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82章 男人这样的笑容很危险!

第482章 男人这样的笑容很危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己明明不想跟这个男人犯倔的。复制网址访问 可每当听到这个男人羞辱自己时,雪落便会忍不住的去顶撞这个男人。

    “卖一身是么?不如卖给我吧!我们夫妻一场,我出的价钱,一定比别人更优厚的!”

    仅存的理智消失殆尽了,剩下的只是雪落因挑衅男人而滋生起的浓烈暴怒之气。

    封行朗整个人欺之而上,凌乱的半啃半噬着雪落的脸颊;雪落觉得自己皮肤表层下面的毛细血管,都快被这个男人给嘬溢出血来。

    “封行朗,你混蛋!”

    雪落着实受不了封行朗作賤她的行为。他当她是什么,可以随意宣泄愤怒的出气筒吗?

    封行朗健硕的体魄,并不是雪落一个娇小的女人能抗衡的。她一下子便被封行朗压制在了墙壁上。

    男人凌乱的在她前身拱着,似乎要将她身上的衣物给扯个干净。

    “封行朗,你这个疯子,你要干什么啊?”

    雪落当然不会纵容封行朗这样的侵犯;她趁男人埋头之际,一口回咬在了他的耳垂上。

    准确的说,雪落并不是故意的,而是被封行朗这近乎疯狂的行为给刺激到了。

    男人的耳垂是相当敏感的。

    当时的封行朗只是想惩罚女人的肆意挑衅,并不想有再进一步的行为。毕竟这是在茶餐厅里,虽说没有看客,但封行朗也不太喜欢在陌生的地方去做一些很隐秘的事。

    但雪落在他耳垂上的这一咬,着实激发了他做为一个男人的本能。原始的本能。

    更何况,封行朗还是一个压抑了五年之久的正常男人!在面对雪落的时候,他身体之中的激意被再次的点燃。

    有种无法言表的亢奋,从被咬的耳垂处瞬间蔓延到身体的各个角落,荡漾起一波更胜一波的情韵。

    似乎,雪落也感觉到自己的这一口下嘴得真不是地方。因为她明显感觉到男人压迫在她身之上的体魄不正常的轻轻震颤了一下。虽然动作不是很大,但雪落却感觉到了!

    也看到了!

    封行朗看自己的眼神儿带上了另类的目光。那种目光,就像一台高精度的扫描仪一样,从雪落的脸颊开始,慢慢的向下盯视而去。

    在这样的盯视之下,雪落感觉到自己的皮肤在一点一点的发烫,有次序的,有规律的。

    “封,封行朗……抱歉,是……是你先咬我的。我,我纯属正当防卫。”

    话一出口,雪落便觉得自己着实笨拙得可以。

    自己这言行算什么?这完全就是在欲盖弥彰的画蛇添足!

    林雪落啊林雪落,你怎么老在这个男人面前犯缺心眼呢!

    于是,雪落便看到了男人俊脸上慢慢扩充开来的浮魅笑意,缓缓的勾在唇尾。

    男人这样的笑容很危险!

    因为雪落似曾相识过封行朗这样的笑意。

    女人会因为爱而动情;所以在男人爱她的时候,她会格外的刻骨铭心。

    尤其这个男人还是她爱之深切的男人时,就更加无法忘怀男人这样的浮魅模样。

    像是早已经烙印在了雪落的灵魂深处。永远的无法抹去,亦无法忘怀。

    怔愣之际,男人的手已经覆盖在了雪落的腹处,那里曾经是雪落最向往男人的大掌来亲昵的地方;而现在,雪落却畏惧这样的抚触。她怕男人会再一次的失控。

    “林雪落,我再让你怀上个孩子……可好?”

    封行朗的话,带上了浓烈的匪气,带捎带上了丝丝缕缕的狠厉之气。

    “封,封行朗,你……你冷静点儿。你……你不是跟蓝悠悠已经有了一个叫团团的女儿吗……你应该很爱她的。你,你放过我吧。”

    雪落的声音开始打颤。因为她感觉到了封行朗的异常。那压抑的情绪似乎瞬间就会爆发开来。

    只差一个导火索!

    “放过你?呵,我连我自己都放不过,又怎么可能放过你?不想给我怀孩子是么?”

    封行朗的话已经带上了魔性。而他自己俨然已经深陷在自己的魔兴思维里无法自拔。

    “封行朗,一切都过去了。你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女儿,为什么还要对我苦苦相逼呢!”

    雪落尽量的低姿态着。她想劝说越发着魔的封行朗冷静下来。

    “想不想再经历一次?因为我想亲眼看看:一个女人是如何歹毒到将自己的亲生骨肉,一点一点从她自己的身体之中剥离的。”

    封行朗的这番话,让雪落的整个人都在哆嗦,都在打颤。

    她开始害怕了。

    ‘吭啷啷……’是金属手铐击打在墙壁上发出的声音。

    雪落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左手还被手铐铐着;跟男人的右手连在一起。

    呆滞之际,雪落被封行朗翻了个身,让她面对着窗户,而背对着他。

    连接的手铐环了雪落大半个身体;方便了封行朗的动作,可却禁锢住了雪落的反抗。

    下一秒,雪落便感觉到自己的后面半个身体突兀的凉,可她却被抵在了窗前无法动弹一下。

    窗口正好及腰,不会将雪落的妙曼身姿外露出一丝一毫。

    而身后,亦有封行朗的羊绒风衣遮挡着。

    雪落想反抗,想尖叫,想用自己的拳头去砸窗户,封行朗的狠戾占侵,疼得雪落连话都说不出口来。呼吸和心跳瞬间被遏止了。

    申城的冬天并不寒冷。甚至于一整个冬天都看不到半片雪花。

    可这一刻的雪落,疼得像是掉进了万丈深渊里。时隔五年之久,她依旧留有着干净的原汁原味。

    所以在被封行朗轻薄的时候,便格外的疼。

    那种疼,是一种说不出口的疼。

    疼得她的身心一并给瘫软了!

    封行朗并不舒服。他也会疼。但身体上的疼,却是治愈心灵上疼痛的一剂良药。

    所以,他的灵魂是舒适的。

    虽说这样的舒适是建立在雪落痛苦之上的。

    牙齿深扎在了自己的唇瓣里,雪落忍受着封行朗施加给她的酷刑。

    偌大的茶餐厅二楼,没有看客,只有封行朗和林雪落。

    紧紧的偎依在一起,从封行朗羊绒风衣下的健硕后背看上去,好似合二为了一。

    几乎看不到身形娇小的雪落,更看不到她在极力的忍受着某处羞于启齿的砺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