对他来说危险,对别人来说也危险。

    “妈咪,义父说,要让那个混蛋做选择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