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56章 把亲爹抢回来

第456章 把亲爹抢回来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家伙吧唧嘴巴的动作顿了下来,他很认真的听到了一个名字:封行朗!

    原来自己的亲爹叫封行朗!

    听这名字到是挺潇洒顺耳的,可却是一个没良心的家伙!

    丢下妈咪和他不闻不问,又抱着别的女人生孩子去了!

    “我只有一个义父,没有什么亲爹!也不需要什么亲爹!我有义父就够了!”

    小家伙闷闷不快的哼哧道。听得出,这是小东西的违心之言。

    可还是把河屯的心给暖了一下。似乎觉得这小小白眼狼自己也没白养活。

    “你亲爹抛妻弃子,害得你妈咪伤心难过了这么多年……难道你就不想替你妈咪伸张正义么?”

    河屯用带着胡须的下巴轻蹭着小家伙嫩得弹指可破的小脸。一个晚上没抱到这小东西,似乎总觉得缺少了点儿什么。

    小家伙又是一顿,一双澄澈的眼眸眨动着,看起来像是在思考。

    片刻,小家伙摇了摇头。

    河屯似乎不太满意小家伙如果淡薄的反应。

    “十五,你真不想把他给抢回来么?你应该看得出,你妈咪很爱你亲爹,不然她也不会日日夜夜的画他了!不是么?”

    小家伙的心里又开始泛起了小小的波澜。

    “你想啊,如果没有你亲爹陪在你妈咪的身边,她这辈子都无法真正的快乐起来。”

    河屯的游说,在一点儿一点儿的加深着。每一句都围绕着林雪落展开。

    从昨晚小家伙的表现来看,这小东西还是个大大的孝子。为了他妈咪,小东西可以说是能屈能伸。

    “可有我陪着我妈咪啊!”

    小家伙反驳了一句。

    “你对你妈咪来说,只能是亲情关爱;而你妈咪还需要——爱情!懂么?”

    在对待小东西的问题上,河屯总会格外的耐心。

    虽说他将林诺小朋友当成了对付封行朗的筹码,但即便是筹码,河屯也格外的用心。

    小家伙朝后微仰着身体,似乎想更清楚的看到河屯的脸。

    “义父,你又没有女人,你能懂什么是爱情么?”小家伙努着小嘴巴问。

    小东西是童言无忌的问话,着实把河屯给狠狠的怔愕住了。似乎瞬间便把他席卷进了那个不堪回首的往事当中!

    良久,河屯才从殇感之中缓过神儿来。

    “走吧,义父带你出门。”

    河屯想将怀里的小东西放回了地面,可小东西却一直勾吊着他的颈脖。

    “我的pp被你昨天晚上给打肿了!到现在还疼着呢!你让我自己走,那是不可能的了,这一天,你都必须抱着我走了!”

    小pp是不是真疼,且不得而知;但小东西绝对是不会便宜了义父河屯这个刽子手的。

    “……”

    河屯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只得再次将小东西托进了自己的怀里。

    “好!义父这一整天都抱着你走!”

    并使坏的在小家伙的小pp上拿捏了一把,疼得小家伙嗷嗷直叫。

    三分真疼,七分演。

    河屯跟儿子林诺的对话,雪落一字不落的听了个真真切切。

    雪落担心的事,终究还是要发生了。

    河屯收留她们母子,目的一定不会太单纯的。他是想拿儿子林诺去对付封行朗!

    这是雪落早就想到的。

    可雪落就是不知道:河屯会怎么用儿子林诺去对付封行朗呢?

    该不会又要让封行朗做什么选择题吧?

    会让他怎么选?

    难道……让他在他亲生儿子和亲生女儿之间做选择吗?

    雪落的心狠实的被扎疼了!

    那个男人已经抛弃并伤害过她们母子俩一次了!如果他还敢继续伤害儿子林诺一回,自己做鬼也不会放过他的!

    其实更让雪落揪心的是:她怕河屯让儿子林诺做选择。

    隐隐约约间,雪落似乎意识到,河屯会让儿子在自己跟封行朗这个亲爹之间做选择。

    毫无疑问,儿子林诺会选择她这个妈咪。

    换而言之,儿子林诺是不是会面对亲手去杀他父亲封行朗的情况?

    要不然,河屯对一个才5岁的孩子教了那么多的杀戮技能?又是弓弩,又是手抢的!

    天呢,雪落真的不敢去想:让一个5岁的孩子去杀他亲爹,将会是何等大逆不道的画面!

    河屯今天出门,只带走了小十五,并没有带上邢十二。

    但雪落清楚,即便河屯不带邢十二,也会带上邢八的。从某种程度上讲,邢八要比邢十二来得更加的阴狠毒辣。不过无论是邢十二还是邢八,他们都不会伤害小十五。

    所以雪落走进餐厅的时候,还能看到正吃着早餐的邢十二。

    “十二,你义父今天把十五要带去哪里了啊?”

    雪落问得和风细雨。并没有因为昨晚被关小黑屋而迁怒任何人。

    “我猜是去找十五的亲爹封行朗了。”

    河屯的义子中,只有邢十二能随河屯一起住在这幢别墅里。而其他人只会住在附近。

    “什么?你义父带十五去找封行朗了?”

    一听邢十二这么说,雪落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别激动,我只是猜的!不过这亲儿子见亲爹,那也是迟早的事。”

    从五年前的相遇,邢十二还稚气未脫;而现在的邢十二,却多了一股子蠢萌蠢萌的邪气。

    雪落静默了一会儿,对着正吃着早餐的邢十二问道:

    “十二,我从你义父眼皮子底下能带走十五的几率有多大?”

    雪落问得相当诚恳。似乎知道以自己的智商去跟河屯玩手段,好像差得有些远。

    邢十二回头看了林雪落一眼,很认真的说道:“胜算也不是没有,只是很小而已!”

    “不过激发出来的后果,你一定不愿意看到!比如说:你这样的行为会刺激我义父在小十五的身体打上一枚跟踪器;再比如说,我义父会打开十五的头骨,将跟踪器移植进去……”

    “行了!你别说了!我只是问问!”

    雪落整个人都毛骨悚然了起来。

    河屯带走了小十五,雪落依旧是自由的。

    因为河屯知道:当妈的雪落是不会丢下自己的孩子独自远走的。

    雪落又跟管家要了一千块钱出门。管家多给了她一张银行卡。

    她想到了那个紫檀木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