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62章 把林雪落给我交出来!

第462章 把林雪落给我交出来!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透过防盗门的猫眼,雪落看到了门外正吹着一瓶威士忌的男人。

    果然是封行朗!

    一个踉踉跄跄正对着防盗门施以暴砸的酒徒!

    雪落整个神经都绷紧了起来:真的是那个男人!自己朝思暮想了五年之久的男人!

    近在咫尺的防盗门外,却又似乎相隔了千山万水。

    一想到蓝悠悠,一想到这个男人跟她还生下了一个女儿,雪落的心便像刀绞似的疼。

    她往后退挪着,压低声音打擅的恳求着袁朵朵。

    “朵朵,我不想见他……求求你,别让我见他!我跟他都已经过去了,彼此都有了新的生活……朵朵,我真的不想见到他!求你了……”

    “为什么不见?你总得为你自己和夭折了的孩子讨回公道吧!我到是很想当面质问他个大賤男,这正妻还没离婚呢,怎么就跟小三滚到一张庥上了?竟然还造出了个女儿?要是我是你林雪落,早拿把刀砍了那对狗男狗女了!”

    袁朵朵义愤填膺。她也向往王子能爱上灰姑娘的美好童话。但这童话故事里的残忍一面,却是她万万不能接受的。

    “朵朵,算我求求你好不好?你要我给你下跪吗?我跟他,一切都结束了……你就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吧!”

    雪落真的不想再次卷进五年前的那场痛彻心扉的爱恨情仇之中。

    她现在什么都不奢望了,只求儿子林诺能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长大。其它的她都不奢求!

    “行了行了,搞得我里外不是人呢?去去,快去我房间里先藏着吧。等大賤男睡了后,你再偷偷溜出去。”

    看着雪落泪眼婆娑的楚楚可怜模样,袁朵朵觉得自己好像成了巫婆似的。

    防盗门外的敲砸声越来越急促,袁朵朵觉得自己要再不去开门,自己家的防盗门肯定要光荣牺牲了。

    自己真是招谁惹谁了,两头不着好!

    “来了来了!封行朗,你敢再砸一次,本姑娘就报警!”

    瞄了一眼已经藏进了房间的林雪落,袁朵朵这才将防盗门打了开来。

    防盗门还没完全打开,一个健硕的身体,染着一身熏天的酒气,便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

    “封行朗,你有点儿公德心好不好?你每次喝得烂醉如泥就往我这儿跑,算怎么回事啊?本姑娘还是黄花大闺女呢,要名节的好不好?”

    袁朵朵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唱独角戏的复读机,封行朗来一次,她就说一次,说得连她自己都腻了!

    也不知道封行朗耳朵有没有听出茧子来。

    封行朗健硕的体魄娴熟的倒在了那张双人沙发里,微眯着酡意的双眸盯向袁朵朵。

    “你老把我这里当旅馆,我还要不要谈恋爱,要不要嫁人了?”

    这张双人沙发,袁朵朵节衣缩食了三个多月才买回家的。现在却成了封行朗的专用庥了。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封行朗有二百天是在封家打游击战的。睡在楼下的客房被蓝悠悠扰了几次之后,封行朗索性爬上了大哥封立昕的庥。要么兄弟俩一起睡,要么兄弟俩带着封团团一起睡。

    还有一百多天,封行朗不是喝得烂醉如泥来袁朵朵这里闹腾,就是去白默或是严邦那里;偶然也会出趟远门,将自己闭塞在石郫县那样的犄角旮旯之地里一连好几天。

    封行朗挪动了一个更为舒适的体姿,又往自己的口中猛灌了一口威士忌。

    “那你就把林雪落给我交出来!”

    封行朗几乎是咬着字眼,一字一顿的说道。

    房间里的雪落,心都快飞出了嗓子眼儿了。难道这个男人知道自己藏在房间里?

    “呵,呵呵,封行朗,你这个大贱男,你自己把自己的老婆弄丢了,还有脸问我来要?再说了,我也没义务帮你看着她守着她!”

    这话袁朵朵已经说了五年了,可封行朗每次的开场白几乎都是:‘把林雪落交出来’!

    “只要林雪落还活着,只要她还会回申城,那她就一定会先来找你!”

    封行朗冷生生的说道:“所以,守着你,就能逮到她!”

    不得不说,封行朗的这个思维模式正确极了。

    正如他所预想的那样:雪落在回到申城之后,第一个联系的人便是袁朵朵。

    这男人的脑子还是那样的好使!

    只是物是人非,他已经不是五年前的那个封行朗了!他已经成了别的女人的男人,还跟别的女人有了他们共同的女儿!

    而那个女人偏偏就是蓝悠悠!

    雪落没有指望过封行朗能够等她,或是为她守身如玉;那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儿。

    她也能接受封行朗有了其它的女人,重新组建了家庭开始他们的新生活……可那个女人为什么偏偏就是蓝悠悠呢!

    此时此刻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候:封行朗再次闯来了袁朵朵这里,果然能逮住藏在房间里的林雪落!

    袁朵朵不动声色的双手插腰,然后开始了她有预谋的盘问。

    “封行朗,你已经在我这里闹腾了四年多,也间断性的守了四年多,既然你表现出的是很在乎林雪落,可为什么又要跟蓝悠悠那个恶毒女人滚到一起去呢?而且还造出了一个女儿来?”

    其实这话,袁朵朵是刻意问给房间里的林雪落听的。她跟她应该有同样的疑问。

    而封行朗却没有作答,只是朝自己的口中灌着酒。

    “所以说,你封行朗就是个不折不扣虚情假意的大贱男!”

    见封行朗默认了,袁朵朵义愤填膺的谩骂一声。

    “封行朗,你快走吧!今晚我男朋友要来!你这么个大男人在我家沙发上躺着,适合么?”

    袁朵朵催促着封行朗离开。因为他刚刚默认了跟蓝悠悠有一腿的事实,她真的怒了。

    “你什么时候把林雪落交出来,我便不再纠缠你!不然,咱俩都别想有舒服日子过!”

    封行朗无赖式的说道。将健硕的体魄往沙发里躺实了。

    “我太阳你个妹啊!你老婆跑了,你还有脸赖上我?”

    虽然封行朗每次都会这么说,可袁朵朵每次听了都会气不打一处来。

    “既然你这么在乎林雪落,为什么不去自己找她啊?跟我一个弱女子耍横算个狗熊啊!”

    袁朵朵提高声音谩骂道。

    其实她是想让房间里的雪落听到:封行朗这个大贱男还是在乎你的!

    却没想封行朗接下来的话,着实把袁朵朵气得想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