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40章 找爸爸的‘乐趣’

第440章 找爸爸的‘乐趣’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分钟后,河屯似乎才恢复了平静的理智。

    而这三分钟里,雪落没有退缩,也没有避让,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原地,以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沉默方式对抗着河屯的暴怒。

    “如果你的道歉够诚恳……我到是可以考虑现在就带你去申城找回十五!”

    河屯用雪茄剪漫不经心的剪去了指间雪茄烟的圆头,然后用火柴预热着雪茄端尾处,当雪茄烟尾部已均匀加热,变得焦黑和发亮时,他才将雪茄置入自己的口中。

    河屯的动作很老道,看向雪落的神情略带玩味儿。

    雪落沉默了两三秒,然后朝沙发上的河屯走上几步,在离河屯还有一米远的地方顿住了脚步。

    以河屯的身手,根本不会担心雪落会突然袭击他。他有足够快的速度回击任何想攻击他的目标。

    所以,河屯挥手示意想靠近他的邢老八,让他呆在原地。

    噗通一声,雪落直直的跪在了河屯的面前。

    “这样的道歉,够诚恳了吧!”

    雪落直视着雪落的眼底,上身跪得笔直。

    别说邢八了,就是河屯也是一怔。

    “你有点儿骨气成么?怎么说跪就跪?即便膝下没黄金,但也不至于这么软骨头吧!”

    对于雪落的突然朝他下跪,河屯蔑视的。

    或许他更欣赏像封行朗那样的硬骨之人:即便中了他三枪,也要把身体站直!即便倒地,也不会向他下跪臣服。

    “没什么能跟我儿子的安全相比!骨气也不能!”

    雪落应得直接。这是她一个做母亲的心声,更是一种无奈。

    因为在强势的河屯面前,跟他耍横斗狠,是完全不管用的。既然来硬的不行,那只能跟他来软的!

    河屯淡淡的扫了一眼直直跪在他面前的林雪落,似乎觉得这丫头不但坚韧,而且还能屈能伸。

    “行了,起来吧!给你十分钟准备一下,我们出发。”

    河屯悠然一声,将雪茄的烟气留在口腔中细细品味,在舌间流转,随后才从口中缓缓的吐了出来。天生的王者贵胄。

    以为雪落会说:不用准备,我现在就可以跟你出来了。

    可却没想到:雪落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风风火火的朝楼上自己的卧室跑去,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几件东西,然后又火速下楼来。用时五分多钟!

    看着气喘吁吁的雪落,河屯似笑了,又似没笑。

    可以说,雪落是河屯接触时间较长的第三个女人。

    第一个女人,也就是封行朗的母亲,早已经让他刻骨铭心了;

    第二个女人,也就是义女蓝悠悠,她让河屯知道:原来女人也是可以利用的!

    第三个女人,就是河屯面前的林雪落了……

    一个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委曲求全,且忍辱负重的女人!挺有意思的!

    ******

    林诺小朋友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适应了英国和申城之间的倒时差。

    这一个多小时里,他还适应了申城薄饼干似的高楼大厦,以及拥挤不堪的人群,还有一辆连着一辆,像跟屁虫似的堵在一起的汽车。还有那老是灰蒙蒙的天空。

    和佩特堡的宏伟壮观,及周边空旷广袤的森林,实在是出入太大太大了。

    “十二,你说这么冷的天,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大姐姐不穿裤子?还露着两条腿?”

    “……”

    “十二,你说这路都堵成这样了,为什么他们还坐在车里傻等着呢?走路不是更快吗?”

    “……”

    似乎觉得这么高深的问题问邢十二,他也答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小家伙便停止了询问。

    他一只小手被邢十二牵着,别一只小手上拿着那张肖像画,时不时的瞪大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在人群中张望着。

    画上的人果然是封行朗。是小家伙从垃圾桶里捡出来的。

    这个成年版的,而且长得很像自己男人,应该是他的亲爸爸才对。

    其实小家伙许的愿是:跟妈咪一起走出佩特堡寻找爸爸!

    可义父河屯却只让他的愿望先实现了一半儿:他让林诺去申城先找爸爸,然后再跟爸爸一起回佩特堡接走妈妈林雪落。

    小家伙只能同意。

    一个小时过后,依旧徒劳无功。可林诺小朋友依旧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这茫茫人海,要找一个跟画上长得一样的人,并不容易。

    其实邢十二知道:封行朗此时此刻就在gk的风投集团里。但他并没有直接带小家伙过去,而是让小家伙体验一下找爸爸的‘乐趣’。

    “老十二,我爸爸是不是很帅?”

    微顿,小家伙又自问自答的补充上一句,“他长得像我,当然帅了!”

    于是,他又看向邢十二,“可惜了,你长得一丁点儿都不像我!不然也会帅的!”

    “……”邢十二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又一个小时后,邢十二才带着小唠叨来到了gk集团。并没有进去,而是坐在gk集团门外的花圃上等着。

    “老十二,你认识我爸爸吗?”

    “应该不认识!”

    “那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直觉!”

    “直觉是什么?”

    “……就是一种预感!”

    “你预感到我爸爸会在这里出现吗?”

    “嗯!”

    “你跟我爸爸很熟吗?”

    “不熟!”

    “那你为什么以预感到我爸爸会在这里出现?”

    “直觉!”

    “直觉是什么?”

    “……就是一种预感!”

    “……”

    一辆劳斯莱斯缓缓的驶入林诺小朋友的视线。

    这五年来,封行朗依旧保持着一些习惯:深色的休闲装,内敛沉稳却不黯然;时尚随性却不扎眼。

    依旧丰神俊朗,帅得野性邪肆;辅以岁月蹉跎后的成熟和稳重,又蕴着悠悠的沧桑感……

    林诺小朋友的眼睛都看直了。

    “快看,那个人像不像你爸爸?”

    小家伙一边看着从劳斯莱斯里钻出来的封行朗,一边盯看着那张画纸……

    “像!太像了!像我!就是老了点儿!”

    林诺小朋友兴冲冲的刚要起身追上去,可又停了下来。

    他怔怔的看着什么。

    从劳斯莱斯里下车的封行朗,绕了半个车身,从另一边抱出了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女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