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83章 自己走,还是要我扛?

第483章 自己走,还是要我扛?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种砺疼,就像是柔软的皮肤组织蹭在坚炙的石头之上。  .

    雪落觉得自己已经疯掉了。

    因为她尽然默许了封行朗这样的霸道欺凌。五年前如此,五年后亦是这样。

    难道自己这辈子真要像个受虐狂似的被这个男人欺负一世?

    雪落想反抗,可觉得身心无一不被封行朗给卡掐着。连顺畅的呼吸都变得异常的艰难。

    封行朗劲实的臂膀,像紧箍似的环在雪落的腰际,固定着她原本就娇小的身体。

    “封行朗,你这个混蛋。”

    羞恼的谩骂从雪落的齿间溢出,有怒意有狠气,却因为疼得疲乏之极而变得有气无力。

    雪落身上的牛仔裤,并不是那种宽松的。即便被扯到及膝,也很不方便封行朗的动作。

    所以封行朗并不舒服。甚至没能完全的将自己融入进去。加上雪落的不停挪动的抵触和排斥,这样的暴戾行为并没有持续多久。

    大概三分钟左右,雪落便感觉到了那抹滚热。似乎,她怔了一下。

    封行朗也是不可思议的僵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战斗力会是这么的薄弱。

    薄弱到让一个男人有些难堪。

    当然了,以封行朗那完全可以跑火车的脸皮,是绝对不会难堪的。

    他轻拥着雪落的后身,有些疲乏的将下巴搁置在她的肩膀上。沉得雪落想用千斤顶将男人的下巴顶起。封行朗并不是身累,而是心累。

    准确的说,那不是一种累,而是一种淡淡的殇。

    睹物思人,亦能做事而思人!尤其是在做这种事的时候,会让他情不自禁的想到那个‘夭折’的孩子!或许,这才是封行朗战斗力真正薄弱的原因!

    “让你失望了吧?”

    封行朗在雪落的耳际长叹了一声,“没能满足你的裕求。”

    这话只能前面半截,还算顺耳;可这后面一句,着实让雪落难堪到怒意横生。

    她有个毛的欲求啊?从一开始,就是他封行朗一个人在霸道的侵凌她好不好!可最后还得让她背负上一个欲求于他的罪名?

    “抱歉,很长时间没碰女人了,所以有些力不从心。等我适应了就会好的。”

    封行朗紧贴着雪落的后背,将雪落本能想捞起衣物的手给压制住了。

    “放心,没露。这里没监控的!”

    他用自己的体魄遮掩着她的全身。

    封行朗在雪落的耳际轻轻的一啄,“出了这么多汗?看来你很亢奋。”

    “……”

    哪里是什么亢奋啊?这汗是疼出来的好不好!

    雪落除了无语凝噎,还是无语凝噎。

    自己真成受虐狂了?而且还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

    反抗不了,和不反抗,那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封行朗,你觉得你这么对我,有意思吗?报复?还是欺凌?”

    窗外,难得一片阳光明媚。满眼的郁郁葱葱,没有市中心那般高楼林立。

    可这难得一看的艳阳天,却无法明媚起雪落的心境,她有些哑然的继续:

    “动物还知道先对眼交流感情呢!你封行朗连个动物都不如!”

    更难听的话,雪落不想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似乎她跟封行朗之间,已经掉进了一个怪圈之中。

    “说得这么难听……好歹我们也是领过证儿的!从法律上讲,我们还是夫妻!”

    封行朗悠声说道。故意用健康的牙齿在雪落的肩膀上啜出一个个的吻痕来。

    ……夫妻?

    这样的字眼,着实让雪落心灵为之轻轻一颤。看得出,她是渴望这个美好的词汇的。

    雪落渴望一个家,更渴望能给儿子林诺一个完整有爱的家!

    可这一切,似乎太遥不可及了!

    “夫妻?普天之下有我们这样的夫妻吗?封行朗,我要告你骗婚,告你家暴!”雪落愤怒道。

    “哈哈,你竟然要告我骗婚?还家暴?你说有人会信吗?就你这副平凡到满大街都是的脸蛋儿,再加上一身前也不凸,后也不翘的身材,我堂堂的申城财阀,会骗你林雪落结婚?说出去,别人也只会当成笑话听的!”

    封行朗的话,让雪落有种想撞墙的冲动。

    “封行朗,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再死缠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你的獸行已经泄完了,可以让我走了吧?”

    雪落的心凌乱成了一团。她只想离开。远远的离开这个男人,最好别在相见。

    “就这么让你走?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的。我可不是那种拔什么无情的人。”

    封行朗将自己的腰身故意的往前一推,将他跟雪落之间的空气挤掉;让雪落更加分明的感觉到他的热情。

    这样的接触让雪落很不舒服。湿燥的感觉让她难受极了。

    “封行朗,你个混蛋究竟想干什么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雪落半侧过头,在男人的耳际咆哮如雷。她真的受够了男人对她毫无爱意的侵犯。

    “林雪落,我想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等你再次怀上我的孩子时候,我才会放你自由!”

    封行朗在她的耳际低嘶。似乎每一个字眼都染上了怨意。

    “封行朗!你神经病!”

    雪落欲哭无泪,且又挣扎不开。突然感觉自己在佩特堡里远离这个恶魔男人的日子,是多么的自由自在。

    ******

    封行朗先将雪落身后的衣物整理得不露一丝风景后,才开始整理自己的衣物。

    从一旁的茶桌上拿来纸巾,就这么当着林雪落的面儿大大咧咧的擦拭着自己,不遮也不掩。

    对于封行朗这种不要脸的买肉行为,雪落只能侧头避开,愤怒的摇晃几下手上的手铐。

    “自己走,还是要我扛?”封行朗温声问。

    “你把这东西解开!我自己走!”

    雪落将左手举到封行朗的面前,冷厉的说道。

    “那不可能!钥匙都已经丢了,还怎么解?”

    封行朗邪意冷哼。

    “封行朗,你耍无赖啊你?你身上肯定有钥匙!”

    雪落当然不相信封行朗真把钥匙给丢了。

    “行!那你摸吧!摸到算你的!”

    封行朗张开双臂,大大方方的将自己的身姿呈现在雪落的面前,任由她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