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57章 今晚你能来吗?

第457章 今晚你能来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里,流动着莫名的淡殇。复制网址访问

    小粘人今天没缠着封行朗来gk风投,而是被封立昕带去了康复中心。

    封行朗的手里,一直紧握着一个小小的纸片。五年时间的轻抚和细揉,纸片早已经乏软了。

    这是一张剪下来的小小彩超图片。是封行朗从雪落的皮夹子的夹层中找到的。

    彩超上的胎儿才七周,还只有小豆芽那么大,竟然还长着小尾巴。

    封行朗的双眸似乎被某种液体给温润了。

    自己曾经拥有过一次做父亲的机会,可自己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

    但封行朗知道:如果重新来过,他还会是那样的选择。自己欠大哥封立昕一条命,自己必须还上!而现在,自己已经还得差不多了!

    可他封行朗自己失去了什么,只有他封行朗自己清楚!

    他失去了做父亲的权利!或许今世再也不会去触碰一些情感上的东西!

    让他这后半生,只能每天拿着这张图片苟延残喘!

    这就是上天对他封行朗的惩罚!

    也是他封行朗对自己的惩罚!

    手机的作响,打断了这扰人心弦的追忆。封行朗将手中的小彩超图片再次放回了办公桌下的保险柜中。

    电话是严邦打来的。

    “嗯,”

    封行朗浅哼一声,示声对方接听电话的是他封行朗本尊。

    “朗,昨晚怎么没来?”

    严邦的声音很低沉。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问。

    “被小东西缠住了。”

    封行朗轻吁出一口浊气。

    “那今晚能来吗?”

    严邦又问。

    “不一定!未知数呢!得看团团那个小人精的心情了。”

    封行朗无奈道。满满的都是对小可爱的宠爱之意。

    “怎么,当完了兄奴,又继续当女儿奴了?”严邦淡声问。

    “我还指望着小东西能给我养老送终呢!”

    封行朗自嘲一声。

    “养老送终?呵,你这想得还真够远的。”

    严邦笑了笑。

    “未雨绸缪总是好的!老子可不想跟你一样,落得个暴死街头的下场,却连个收尸的都没有!”

    封行朗挖苦着严邦。

    严邦默了一下,“我提倡:今朝有酒今朝醉!像你我这种人,只有下地狱的命,至于有没有人收尸,重要么?”

    “什么你我这种人啊?你少把我扯进去!老子可是一等良民!”

    封行朗不满的哼声道。

    “好!尊敬的一等良民,晚上想吃点儿什么?我这个低等下人也好提前让人给备着。”

    严邦悠声道。只要是跟封行朗,似乎无论说什么样的话题,他都其乐无穷。

    “随便吧……”

    封行朗拉长着声音淡淡的叹道。

    “‘随便’这玩意儿还真不好弄呢!要不你把我给吃了吧!”

    严邦调侃道。

    “吃你?你个狗东西皮又厚,肉又糙,还真下不去口!”

    封行朗讥讽道,“炖吃了白小野,都比吃你强!”

    “封行朗,老子真想把你给吃了!”

    悠顿,严邦意味深长道。似乎这话好像发自他的骨髓深处一样。

    “就你那牙口,还想吃我?”

    封行朗嗤之,“我没你想像中的那么好吃!你就别惦记了!”

    微顿,寻思起什么来,封行朗脑洞大开道:“要不这样,我们俩今晚联个手,逼着白默那小子把他亲儿子白小野给炖了!他要是不肯炖,我们就把他给吃了,怎么样?听说白默那小子比女人还嫰!”

    “你听谁说的?”严邦来了兴致,“说得好像你吃过白默那小子一样!”

    “靠你妹妹的,你以为老子是你啊,这么大年纪了,连公和母都不分!”

    封行朗又是一声讽刺。

    “放心,如果我真有妹妹,一定让你先睡!”严邦慷慨道。

    “……”封行朗薄唇微勾,“谁要当你妹妹,也是瞎眼了!”

    “做事儿呢,不扯了!挂了!”

    感觉这么聊下去,有种没完没了的势头。

    “那今晚,是我这个下等人去接你呢,还是你这个高贵的一等良民御驾亲征?”严邦问。

    “邦,我发现我家团团的中文水平都比你强!行了,挂了。”

    封行朗将手机拿离耳际,正准备挂断时,却听到了一个让他浑身亢奋的消息。

    “对了,河屯回申城了!”

    严邦在封行朗要挂断之际,才慢悠悠的说道。

    “什么?河屯又回来了?呵,他可真够有种的!”

    封行朗的言语中,染满了戾气,“这回再弄不死他,老子就跟他姓!”

    这话说得……很有意思!

    “毛遂自荐,老子帮你一起弄死他,怎么样?”

    严邦说得恭谦。他就担心封行朗尥蹶子,又他自己一个人刚愎自用。

    “晚上去你那儿再聊!”

    想起什么来,封行朗匆忙挂掉了严邦的电话。静坐了几秒之后,立刻起身健步走出。

    蓝悠悠赶来gk风投的时候,封行朗已经离开了。

    在走廊里,遇到好死不死的叶时年。

    “封行朗呢?”蓝悠悠傲气的问。她向来目中无人惯了。

    “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就更别说我不知道了!”

    叶时年深深的凝视着女人那张美艳到不可方物的脸:即便已经是一个三岁女娃的妈妈了,可还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脫俗模样。

    “那就死开!别挡着老娘的路!”蓝悠悠冷哼一声。

    一抹幽然之香飘进叶时年的鼻间,他深深的嗅了个满肺。

    “蓝悠悠,你就想这么一辈子赖在封家,连个名分都没有吗?”

    叶时年问得直白且刺耳。

    “关你p事儿!死一边去!”蓝悠悠愤恨的瞪了叶时年一眼。

    “朗哥是不会娶你的!”叶时年补刀一句。

    “然后呢?继续说。”

    蓝悠悠收起了怒意,悠声问。

    “悠悠,你需要一个能给你跟团团提供一个家的男人!”

    叶时年深深的凝视着蓝悠悠。

    ‘啪!’一记耳光抽在了叶时年的脸上。

    “叶时年,即便我蓝悠悠孤独终老,也不会多看你一眼!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

    连白眼都没高兴赏给叶时年,蓝悠悠便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目送着蓝悠悠的背影,叶时年冷声道:“蓝小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记得带上团团一起来喝喜酒!”

    蓝悠悠的步伐硬生生的顿了一下:或许她在意的,并不是叶时年结不结婚;而是‘结婚’本生的字眼,着实刺疼了蓝悠悠的心!

    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个家?有女儿,有丈夫?

    女人这一辈子,又能有几个五年时间?

    蓝悠悠似乎已经等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