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71章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第471章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义子十五又是什么样的来头?

    能让河屯如此高调且大手笔的给他办什么认亲仪式?

    无疑,河屯邀请了申城众多的名门贵胄,是为了见证他跟那个义子十五的认亲,也足以说明河屯很在乎这第十五个义子!

    五年前,河屯是被申城的衙门当局给劝离的。

    河屯的突然离开,也曾一度让封行朗感觉到蹊跷。因为当时的河屯想趁热打铁的灭了封家两兄弟,是轻而易举的事儿!可河屯却选择了离开申城。

    一年,两年,三年……到现在的五年之久,河屯竟然再一次的卷土重来!

    又来让他封行朗做选择题?

    封行朗陷入了沉思。他在衡量,自己这回是主动进攻呢,还是静观其变的防御呢?

    似乎这一回的封行朗,俨然没有了五年前的被动心理。

    孤家寡人一个!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所以封行朗随时可以跟河屯来场玩命的鏖战!

    至于大哥封立昕和封团团……他自然也会尽自己的全力去保护他们!

    那是他封行朗的至亲至爱。

    但时至今日,封行朗已经没有了五年前的窒息压抑,以及所背负的沉重心理枷锁。他可以更缜密的,更周全的,更加游刃有余的跟河屯去殊死搏斗!为自己夭折的孩子!

    “朗哥,要不要让简队先给预备一下?”叶时年未雨绸缪的询问道。

    “不用!河屯还没老年痴呆到当着一群名门贵胄的面儿对我发难。”

    封行朗扬了扬英气的眉宇,“今晚我们只要带嘴过去就行了!对了,把你的那些咆友都带上,也好调节调节气氛!”

    “收到!”微顿,叶时年又问,“对了朗哥,你说这个十五,究竟会是什么来头?该不会是河屯的亲儿子吧?”

    “是不是那条毒鱼亲生的,我没兴趣知道!我只感兴趣河屯将会怎么死!”

    封行朗眼眸里泛着寒气。本以为自己安顿好大哥封立昕,便可以动身去做自己要做的事,却没想到河屯竟然亲自送上门来,这着实省了他不少的精力。

    “我觉得河屯那老毒物,八成也生不出亲儿子来!一看就是个断子绝孙的样儿!”

    叶时年骂骂咧咧道。斗不过河屯,骂上几句解气也好。

    “我到是希望他有儿有孙,这样老子也能让他做做选择题!”

    封行朗戾气道。对于河屯曾经施加给他的残酷暴行,‘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无疑是最能报仇雪恨的。他也想让河屯尝尝那种切肤之痛。

    “对对对,这招儿绝了!就让那个老毒物在他亲儿子和亲孙子之间做选择!而且只能二选一!落选的就当着他的面儿给一枪打死!”

    叶时年玩兴乍起。觉得封行朗想出的这个报复河屯的点子,实在是绝了。

    然,封行朗却微叹一声,“可据我所知:河屯并没有子嗣!他的那帮义子,最多也只是他的杀人工具而已!他们的生与死,河屯估计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或许……这个十五是个例外!”

    封行朗若有所思的喃声道。

    ******

    手机再次的作响。

    封行朗只是瞄了一眼,却没有接听。

    因为他知道打来电话的是封团团那个小粘人。

    电话是从封家打来的。这已经是第五个电话了。前两个用的是蓝悠悠的手机,后面的则是封家的座机号码。

    不是不想接,而是不能接。

    封行朗很清楚:只要他不接这个电话,那么小东西一定会把电话打去给大哥封立昕。

    三分钟后,他的手机再次作响了起来。这一回换成了安婶的手机号。

    再过了几分钟后,手机号码又换成了莫管家的。

    封行朗眉宇拧得有些紧,似乎有些把持不住了。他不忍去想小东西没打通自己的电话,会是多么受伤的小眼神儿!说不定现在已经是泪眼汪汪的了!

    说实在的,封行朗真的很疼爱封团团那个小东西。不仅仅因为她是他的精神寄托,他是打心眼里喜欢那个软糯糯的小可爱!

    寻思着要不要给莫管家回过电话询问一下小东西有没有哭鼻子时,大哥封立昕的电话却打了进来。

    明知道封立昕会跟他说些什么,但封行朗还是接通了封立昕的电话。

    一种多年来的习惯行为!兄奴的称呼,一时半会儿是抹不掉的。早已经透进了他的生命之中。

    “行朗,你怎么不接团团的电话啊?小东西在电话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果不其然,手机刚一滑通,就传来了封立昕的斥责声。

    “哦,是吗?我都差点儿忘了,我还有封团团这个亲生闺女呢!”

    封行朗把声音带上了浓浓的玩味儿,不知道是在消遣他自己,还是在挖苦封立昕。

    “……”封立昕微怔了一下,“行朗,团团还是个小奶娃,她才三岁半!请你别用耍心机的手段来对待她!她会很难过的!”

    “封立昕,我跟我亲闺女逗着玩,你着什么急啊?”

    封行朗漫不经心道。

    “行了封行朗,我不跟你扯嘴皮子了!我已经在回封家的路上了,中午你也回来吃个饭。”

    “没空!忙着呢!”

    “那我就带着团团把饭送去你办公室,这总行了吧!日理万机的封大总裁?”

    “那就有劳封大公子了!”

    “……”

    饭点儿,叶时年进来了封行朗的总裁办公室。

    封行朗静默无声,手里把玩着一张小小的泛软且泛旧的小纸片。在看到叶时年后,他又迅速的将那东西锁进了办公桌下的保险柜里。

    叶时年一直猜测,那应该是嫂子林雪落的照片。每当这个时候,他便会心生负罪感。

    五年前,要不是自己贪恋蓝悠悠的那个有毒之吻,也就不会错过从后备箱里救出嫂子林雪落的机会了!嫂子林雪落也就不会因迁怒于朗哥,而赌气的打掉肚子里的小宝宝了……

    “朗哥,又想嫂子了?”

    叶时年挤出一丝干巴巴的笑意。

    “时年,你去一趟‘启明星’舞蹈培训中心,去跟当家的说,让他们辞退了袁朵朵!还有,你要想方设法断掉袁朵朵的一切收入来源!”

    封行朗淡声补充道,“再去制造一些袁朵朵的不良还款信用,让银行追着点儿!”

    “袁……朵朵?不就是雪落嫂子的那个好闺蜜么?朗哥,你这是要逼死人家小姑娘的节奏啊!”

    叶时年着实有些不解。因为之前封行朗还叮嘱他要暗里软支助袁朵朵,怎么突然就翻脸了呢?

    “照我说的去做!成效一定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