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75章 看来我们今天的谈话并不愉快

第475章 看来我们今天的谈话并不愉快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然而,小家伙并没有连发,只是手举着弓弩怔怔的看着封行朗。

    父子俩就这么深深的凝视着对方。

    此时此刻,小家伙的眼眸里没有了强烈的攻击性,只是一种伤感的凝视。

    眷眷的,似乎想跟封行朗开口说话,却又欲言又止。

    小家伙的小嘴巴抿得紧紧。那小模样真的是让人又爱又恨。

    突兀的,封行朗心间又莫名的一悸!

    那是一种从心间蔓延至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的暖意!

    封行朗压抑了这么多年阴霾灵魂深处,如同被透进一抹小朝阳!

    他丝毫没有因为小家伙对他的野蛮和不友好而斥责小东西,甚至于他想伸手去摸摸这个小家伙……

    可封行朗上前来的步伐却硬生生的给顿住了。因为他看到小家伙在向后退着。

    “看来我们今天的谈话并不愉快。”

    封行朗温声说道。不带任何的责备。

    小家伙想亲近封行朗,可又怯生生的不敢让封行朗靠近他。

    到不是因为他害怕封行朗伤害他,而是害怕……在封行朗的心目中,早已经没有了自己和妈咪雪落的位置!

    还有,他竟然把妈咪咬伤成那样……妈咪是个女生啊,是需要男人来保护的!可眼前的这个混蛋亲爹却一丁点儿都不爱惜他的妈咪!

    “封行朗,你好好讨厌!你再敢欺负我……我……”

    话到嘴边,小家伙还是把‘妈咪’给回咽了下去。妈咪雪落说过,自己不能跟任何人说起她。尤其是面对眼前的这个大恶魔!

    小家伙泪水汪汪的小眼神儿,还有那欲言又止的小模样,让封行朗不由得眉头一蹙。

    “小朋友,咱能不能讲讲道理?我可是挨了你一剪,又何来我欺负你一说?明明是你在欺负我好不好?我都没还手!”

    封行朗想纠正小家伙的‘欲加之罪’。

    看着封行朗被鲜血染红的肩膀,小家伙似乎有些难过起来。

    他咬了咬自己的小嘴巴,在情绪上挣扎了一会儿,“谁让你欺负女生的?这是你欺负女生的代价!”

    又是这句‘欺负女生’?封行朗英挺的眉宇敛沉了起来。

    “我欺负的女生那么多……真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个!”

    直觉中,封行朗将小家伙嘴巴里的‘女生’理解成了跟小东西年龄相仿的小女孩儿。

    “封行朗,我讨厌你!”

    不能告诉封行朗有关妈咪雪落的事,所以小家伙只能重复着这句染怒的咆哮。

    “真不巧,我到是挺喜欢你的!尤其是你这齐眉的锅盖头……”

    封行朗再次朝小家伙走近过来;小家伙本能的想避让,可身体已经抵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小家伙在听到封行朗说他还是挺喜欢自己的时候,内心还是很欣慰的。

    似乎封行朗的这一主动的触摸,有可能会在小家伙的半推半就中达成心愿。

    那是一种心灵深处,对父爱自然而然的渴望!

    虽说,小家伙在表面上还是很抵触的。毕竟眼前的这个混蛋亲爹伤害了他最爱最爱的亲亲妈咪。而且还跟别的女人生下了一个小女孩儿,而且还疼得不要不要的。

    这些,都是让小家伙去抵触封行朗的客观原因。

    可就在封行朗的手将要触碰到小家伙的锅盖头时,洗手间的门外却传来了严邦撞门的声音。

    “朗……封行朗!你在里面吗?”

    十分钟没见到封行朗,严邦便从大厅里寻了过来。却发现洗手间的门竟然被人从里面反锁上了。

    “我在呢!很好!”封行朗应答了一声。

    砰啷一声,严邦还是破门而入了。

    这洗手间的门对高大威猛的严邦来说,不比纸糊的强多少。

    见有缓兵进来,小家伙抵触的避让开了封行朗伸过来摸他锅盖头的手。端好弓弩一边瞄准着严邦,一边朝洗手间的门外退去。

    “朗,你受伤了?”

    见到封行朗的肩膀上被鲜血染红成一片,而且上面还留有一支弩箭,严邦立刻想去抓扣端着弓弩正瞄准他的林诺小朋友。

    “邦,我没事儿!他还是个孩子,由他去吧!”

    封行朗上前一步拦下了想去攻击小家伙的严邦。而小家伙也机智的趁机给逃离了洗手间。

    “小杂毛儿,这么小就跟他义父河屯一个德性,竟然如此的凶残歹毒!”

    对于任何伤害,或是试图伤害封行朗的人,无论大少,无论老幼,严邦都心怀敌意。

    “呃……”

    直到小家伙安全离开了洗手间之后,封行朗才发出一声吃疼的闷哼。

    被弩箭刺中皮肉的滋味真心不好受。封行朗似乎能感觉到冰冷的金属在磨擦他的骨头。

    “伤得怎么样?”严邦掰断了露在外面的箭身。

    “没事儿……只是皮肉伤。”

    封行朗强颜轻松。虽说这点儿疼不足以置死,但毕竟是碳水化合物的身体。

    “去我那里处理一下吧!也不知道这弩箭带不带毒。”

    严邦脫下身上的西服外套披在了封行朗的肩膀上,将他受伤的左肩遮挡了起来。

    “邦,你想多了。就一个小p孩子,怎么可能在箭上抹毒呢!”

    直到这一刻,封行朗依旧在替林诺小朋友说话。似乎他自己平白无故的挨了这一弩箭,他完全没有要迁怒于小家伙的意思。

    “那小东西不会,不代表河屯不会!难道你没看出来,那小毛孩儿已经被河屯调一教成了一个想对你封行朗下毒手嗜血工具么?”

    严邦想搀扶住封行朗,却被封行朗制止了。

    “我自己能走。”

    ******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直注视着从洗手间里离开的封行朗。

    小家伙澄澈的眼眸里,似乎被一层水气给迷蒙了。他就这么眷眷的看着封行朗的离开。

    “这父子头一次见面,你就给你亲爹来上这么一箭……实在是大快人心!”

    身后,邢十二的声音悠悠的传了过来。其实邢十二一直关注着洗手间里发生的一切。

    小家伙回头狠狠的瞪了邢十二一眼,小宇宙开始爆发。

    “老十二,你鬼鬼祟祟的跟着我干什么啊?你很讨厌,你知不知道!”

    小家伙突然便对无辜邢十二发起了无名之火。

    小家伙毕竟还只是个5岁的小奶娃,他的心灵自然是脆弱的。

    他不是不知道那个被自己击中一箭的男人,正是自己的生物学上的亲爹!

    明明心里都已经很难受了,可邢十二偏要说出来刺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