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51章 你去封家看看就知道了

第451章 你去封家看看就知道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仔细分辨,河屯在问小东西这句话时,稍稍带上了那么点儿故意的意味儿。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想来也是,申城发生的一切,他又岂会不知情?

    无论封家两兄弟也好,蓝悠悠也罢,还是那个横空出世且身份扑朔迷离的封团团,都在河屯的知晓之中。

    所以他也就能预知到:小十五来这趟申城,并不一定是一次愉快的寻亲爹之旅。

    从小家伙刚刚在他妈妈怀里失声痛哭便能猜出来结果了。

    河屯的这一问,让原本就紧张的雪落,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

    她难免会去联想:儿子林诺刚刚的失声痛哭,会不会跟去找封行朗有关?

    河屯和雪落都在等待着林诺小朋友的作答。

    可小东西却止住了哭泣,随后摇了摇头。

    “没找到!也不想找了!义父,你带我跟妈咪回佩特堡吧!”

    小家伙嗅了嗅自己的鼻子,“十五以后会乖乖的训练,乖乖的听义父的话……义父你可不可以不关着我妈咪,让我妈咪能够走出佩特堡啊?”

    儿子林诺的这番话,让林雪落瞬间便落泪了下来。

    隐隐约约间,雪落感觉到儿子林诺一定是看到什么,或是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或是看到的。

    “既然来都来了,我们就在申城多玩几天吧!申城可是你妈咪的故乡,她一定很想多走走,多看看。”

    河屯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意味深长的说道。

    雪落这才意识到:河屯带她们母子回申城,是早有预谋的。

    并不是因为他的善心大发。

    而儿子林诺的许愿,只不过是河屯实施他阴谋的一种顺水推舟的手段。

    雪落记得五年前自己逃离佩特堡时,她曾问过河屯:为什么要把她软禁在佩特堡里?

    河屯当时说:现在我还不想告诉你!等……五年之后吧!

    而现在,就是五年之后!

    雪落陷入了片刻的茫然。

    是让河屯再次把她们母子带回佩特堡,继续去过那种没有自由可言的寄人篱下生活吗?

    雪落想到了自己的童年,被寄养在舅舅夏正阳家,过的什么样的日子雪落是亲身经历过的。她实在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跟自己有相同的遭遇。

    不回佩特堡,那自己跟儿子又能去哪里呢?又如何反抗得了河屯的禁锢和束缚呢?

    机会,总是要自己去把握的。

    “诺诺,你义父说得对:申城是妈咪的故乡,妈咪还真想在申城多呆几天呢。”

    留在申城,总比再回到佩特堡里,要多上一点儿逃跑机会。

    小家伙温顺的点头答应了。因为妈咪在哪儿,他就会在哪儿。

    还有就是:小家伙心里似乎还有那么点儿不甘心。又或者说是为了妈咪林雪落抱不平。

    那个坏家伙一定是忘了妈咪和他了,所以才会跟别的女人又有了一个孩子!

    小家伙已经不想在心里用‘亲爸爸’去称呼封行朗了!

    晚餐的餐桌上,只有河屯和雪落母子。连邢十二都不知道哪里去了。

    雪落时不时的注意着邢十二的身影。

    邢十二是不可能让一个才5岁大的孩子独自满申城溜达着找爸爸的;所以他一定会全程作陪。

    感受到儿子浓浓的伤感,以及闷闷不乐极度不想开口说话的小表情,雪落不忍心再去追问什么,她想从邢十二那里得到一些更直接更全面的消息。

    “十五,怎么不吃啊?不合胃口是不是?义父换厨子重新去做。”

    河屯对小十五的宠爱,不仅仅表现在平日里的亲近和陪伴上,俨然已经深入到生活中日常的小细节里。小家伙的吃喝拉撒睡,他都会去留心。

    “诺诺,这个东坡肉可入味儿了,你尝一口吧。不比佩特堡里的口感差呢。”

    雪落着实不想因为儿子的没胃口,而让无辜的厨子们劳师动众的重新去做。

    小家伙勉勉强强的张开嘴巴咬了一小小口。

    怕小家伙腻口,雪落又喂了一筷子米饭。

    “妈咪,你吃吧。诺诺可以自己吃的。”

    小家伙不想让妈咪雪落担心,所以他捧起了小碗和勺子自己吃了起来。

    河屯给他添什么,小家伙就吃什么。

    俨然没有了平日里傲娇的挑三拣四和争争抢抢。

    不知为何,可能是被小家伙的闷闷不乐和没胃口的小表情感染到了,河屯这顿晚饭也吃得索然无味。

    “十五,不想吃就别吃了。陪义父去兜风。”

    在申城,是骑不得马的;只能用机械的铁皮壳子来代替骑马。

    一边说时,河屯已经伸过铁臂抱起了小十五,朝别墅门外走去。

    “路上小心点儿。”

    雪落知道自己阻止不了河屯。与其去说一堆起不了作用的废话,还不如保持沉默。

    听到汽车离开的引擎声后,雪落立刻放下了碗筷去找邢十二。

    只可惜整个别墅都找了个遍,都没能找到邢十二踪影。

    这里跟佩特堡一样,雪落依旧没有跟外界联系的任何通信设备。

    等了一个多小时后,雪落才等到了邢十二回到别墅来。

    邢十二是回来吃饭的。顺便看看小十五。

    雪落没有着急问,而是帮着厨子端着重新热好的饭菜。

    在雪落眼里,邢十二就是个对儿子林诺关爱有加的大哥哥。她几乎从没把邢十二跟凶残的刽子手联系在一起过。

    “十五呢?”

    邢十二一边吃着一边问着。

    “被你义父带出去兜风了。”

    雪落作答着邢十二的问话。

    “对了十二,你今天都带十五去了哪里啊?小东西一直闷闷不乐着,都把你义父惹得不高兴了。”

    雪落的问话方式向来温婉又柔和。不会让人产生抵触且不想回答的情绪。

    “只是闷闷不乐么?”

    邢十二似乎微怔了一下,“我还以为小东西见到你会嚎啕大哭呢!估计是白天的时候哭太久了,所以晚上没眼泪可哭了!”

    等说完这番话邢十二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答应过小东西要保密的!

    “什么?诺诺白天哭了很久?他……他为什么要哭啊?”

    雪落再次紧张了起来。

    邢十二瞄了一眼紧张之极的林雪落,淡淡的说道:

    “你自己去封家看看不就知道了?!你现在是自由人了,可以自由进出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