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77章 再说了,你也抢不过我!

第477章 再说了,你也抢不过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站起身来,有些费力的开始穿起被血污的西服外套。  .

    保暖衬衣是穿不得了,刚刚在拔箭之前,已经被严邦这个野蛮的家伙给剪掉了。

    严邦横在了封行朗的跟前。

    不苟言笑的严邦,看起来着实瘆人,有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凶残之气。

    但封行朗却知道,严邦只是个纸老虎。至少,在他封行朗面前的确如此。

    严邦二话没说,径直从封行朗的身上掏出了他的手机。回拨着封家的号码。

    想必封团团那个小东西应该还在电话旁边没走远。

    电话很快被接通了。

    “papa,你这是要回家了吗?团团还等着你呢。”

    小可爱是记得封行朗的手机号码的。所以在看到打回电话的是papa封行朗时,她立刻抢在莫管家前面拿起了座机。

    “是我,严邦!你爸爸今晚回不去了。”

    严邦的言语不带一丝温和。或许他就是那种天生不喜欢闹腾小p孩子的人。

    “为什么啊?”小可爱的声音都带上了委屈的泣喃。

    “因为你爸爸今晚要留在这里陪我!”

    严邦直言不讳的说道。丝毫没有去跟封团团拐弯抹角。自然也就不会去顾及一个小奶娃的感受。

    “可团团也想要papa回家陪我啊!”

    小团团跟严邦径直杠上了。

    或许在小可爱看来:封行朗是她的papa,又不是你严邦的papa,你严邦凭什么要霸占着她的papa不给回家陪她啊?

    严邦用的是免提,好像故意要让封行朗听到。听他是怎么拒绝封团团这个小粘人的。

    “你爸爸今晚只能留在我这里陪我!我比你更需要他!再说了,你也抢不过我!”

    严邦的话音,完全不像是在逗一个孩子,从头到尾,都是不苟言笑的凌厉。

    封行朗却被严邦这一本正经的模样给逗乐了:一个长上十倍年龄的成年男人,竟然跟一个小奶娃在逗嘴……争宠么?

    “严叔叔,你好蛮不讲理哦。封行朗是团团的papa,又不是你的papa!”

    任性起来的小东西,是执拗的。并不是严邦三言两语的恐吓就能吓退的。

    “封行朗是我的朋友,如情同手足的好兄弟!我要留他在我这里住,谁都拦不住!懂么?”

    严邦似乎没那么多的好耐心了。

    手机那头的小可爱似乎愕怔了一下,却没有哭。或许从小到大,她都不曾尝到过被人冷生生拒绝的滋味。

    “严叔叔,那你是不是真的要死翘翘了?”

    小家伙的口气似乎平缓了一些。

    “嗯!”

    严邦冷哼一声,侧眸深深的凝视了封行朗一眼,“但如果你爸爸今晚留下来陪我,我就不会死了!”

    手机那头的小东西似乎叹了一口气。

    “那好吧,今晚团团就把papa借你一个晚上好了!严叔叔你要好好的,别死翘翘了。”

    小可爱虽说任性,但还是善良的。

    为了让严邦不是,她便忍痛割爱,大方的把papa封行朗借给了严邦。

    “团团真懂事!早点儿去睡,挂了!”

    封行朗真没想到严邦能跟一个小奶娃磨叽了这么久。关键最终还是让他给赢了这场口水战。

    “严邦,跟一个小p孩子较劲,你至于么?”

    封行朗含着笑意。睿气的眼眸里掺杂着:调笑、鄙视、惊艳、膜拜,都有。

    “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兄奴……足够了!我只是不想看到你继续当女儿奴!”

    严邦将封行朗的手机给关机了,并远远的丢到了一边。探手过来,将封行朗已经穿上一半的染血西服又给扯去,重新用毯子将他裹好。

    “今晚你是我的!哪里都不许去!”

    严邦的话不带戾气,听起来更像是一种乞求。

    封行朗淡淡的扫了严邦一眼,缓缓的朝沙发庥后靠了靠。不紧不慢的从一个奢华的金属香烟盒里取出一支烟点上。

    “丛刚的失踪,跟你脫不了干系吧?”

    话题跳跃得有些脫轨。

    严邦斜目睨着封行朗,不答反问:“你猜呢?”

    “我猜你妹!”

    封行朗如同伺机而动的猎豹一般,整个人一跃而起,朝坐在沙发边沿的严邦扑身过去。用右臂死勒着严邦的颈脖,用上了要将他置于死地的气力。

    一来,严邦没想到封行朗会突然攻击他;二来,严邦顾及到封行朗还受着伤的左肩,压根儿就没怎么用力反抗;直到被封行朗死勒得快喘不过气,真有可能会死掉时,他才开始反击。

    前期身体的急剧耗氧,让严邦的反击力变得迟缓;但他的耐力好到如同沙漠里的骆驼。

    封行朗用右臂死勒了他足有三分多种,直到封行朗感觉到自己臂膀上的力气在一点一点儿消耗殆尽时;严邦才一鼓作气的将封行朗的手臂给扯离开他的颈脖。

    封行朗得出一个结论:如果他偷袭严邦,至少有七成的把握可以置他于死地!

    而严邦只是大喘着粗气盯看着封行朗,目不转睛。

    “你真想弄死我吗?”

    “嗯!你死了,我就能一统申城了!”

    封行朗冷生作答,不遮不掩。

    可严邦却笑了,“如果你只是想当申城的老大,跟我说一声就是了!我可以当你的狗腿!”

    “要不这样,你先让我使唤几天,看你这个狗腿当得称不称职!”

    “……”

    ******

    河屯带着儿子林诺离开了三个多小时,雪落也紧张了三个多小时。

    回来的时候,小家伙一直很温顺的趴在河屯的肩膀上,安安静静的,不吵也不闹。

    儿子越是安静,雪落就越是担心。她看得出来小东西心里一定是藏着什么不愉快的事。

    反观河屯,却是一副喜形于色的模样。

    “诺诺,今晚跟你义父玩得开心吗?”

    雪落询问着河屯的怀里安静得出奇的小家伙。

    “开心!当然开心!十五今晚的表现,太让义父高兴了!”

    河屯用带胡须的下巴亲蹭着小家伙的脸颊,“十五,你怎么不高兴啊?”

    “十五困了,要睡觉。老十二,今晚我跟你睡!妈咪晚安,义父晚安。”

    下地之后的小家伙一直埋着头,径直朝邢十二的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