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63章 爱不起,却又放不下!

第463章 爱不起,却又放不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以为我在乎她林雪落?呵!”

    封行朗冷笑一声,“她不配!”

    “既然不配,那你还装出这副借酒消愁的賤样来干什么啊?还隔三差五的来我这里逮人?”

    袁朵朵几乎被气得暴跳如雷。

    今晚的她格外的气愤难平!因为雪落就藏在她的房间里,能听得到她跟封行朗的每一句交谈和谩骂。

    “我必须逮到她!敢打掉我封行朗的孩子?我封行朗要用这一生时间跟她耗到死……她林雪落死都无法补偿我孩子的命!死一万次都不能!”

    哐啷一声巨响,封行朗将手中的酒瓶砸在了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不但藏的房间里的雪落掉下了眼泪,连封行朗身边的袁朵朵也跟着哽咽了起来。

    “封行朗,你别这样……也许雪落打掉你们的孩子,是逼不得已的。”

    袁朵朵看得出,这个男人真的是伤狠他自己的心了!

    要是这个男人不在乎雪落,也就不会来这里闹腾她五年了。有些感情是装不出来的。

    “逼不得已?哼!那她怎么不跟肚子里的孩子一起去死啊?”

    封行朗厉声低嘶着。着实刺疼了雪落的耳膜。

    “封行朗,你就是个偏执狂!你让雪落跟她肚子里的孩子一起去死,那你这个当亲爹的怎么不跟着一起去死啊?”

    袁朵朵打抱不平道,“凭什么把错强加在雪落一个人身上?”

    想起什么来,袁朵朵仇人相见似的暴怒而起。

    “封行朗,你这个谎话连篇的大贱男!你说你放不下那个夭折的孩子,还说这一生要跟雪落耗到死,那你到是说说,你跟蓝悠悠怎么就滚上了一张庥?还生下了一个女儿?快说!”

    封行朗却只是沉默。

    “封行朗,你没话可说了吧?一边口口声声说你在乎你跟雪落夭折掉的孩子,一边却抱着别的女人生下了女儿……”

    “封行朗,我鄙视你!”

    袁朵朵想骂什么,可看到沙发上颓废又落寂的封行朗时,却又什么话也骂不出口来。

    有些事,她也只能算个旁观者。只有封行朗和林雪落才清楚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又为何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袁朵朵手机的突然作响,打断了客厅里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的窒息感。

    电话是舞蹈培训中心打过来的。

    “朵朵,今晚你辛苦加个班儿吧。那个小陈跟她男朋友出去happy了。”

    “凭什么啊?欺负我没男朋友是不是?”

    袁朵朵今天实在火大。

    “就调个班而已!明晚让她替你就不行了。”

    “不去!本姑娘心情不爽,不想调班!”

    “袁朵朵,你来真的是吧?行行行,我私人补你二百块钱总行了吧?”

    一提到钱,袁朵朵的火气似乎小下去了一些,“我得先见着钱!”

    “我的姑奶奶,我这就给你用支付宝转过去!服了你了!你简直就是个孔方兄他亲妹妹!一帮人还等着你呢,你打车过来,我给你报销!”

    十几秒后,袁朵朵便收到了经理给他转账过来的二百块钱!

    拿了人的钱,也不好再推诿。想到自己还有银行那五十万的催命款,袁朵朵决定去培训中心加这个班。她就像陀螺一样,为了生计,为了房子,不停的奔波劳累着。

    这其间,封行朗当然不止一次的想要帮助她,但都被袁朵朵拒绝了。她就是这么的要强。

    看着沙发上醉酒得昏昏欲睡的封行朗,又瞄了一眼虚掩的房间,袁朵朵觉得自己可以很安心的离开去加班的。

    因为醉酒的封行朗有雪落照顾。估计他们俩也不可能把她的房子给闹翻过来。

    于是,袁朵朵一边拿上外套,一边去穿帆布鞋。

    “那个,我去加个班儿,葛花解酒茶就在厨房的灶台上,你用热水泡一下就可以了。他一会儿就会睡着的,不闹腾人的。”

    袁朵朵说得很大声,能让这四十平米空间里的人都能清楚的听到。

    这一刻,雪落真想冲出去一把抓住要去加班的袁朵朵。

    袁朵朵这么一跑,她可怎么办呢?她岂不是要独自面对封行朗啊?

    无论如何,总得让她先脫身了,袁朵朵再去加班也不迟的啊!大不了自己把口袋里的一千多块钱都给她好了。

    哐啷一声巨响,雪落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袁朵朵真的把她一个人丢下给封行朗了!

    雪落的整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这可怎么办呢?袁朵朵这个见钱忘友的家伙!

    其实雪落被折磨的是精神世界,她又怎么能体会到袁朵朵在这个物质社会里所受到的压迫和煎熬呢!银行的催命款,哪怕只是晚了几天交,都会催命个没完没了。

    袁朵朵的爱钱如命,也是这个社会给逼迫出来的!

    其实袁朵朵的话,还是能听得出端倪的。

    至少能听得出,她并不是完全在跟封行朗说话。因为她言语里用上了‘他不会就会睡着的’……什么意思?她究竟在跟谁说?

    醉意和困意一同袭来,封行朗酡意的眼眸缓缓的合上,陷入了沉沉的昏睡当中。

    房间里的雪落此时真心着急:这么晚了自己还没回浅水湾,儿子林诺不知道又要跟河屯怎么闹腾了。儿子就是她的全部,她真的不想看到小家伙再挨河屯的打。

    大概等了二十分钟后,客厅里一直静悄悄的。

    透过虚掩的房门,雪落朝客厅的沙发上看去:男人静谧的躺在沙发里,像是睡着了。

    雪落知道自己必须离开。她不想让儿子林诺为自己着急,更不想小东西再挨打关小黑屋。

    轻之又轻的将门推开,雪落悄然着步伐穿过客厅朝防盗门走去……

    男人的五官依旧清冽俊朗,岁月为他更添一抹沉稳。

    只是却染上了浓浓的凄殇!

    【敢打掉我的孩子?我封行朗要用这一生时间跟她耗到死】

    雪落的眼泪忍不住的再次滚落下来。

    看到男人那被酒精折磨后的憔悴容颜,雪落便挪不动了离开的步伐。

    雪落想到袁朵朵离开时说的那个葛花解酒茶。

    雪落从灶台上找到了那个葛花解酒茶,并用热水冲泡好,悄然无息的端到沙发边,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封行朗身边的茶几上。

    她不知道封行朗什么时候会醒,又会不会喝,但雪落还是给他泡好了这杯解酒茶。

    就像魔咒一般:爱不起,却又放不下!

    就在雪落起身想离开之际,一只劲臂冷不丁的朝她袭击过来,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