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84章 新欢旧爱,欢聚一堂

第484章 新欢旧爱,欢聚一堂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的坦荡让雪落疑惑:难道钥匙真的被他给丢出去了?

    可一想封行朗这个满嘴跑火车的男人的恶劣行径,雪落更相信这个大賤男是在跟她耍阴的!

    不是让她搜查吗?搜就搜!

    即便搜不出来,也只不过是耽搁一点儿功夫而已,又不会损失什么。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再说了,都被这个賤男给那个过了,还能往哪里损失呢!

    反正已经了宝妈了,雪落也不管有没有看客,有没有摄像头,便开始在封行朗的身上摸索起来。

    封行朗向来穿得不多,就像那冻不死的北极熊一样。一件保暖衬衣,然后就是羊绒风衣。所以搜起来还是很好搜的。

    雪落先搜了封行朗身上的几个口袋,除了一把车钥匙,其它什么都没有。

    雪落又开始搜他的身。从他精健的匈膛开始,一直摸索到他的腰际。也没摸到任何类似于钥匙的物件。

    难道真被这个贱男丢下楼去了?

    “别停!继续摸下去啊!说不定下面会有呢!”

    封行朗的声音,浮魅得能刮得出一层荤色来。

    他就这么低低着眼眸凝视着在他身上胡乱摸索的雪落,不知道是雪落足够的耐看,还是他想定格眼前惦记了五年之久的女人。

    雪落抬起头,迎上了男人眸底的那抹复杂的绯意。带着轻薄,又带着莫名的淡殇。

    又在她面前装忧郁么?

    雪落受不了男人这样的目光,好像只是这样简单的盯视,就能让她的心底滋生起细细密密的疼。

    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自作多情的恶习啊!

    不是让她搜下面吗?ok,她搜!

    于是,沿着男人遒劲的腰际一圈儿,雪落并没有摸到钥匙之类的东西。再往下时,雪落感觉到自己头顶上男人的呼吸声便得深沉了起来……

    真是賤到不要不要的!

    带着某种报复的心理,雪落在男人故意挺过来的某处带劲儿的捏了一把。

    封行朗发出一声吃疼的闷哼,整个人像是要瘫软在了雪落的身上一样。雪落本能的想退让,可男人径直将她抵在了身后的沙发上,退无可退。

    “完了,这回真受伤了……估计真要废了。”

    封行朗故意将自身的重量加载到雪落的身上,让她托着他不是,抱着他也不是。

    “废就废了呗!反正也没什么用了!”

    其实雪落想说:你封行朗这儿子和女儿都有了,还留着它做什么用?就只剩下耍流芒了。

    “林雪落,抱着我!”

    突兀的,封行朗命令道。带上生冷的凌厉。

    跟这个男人耍横,是骗不出钥匙的。所以雪落选择了识时务。

    “你这么锁着我,我也不太好抱你啊……要不你先把这铐子解开吧!”

    可没等雪落说完,封行朗便紧紧的将她拥在了怀里。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拥抱着她。

    刚开始,雪落是想反抗的。可男人这样类似于柔情的温吞,一下子又让缺爱的雪落找不着北了。

    好吧,从小到大,雪落一直觉得自己很缺爱。缺母爱,缺母爱;缺爱人的爱……

    唯一让她欣慰的,就是生下了儿子林诺。她这个无比缺爱的人,竟然也可以将自己满满的母爱如数的去给自己的孩子!

    所以,这也是雪落为什么历尽千辛万苦,也会咬紧牙关把肚子里的小乖生下来的原因。

    “这五年,你去哪里了?”封行朗又问。

    雪落怔了一下,缓缓的吁了一口气,“这重要吗?”

    反正你封行朗也没想过去找我们母子。问又不问,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去了石郫县,去了你在网上交付了定金的江南小院儿,都没找到你。”

    男人的这番话,让雪落心头猛然的一揪:原来男人找过她们母子。

    “后来,我意识到:只要你还活着,就一定会回申城。于是,我决定在申城守株待兔!”

    封行朗凝视着雪落的眼底。似乎在她的眼眸里,他只看到了焦急和愤怒,稍稍的感伤,并没有他想要看到的忏悔之意。

    “五年了,你并没有因为亲手扼杀了我们的孩子而有丁一点儿的悔过之意!林雪落,真没想到你能这般的铁石心肠!”

    封行朗的声音又开始泛冷起来。好像他的情绪会随着那个‘夭折’的孩子周而复始的陷入一种近乎病态的魔咒里!

    “我没有什么要悔过的!”

    雪落有些不耐烦的冷嗤,“该悔过的是你封行朗!快把钥匙拿出来了,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雪落惦记着浅水湾里的儿子林诺。自己早晨起庥时,邢十二房间的门还是关着的。想来小家伙还没醒,又或者是昨晚跟邢十二练得太久太乏了。

    外面应该快正午了,也不知道小东西会不会找她。找不到她,又要跟河屯闹腾了。

    “那你说说,你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

    封行朗当然不会让到手的林雪落再次逃离他的视线范围。甚至于连半米开外的距离她都别想。

    “反正比你重要!我没空跟你磨叽!快把钥匙拿出来吧!”

    这个大贱男当然没有她的亲亲儿子重要了。小东西俨然就是她林雪落的命。

    雪落的不耐烦和心不在焉,让封行朗越发的不爽。

    “急着做什么?去约会新欢?”

    低厉着声音,染着显而易见的不满。

    “对!不但是新欢,而且还是我前世的情人!”雪落补充一句。

    “是么?那就让我跟他这新欢旧爱的,见个面儿?”

    不知不觉中,封行朗的声音渐渐的发狠了起来。

    “……”雪落愕了一下:她想说,其实你们见过面了,而且还是染血的见面。

    下意识的,雪落又朝封行朗健硕的体魄上瞄了一眼:刚刚在搜他身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明显的受伤。这么快就愈合了?

    在雪落愣神之际,她已经被封行朗躬身扛上了肩膀。

    “封行朗,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放开我!”

    雪落气急败坏的一路厉喊厉叫。可那些茶餐厅的工作人员,只是对着她行注目礼。

    “救救我……救救我!你们快报警……快报警呢!他是坏人,他要拐卖妇女!”

    雪落朝茶餐厅的工作人员求救道。

    “拐卖妇女?老婆,你就别逗了!像你这种货色,也得有人要呢!即便卖去非洲,估计带路费也赚不回来吧?”

    封行朗的这番冷幽默的挖苦和讽刺,真能把人给气疯掉!

    可却博得了那群茶餐厅看客的哄堂大笑。只当他们夫妻在耍宝逗乐。

    “打个电话,让你的新欢来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