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55章 怀有一颗感恩的心!

第455章 怀有一颗感恩的心!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这才意识到:河屯并没有善心大发的还她以真正的自由!

    而是用更大的牢笼和枷锁在束缚她们母子!

    河屯断定林雪落会乖乖的回浅水湾。  . 因为她儿子林诺还在他河屯手里。

    所以,河屯表面上给了林雪落自由,但他知道她一定还会回到浅水湾来!

    河屯有恃无恐!

    一听到义父河屯说他要关妈咪禁闭,小家伙立刻换了另外一副小表情。变得乖巧又萌甜。

    用小家伙的话说,就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再说了,事关妈咪林雪落,小家伙格外的能屈能伸。

    “义父,十五知道错了!您老儿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关我妈咪好不好?”

    “……”

    河屯怔了一下,没想到刚刚还一副牛犟到要跟他拼命的小东西,这翻脸竟然比翻书还快。还小p股还又红又肿着呢,就突然改口卖乖起来。

    “呵,刚刚不是还挺横的吗?”河屯挖苦一句。

    似乎跟小家伙斗,其乐无穷。

    “义父,十五知道错了,十五给您赔礼道歉,您别关我妈咪,她只是一个小女人。”

    “那可不行!不关你妈妈,你就不会长记性!”

    “义父,十五已经长记性了!您关我妈咪,要关就关我吧。”

    听到儿子林诺如此懂事的话,雪落欣慰的泪水直掉着。

    得儿如此,她林雪落又此生何求呢?

    “老四,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的把林雪落关到地下室去!”河屯厉吼一声。

    雪落没有让邢老四为难,更不想听到儿子对河屯的苦苦哀求。她只想让河屯施加给他们母子的酷刑能够早点儿结束。

    于是,雪落很配合的走在了邢老四的前面。

    “不要!不要关我妈咪!”

    小家伙从河屯身上扭动了下来,冲上前紧紧的抱住了妈咪林雪落的腰。

    “义父,十五知道错了!你惩罚十五吧,不要惩罚十五的妈咪!”

    雪落真的不想在儿子林诺面前掉眼泪,她不想营造更为悲伤的气氛,可不知怎么的,今晚的她特别特别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刷刷直掉。

    “诺诺听话,妈咪没事儿的。”

    见无法撼动义父河屯的威信,小家伙便不在向河屯乞求,他拉住了妈咪雪落的一只手。

    “妈咪,那诺诺陪你一起关小黑屋吧!”

    母子俩就这么大手牵小手的朝地下室方向走了过去,留下良久静默的河屯。

    一个女人,一个母亲,要如何的坚韧,才能打动别人的心?

    在野蛮和暴力面前,林雪落是委曲求全的。

    但她骨子里的,那股为了儿子林诺百折不挠的精神,却又是那么的鲜明。

    雪落成全了儿子的孝心,让他陪着自己一起被关进了地下室。

    地下室里有一张简易的板庥。

    因为有妈咪在,小家伙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应。因为有妈咪在的地方,便是他的港湾。

    “妈咪,你怎么乱跑啊?你亲亲儿子都担心死了。”

    小家伙摊开小手掌替雪落擦拭去了脸颊上的泪痕。

    “妈咪出去看了看。申城变化挺大的。又多了不少的高楼大厦。”

    雪落温和着声音。绝口不提去封家的事儿。也不去询问儿子有没有见着他亲爹封行朗。

    “快趴着吧,让妈咪看看你的小p股。被你义父打疼了吧?”

    小家伙有些难为情,拽拽的说道:“一点儿都不疼!义父老了,打不动了!”

    看着儿子强装轻松的小模样,雪落心间又是一疼。

    “对不起啊诺诺,要不是妈咪随便乱溜达,也不会连累你挨你义父打了。”

    雪落还是将儿子抱了过来,查看着他依旧红肿泛紫的小p股。心疼得一阵窒息。

    “没事的妈咪,一丁点儿都不疼!诺诺要快快的长大,就能保护好妈咪,不让义父关妈咪小黑屋。”

    这一整晚,母子俩就这么偎依在一起。

    谁也没有去提有关任何封行朗的事儿。或许母子俩都知道,那个亲爹封行朗已经不可能再属于他们母子。

    翌日。

    雪落醒来的时候便发现:地下室的门是打着的。

    “诺诺,醒醒……快醒醒。”

    虽说有些不舍,但雪落还是叫醒了怀里的儿子。

    这里毕竟是地下室,通风不好,浊气和湿气都重。她实在不忍心才5岁的儿子长时间呆在这里。

    “妈咪早……”小家伙睡眼朦胧的。

    小鼻子里呼哧呼哧的,怕是有些着凉了。

    “诺诺,一会儿洗漱之后,就去给你义父道歉,懂么?”

    雪落叮嘱着儿子林诺。

    一提起这茬儿,小家伙立刻把一双大眼睛瞪得圆圆的。

    “我才不跟义父道歉呢!他就是个大魔鬼!竟然关妈咪和诺诺小黑屋!我恨他!”

    小家伙的‘恨’,只是嘴皮子上的赌气。其实小东西还是挺喜欢河屯的。

    “诺诺不可以这样!更不可以这么说你义父!他养育了你五年,而且还教会你那么多本领。常言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诺诺必须怀有一颗感恩的心!”

    小家伙聆听着妈咪林雪落的话,并温顺的点头。或许他还不能深切的体会其中的内涵和深意。

    餐桌前,河屯的气色并不好。看上去依旧一派不动声色的生冷。

    让人感受到他强烈的疏离感。

    “义父……”

    小家伙拉长着声音叫道。

    河屯没有搭理。开始默声吃着丰盛的早餐。

    早餐很丰盛。向来少不了小家伙爱吃的鲜虾卷和培根肉。

    见义父河屯没搭理自己,小家伙挪步过去,还像往常一样爬坐在了河屯的劲腿之上。

    “妈咪让十五来向义父道歉的!妈咪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小家伙一边卖乖着,一边开始吧唧起手上的培根肉来。

    “你妈妈还说什么了?”河屯问。

    “我妈咪还说:诺诺必须怀有一颗对义父感恩的心!”

    河屯良久的沉默。

    沉寂了片刻,河屯突然问道:“十五,你恨义父吗?”

    “不啊!义父虽然脾气暴躁了点儿,又蛮不讲理了点儿,但十五还是很喜欢义父的。”

    小家伙拍马p的时候,也不忘狠损上河屯几句。

    “那你恨你亲爹封行朗吗?”

    河屯问得肃然清冷,且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