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60章 从良了?

第460章 从良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御龙城。

    这里是严邦的老巢,亦是他的天下。

    封行朗被侍者带上了顶层。推门而入,眼前的一切让封行朗着实一怔。

    满眼望去,竟然是居家的温馨和柔和一片。

    踩在精良的手工地毯上,格外的养脚。

    不大的一张餐桌上,已经摆放了几道封行朗平日里爱吃的美食。

    严邦这家伙玩什么呢?转兴了?从良了?

    还是……更加的变一态了?

    当严邦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封行朗感觉自己的眼睛快要瞎掉了!

    “严邦,你玩贤妻良母呢?”

    封行朗实在扛不住围着围裙且手端着盘子的严邦。

    简直不忍直视!

    惨不忍睹!

    准确的说,那叫不堪入目!

    封行朗觉得自己的双眼已经瞎掉了!

    “怎么,老子亲自下厨弄东西给你吃,你就这么挖苦我的?”

    严邦却不介意封行朗对他的看法,将手中的盘子摆上了餐桌后,才将腰际的围裙扯开丢弃。

    “别着急扯掉啊!好歹也让我拍张照片发到报社,没准还能上头条呢!”

    封行朗着实‘惊艳’到了。

    觉得自己的这双眼回去不消毒一下,简直就没法儿继续再用了。

    “猜猜哪几道菜是我亲自做的?为了能让你小子一饱口福,我可是忙活了快一个月呢。”

    严邦娴熟的接过封行朗脫下的西服。俨然一副当小弟的模样。

    封行朗扫了一眼餐桌上还算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英挺的眉宇微微上扬。

    “邦,你小子没给我下毒吧?”

    “放心,即便毒死我自己,也不会给你下毒的!舍不得!”

    严邦深深的凝视着封行朗那张丰神俊朗的脸庞,只可惜封行朗的目光已经完全被眼前的菜肴吸引了过去。

    封行朗尝了一块蒜蓉鲍鱼,“嗯,有两下子嘛!再接再厉,争取退位之后开个小吃店。也能勉强过日子了。”

    严邦给封行朗倒上了少许的红酒,“即便我严邦真要开小吃店,顾客也只会有你封行朗一人!”

    封行朗抬起头,淡淡的扫了严邦一眼,将筷子上的培根卷金针菇送进口中。

    悠然的细嚼慢咽之后,才缓声开口道:“受不起!”

    “你哪里是受不起啊……你是高高在上着不肯受罢了!”

    严邦的话,意味深长。他直视着封行朗,似乎会定格一般。

    “对了,白默那小子呢?怎么还没到?”

    封行朗看了一下腕表,感觉白默那个二彪子不应该比自己晚到才对。如果让他看到严邦亲自下厨,估计他能乐疯在这里。

    “哦,刚刚给白默打过电话了,他说被白老爷子缠着脫不开身。”

    严邦风轻云淡的哼应一声。

    夹起一筷子嫰牛柳送至封行朗的嘴边,“尝尝这个,今天中午刚刚空运过来的神户牛肉。”

    封行朗顿了一下。

    “筷子不脏,我没用过!”严邦补充一声。

    封行朗咬过了筷子上的牛柳,“嫰是够嫰,只是不合我的胃口!”

    “你小子嘴巴可真刁!”

    严邦夹上一筷子牛柳送进自己的口中。为了学这道菜,他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可得来的,却是封行朗的一句‘不合他胃口’!

    “行了,我看你的厨师生涯就止打住吧!我不会再有下回来当你的试验品!”

    封行朗不紧不慢的说道。

    他是个高智商的男人!

    他的话足够让严邦细细体会上十天半个月的了!

    “既然高高在上的一等良民都么说了,我这个低等下人也就犯不着自讨没趣了!”

    严邦淡淡的哼应一声,刚毅的脸庞上并没有明显的不快。只是看向封行朗的时候,眸光更加的深邃上一些,浓稠之中又带上了那么点儿小小的凄凉之意。

    但这并不妨碍封行朗跟严邦的开怀畅饮。

    严邦会调酒,甚至于养了很多的调酒师,但他自己却不胜酒力。

    门被手下叩开时,严邦刚毅的脸庞上有着明显的不爽。

    “爷,蓝悠悠来了,正在大厅里乱砸乱闹呢。您看怎么办?”

    整个御龙城的人都知道:蓝悠悠那个美得像妖精一样的女人,是封二爷的相好。

    而且她已经给封二爷生下了一个宝贝女儿,让封二爷疼得不要不要的!

    所以对蓝悠悠放肆行为,他们也不敢轻易处理。不看僧面看佛面,打狗还得看主人的。

    即便要打,也得先问问封二爷这个主人!

    “丢出去!”严邦冷生道。

    “一个弱女人,别这么粗鲁!”

    封行朗呵斥住了严邦的怒意,“邦,给我个面子,你亲自去劝离她吧!”

    一瓶红酒入喉的封行朗,已经面带醉意的酡红。

    虽说严邦憎恶蓝悠悠,但还是给足了封行朗面子站起身来。

    “等着我!”

    严邦在封行朗的肩膀上轻拍了一下后,才转身离开。

    大厅里,蓝悠悠俨然成了一头失控发疯中的母狮子,几乎将大厅里一切可砸的东西都砸了个光。

    “严邦,你这个死变态!快把封行朗给我叫出来!”

    “封行朗自己有腿!他想出来,会自己出来的。”

    严邦冷声道,“蓝悠悠,你再敢来我这里闹腾,我会让你竖着进,横着出!”

    “严邦,你少吓唬我!我就不信你真敢动我!你可别忘了,我是封行朗女儿的亲妈!你敢动我一下,封行朗绝对不会放过你!”

    “哦,是吗?”

    严邦冷哼一声,“去找几个女人,把她给我拖出去扒个光,然后再拍些照片送去报社。记得拍美一点儿!姿势要摆好!”

    “……严邦,你这个死变一态!断子绝孙的狗杂碎!你不得好死!”

    蓝悠悠厉声咒骂道,“封行朗要是知道你严邦是个恶心之极的同兴恋,你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把她给我扒之光了,用笼子装起来送去封家!”

    严邦咆哮如雷。他严邦申城刽子手的称号,是不容别人挑衅的!

    “严邦……你就是个死变态……你不得好死!阿朗……封行朗……救救我……快出来救我!”

    返回顶层的严邦,暴戾的面容已经戛然而止。

    其实有事些,看似复杂,实则简单之极,更无需遮遮掩掩。

    或许有一点蓝悠悠说得并不准确:因为严邦从来没认为自己是同姓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