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80章 这回跑不掉了吧?

第480章 这回跑不掉了吧?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大賤男怎么会在这里?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跟袁朵朵约在这个茶餐厅见面的?

    雪落相信袁朵朵一定不会外泄,那就只剩下这个賤男耍出的阴谋诡计了。  .

    封行朗的步伐很悠然,就像散步在丛林里的猎豹,以倨傲的姿态在巡视着他的领地;然后便看到误入进他地盘里的小猎物林雪落。

    又或者,他已经伏击她多时了!

    看着男人那似笑非笑的浮魅样儿,雪落只觉得这个男人实在是賤到不行!她真想狠狠的暴打这个男人一顿,好解自己这些年来跟儿子林诺所受到的委屈和苦楚。

    可雪落似乎又懒得去跟这个男人辩驳什么。他有了蓝悠悠,还有了他们共同的女儿,她林雪落和儿子林诺再也回不去了。心里怀有的那仅存的一丁点儿希冀,也没有了!

    “一早就来喝茶啊?兴致不错!”

    封行朗悠声说道。只是这悠声的背后,却压抑着时隐时现的淡淡凄意。

    什么一早啊,现在都已经过了十点。雪落懒得去跟这个男人争辩任何无关紧要的事。

    “袁朵朵呢?”

    雪落责问,“你一个大男人,用那样卑劣的方式去发难一个自强不息的小女人,封行朗,你真是卑鄙无耻到极致了!”

    一边训斥挖苦着封行朗,可雪落的目光却开始细致的在男人身上搜寻:河屯说了昨天晚宴的时候,儿子林诺就给了封行朗一弩箭,也不知道这个男人伤到哪里了……

    好吧,不得不承认,自己又犯賤了。还关心这个大賤男干什么啊?自作死不可活!

    “袁朵朵是被你给牵连到的。你应该好好反省你自己的行为!”

    封行朗一步步朝雪落逼近过来;雪落本能的往后退着。

    退着退着,雪落便发现:自己正在做一件很愚蠢的事。因为出路只有一个,就是封行朗身后的楼梯。自己要做的,是想方设法的逃跑,而不是一味的往后退缩,把自己逼进了死胡同里来。

    “我没什么可反省的!该反省的应该是你封行朗!”

    雪落开始计算着自己的逃跑线:先把封行朗引上二楼来,在二楼宽大的空间里才能绕开他,从而下去楼梯逃离此地。

    “林雪落,你竟然说你没什么可反省的?”

    封行朗冷哼一声,原本还悠然的浮魅俊脸,瞬间便暗沉了下来,像就笼罩在了一团戾气之中。

    “你打掉了我的孩子,竟然还敢如此高姿态的无动于衷?”

    这男人的脸怎么说变就变啊!刚刚还浮魅不羁,转眼就戾气满面?

    “那你想让我是怎么样的姿态?痛哭流涕?还是悲伤欲绝?”

    雪落冷嗤一声。她真受不了这个男人的狂妄之气。凭什么她就不能高姿态一点儿?

    “你应该忏悔!用你的一生去忏悔!”

    封行朗咬着字眼说道。每每提及那个‘夭折’的孩子,便能看到一个近乎走火入魔的封行朗。

    “忏悔?我为什么要忏悔?该忏悔的应该是你封行朗!”

    雪落厉声驳斥一句。她真心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可忏悔的。而这个男人如此冷戾的模样,以及动不动就乱用暴力私刑,乱扣欲加之罪的言辞,着实让雪落痛恨不已。

    他封行朗凭什么啊?谁给了他这样的权力?

    见这个男人行动自如,而且还能训斥人,儿子林诺的那一弩箭应该是没伤到他的要害部位,雪落便不再去关心他的受伤情况,而是一心惦记着如何的从这个男人眼皮子底下逃离。

    并不容易!男人健硕的体魄简直就像一面人墙,凭武力肯定是行不通的,只能靠智取。

    雪落往后一退再退,然后便靠在了身后的一张椅子上。

    雪落寻思着:趁封行朗一个不防备,自己抡起椅子朝他砸过去,应该能有胜算趁机逃离掉的。

    “既然你不知悔改,那我就帮着你忏悔!”

    封行朗朝雪落逼近几步;惊恐之下,雪落连忙抡起椅子朝封行朗的上身砸了过去……

    然,却被封行朗不费吹灰之力的一把夺过,将椅子远远的甩开。

    惊恐过后,雪落立刻喵身想从封行朗身侧一冲而过。

    就在雪落冲过了封行朗的身体时,‘咔哒’一声,雪落感觉到自己的左手手腕处一凉,她的步伐被硬生生的给扯住了。

    雪落本能的回头来看:自己的左手手腕上竟然多了一个明晃晃的手铐?

    又是一声‘咔哒’,手铐的另一端卡扣在了封行朗的右手上。然后扯掉上面的钥匙,直接从窗口向外丢了出去。动作一气呵成,快到雪落都来不及反应。

    雪落本能的想朝窗口跑去,看看那封行朗丢掉的钥匙掉在哪里,却发现自己寸步难行。

    “封,封行朗,你干什么啊?”

    雪落晃动着手腕上的手铐,又急又恼。

    “这手铐是专门为你林雪落定制的!用来帮你忏悔!我陪着你一起忏悔!”

    封行朗悠然的说道。靠身在一旁的沙发侧沿上,看起来似乎有些疲乏。

    “封行朗,你神经病!你吃错药了吧你?快把这东西打开!”

    雪落瞬间泛火,使劲的摇晃着手上的手铐,用力的去扯拽。得到的只能是徒劳无功。

    这明晃晃的金属,并不是她林雪落徒手就能扯拽得开的。

    看着急得几乎快上窜下跳的林雪落,封行朗淡淡的笑了,“这回跑不掉了吧?林雪落,我说过,我要用我的残生,跟你耗到死!”

    男人虽说在笑,那眼眸的深处,却是不动声色的清冷。

    厌世的情绪,弥漫在他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里。

    孩子的‘夭折’,整整折磨了他封行朗五年。这五年里,封行朗的灵魂被深深的困在一个深不见底的冰冷深渊之中,找不到灵魂的出路。

    而她林雪落呢?歹毒的打掉了他的孩子,竟然还能像个没事儿人一样。

    更成熟了,更风韵了,却丝毫没有对她自己当年的残忍行为有一丁点儿的悔过之意!

    封行朗不能容忍这个女人如此的没心没肺。

    他要她跟着他一起疼!一起忏悔!

    这个男人这是要疯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