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70章 义子十五认亲晚宴

第470章 义子十五认亲晚宴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你太过分了!”

    还没等封团团做出选择,封立昕就厉声咆哮起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他匈膛在剧烈的起伏着,足以说明他此时此刻是多么的愤怒。

    “哟,封立昕,你这是气急败坏呢,还是恼羞成怒呢?”

    看来拿团团来刺激大哥封立昕,所起到的效果果然不同凡响。

    “行朗,你明明知道团团是我的命,是我的一切……你现在竟然要让她叫我大伯?哥知道之前一直是哥亏欠你……亏欠雪落和你们的孩子……你可以拿走我的一切,除了团团……我什么都可以给你!行朗,哥求你……”

    “行了封立昕,你还是闭嘴吧!你已经怂到无可救药了!”

    封行朗将小可爱塞进了几乎快哽咽出声的封立昕怀里。

    “团团,从今以后呢,你只有一个papa,那就是封立昕!至于我……你还是叫叔叔吧。”

    封行朗抚一摸着小可爱嫰到弹指可破的小脸。

    “团团不要叫大伯,也不要叫叔叔,你们俩都是团团的papa!团团有两个papa!”

    小可爱嘟嘟着小嘴巴说道。

    似乎,一切又回到了问题的原点。

    但至少封行朗再次用封团团刺激了一下封立昕的底限。

    早餐过后,封立昕坐在了封行朗的布加迪,提出让封行朗送他去康复中心。

    想来应该是有话要跟封行朗说。

    小团团留在家里陪伴着生病的妈咪蓝悠悠。

    临行前,封行朗特地嘱咐了莫管家,让他时刻注意着小团团,并提防着蓝悠悠。

    无疑,直到现在封行朗都是警惕并时刻监督着蓝悠悠的。

    用他的话说:团团是封家的子嗣,跟她蓝悠悠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严邦……做得有些过分了。悠悠毕竟是团团的亲妈……”

    昨晚蓝悠悠被‘打包’送回封家时,是让封立昕亲自签收的。

    “过分吗?不是还留了点儿遮羞的布条给你女人么?”

    封行朗风轻云淡道。

    “这事你知道?”封立昕一怔。

    “当然知道!这主意还是我出的呢。严邦只是实施者,你可别冤枉了他!”

    似乎,封行朗并不想大哥封立昕对严邦心存芥蒂。

    “臭小子,你怎么能那样对悠悠呢?她可是团团的亲妈啊!还好昨晚团团已经睡下了,要是让团团看到,那得多尴尬啊!还有,你怎么能让外人欺负悠悠呢?还把她脫成那样?”

    封立昕训斥着封行朗。

    “你封立昕心疼她蓝悠悠,我可不心疼!再有下次,就不只是扒衣服那么简单了……除非,她成了我嫂子,我也好出师有名的去维护她!”封行朗冷声。

    一提及让蓝悠悠成为嫂子这个话题,封立昕便默了。

    “哥,要不这样吧:我们给团团重新找个后妈!既然蓝悠悠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还不如除之而后快!”

    封行朗染上了戾气。

    “不……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悠悠是团团的亲妈,我们不能那么做!我也不许你那么做!我们不能伤害团团幼小的心灵!更不能剥夺团团享受母爱的权力!任何女人的爱,都代替不了母爱!”

    封立昕整个人都在颤抖。因为他知道封行朗做得出这样的事。

    “那就得看她今后的表现了!”封行朗意味深长的说道。

    ******

    封行朗刚到gk风投的总裁办公室,叶时年就追了进来。

    手里拿着个烫金的喜帖。

    “怎么,你小子这回真要当新郎官了?难道你这夜夜牌的新郎,也想从良?”

    封行朗打趣一声。

    “这年头,并不是想当新郎就能当得了的!尤其是像我这种夜夜牌的!至少证明,我某方面的功能十分的强大!”

    叶时年一边调侃,一边将喜帖翻开送至封行朗的前面。

    “喜帖是河屯派人送来的!”

    封行朗拿过喜帖:义子十五的认亲仪式?

    “朗哥,你说这河屯究竟打的什么主意?时隔五年,他竟然还敢卷土重来?”

    叶时年一脸的阴郁之意。这好不容易消停了五年,这河屯又吃饱撑着来申城寻衅滋事了!

    “认亲仪式?还真没想到河屯如此的老当益壮,竟然跟女人搞出了个儿子来认亲?而且还搞得如此的隆重……我看这回八成是他亲生的!”

    叶时年感悟道。

    “十五?”封行朗微眯起眼眸自喃一声。

    “呵,都收到了第十五个小崽儿了?这河屯有完没完呢?”叶时年感叹。

    封行朗英挺的眉宇敛得有些深沉:按理说,河屯想收谁当义子,那纯属他自己的个人嗜好,好像跟他封行朗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可这一回河屯竟然会如此的高调行事……

    “这河屯收崽儿就收崽儿吧,反正他财大气粗,养上成千上万个义子都不是问题。可关键他竟然还请你去赴宴?他这是有何居心呢?难不成是想跟你化干戈为玉帛?”

    叶时年也是疑惑重重。

    手机作响了起来。电话是严邦打来的。很巧,封行朗也刚想打给他。

    “朗,你接到河屯的请帖了?”

    “嗯,刚接到。”

    “知道河屯意欲何为吗?”

    “还不清楚……今晚去了不就知道了!”

    封行朗悠声答道。

    “什么?你要去赴宴?”严邦一怔。

    “当然要去!请帖他都送了,我为什么不去呢?”

    “朗,你能够还没吃够河屯的亏吗?”

    “一个晚宴而已!即便是鸿门宴,他河屯都这么高调了,我要是不去,在气势上就已经输掉了一半!”封行朗风轻云淡道。

    手机那头的严邦默了一会儿,“那好吧!今晚我陪你一起去赴宴!求你小子别在一意孤行了,把我带上行么?就当我是你的跟班,狗腿,ok?”

    “严总言重了!你这么大牌的狗腿,我使唤时心里会发慌的!”

    封行朗打趣一声。

    刚刚挂断了严邦的电话,封行朗又接到老楚打来的电话。说是他今晚也被邀请赴宴。

    河屯几乎把申城的所有豪门贵胄都请了个遍!还有衙门里的一些走白路子的人。

    看来,河屯这回的‘义子十五认亲仪式’,不但高调,而且还相当的大手笔!

    封行朗很想知道:这‘义子十五’,究竟是何许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