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39章 霸道得让人发指(有阅饼,速抢!)

第439章 霸道得让人发指(有阅饼,速抢!)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河屯的话,让雪落惊骇到踉跄。

    “什么?你,你让十五去申城找他爸爸了?他……他才是个五岁的孩子啊!”

    这一切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雪落的一颗心都快飞出了自己的匈腔。

    雪落想过n种自己和儿子林诺跟封行朗再次相遇的画面,可没有哪一种像现在这样:河屯竟然让一个5岁大的小p孩子回申城去找爸爸去了!

    “放心,有老十二陪着十五呢!没人伤得了我河屯的义子!”

    河屯将一大块培根肉卷送进自己的嘴巴里美味的吃着。似乎毫不担心小家伙的安全。

    不管是谁陪着儿子林诺,做为一个母亲,雪落都是放心不下的。自己的孩子只有在自己的手中,雪落才能放心得下!

    “邢先生,您怎么能不跟我商量一下,就让十五去了申城呢?”

    雪落不敢责备河屯,但温婉的言语里还是稍带上了责备之意。

    “十五是我河屯的义子,我做任何的决定,无需跟任何人商量!”

    又是这种唯我独尊的口气,霸道得让人发指。

    雪落知道自己受不了河屯也得受!除非自己不想见着儿子了!

    “再说了,这也是十五平安夜许下的心愿!我怎么能不如他所愿呢?”

    河屯悠声一句。押了一口红酒,看起来心情不是一般的好。或许这五年对河屯来说,等待的就是这一天的到来。

    天啊,儿子林诺许的愿,竟然是要去找他亲爸爸?他知道他自己的亲爸爸是谁么?

    还有,儿子许的愿望,不应该是带着妈咪一起走出佩特堡吗?

    雪落不确定河屯是不是对她说谎了。只觉得像河屯这种唯我独尊的人,压根儿就没必要跟她说谎!

    即便他说了什么雪落不爱听的话,雪落也奈何不了他,不是么?

    “邢先生,你,你是不是跟十五说了些什么?”

    雪落小声谨慎的问。

    “嗯?”

    河屯扬眉,有些不解雪落想问什么。

    “你是不是跟十五说起他爸爸的事儿了?”

    雪落将话题挑明。因为这五年来,雪落自始至终都没肯告诉儿子林诺有关他亲爸爸的半个字。

    “没有!我只是提醒了十五一句:画上的那个人,应该在申城!而已!”

    河屯丝毫没有要隐瞒雪落的意思。也完全没有那个必要。

    他一个枭雄级的大人物,也犯不着对一个弱女人欺上瞒下的。到是光明磊落!

    “画上的人?什么人?”

    雪落一惊,紧声追问。

    “你会不知道?”河屯反问一声。

    雪落默了。她有些不确定河屯所说的是哪幅画。

    “那幅画是十五从口袋里掏出来的,还皱皱巴巴的。上面画的人,一看就是封行朗!难道不是你画给十五的么?”

    河屯淡淡的扫了雪落一眼。似乎有些不削于雪落在他面前玩这种小把戏。

    封行朗的肖像?

    雪落记得:自己好像就画过一次完整的封行朗正面肖像画。而且不是已经被自己丢进垃圾桶里了吗?怎么又会到儿子林诺手上的呢?

    难道……难道是小家伙自己从垃圾桶里给捡出来了?

    雪落深嗅上一口气,微微的叹出半截来:

    “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真的没告诉十五,封行朗是他的父亲!”

    “没关系!即便你不告诉他,我也会告诉他的!”

    河屯笑了笑,“只不过现在不用你我告诉他了!十五自己拿着那幅画,正满申城的找他亲爸爸呢!”

    “……”雪落一时间哑口无言。

    她真的想像不到,一个才5岁的孩子,拿着一张素描肖像画,在街头小巷里寻找画中人。

    即便没看到,雪落已经觉得自己心酸不已。

    “十二会引导十五找到封行朗对吗?”

    雪落平息着心头的酸楚,冷静下来问。

    河屯点了点头,“那是当然!”

    “邢先生,我是诺诺的妈妈,我不想让他跟封行朗相认,可以吗?”

    雪落的声音带上了恳求的轻泣之意。

    “为什么?”

    河屯放下手中的红酒杯,正视着雪落。

    “因为我跟封行朗之间的一切已经结束了!从五年前你带走我的那天起,我跟他就已经把一切都了断了!他并不知道诺诺的存在,他以为我在那个医院里已经把孩子给打掉了!我把还用一把手术刀扎进了他的胸口,我跟他之间已经结束了……都结束了!你懂吗?我跟封行朗之间的一切都结束了!”

    雪落近乎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

    或许,雪落的内心深处并不是不想让他们父子相认,只是她清楚的知道:现在的状况,不相认要比相认来得更好!

    对大家都好!

    河屯似乎被雪落的话给怔了一下。并不是她的咆哮,而是她咆哮的内容。

    几秒钟后,河屯竟然笑了。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封行朗竟然不知道他的儿子还活着?哈哈哈,这游戏越来越有意思了!”

    河屯沉浸在他的复仇世界里。

    或者最终他想得到的,并不是报复的快之感,而是……

    而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从河屯那陶醉的面容来看,雪落觉得自己最最担心的事儿还是发生了。

    “邢先生,你该不会是想拿诺诺去当跟封行朗厮杀的筹码吧?”

    雪落的眼眸里蓄满了呼之欲出的泪水。还有愤怒,还有无奈。

    河屯摇了摇头,“我答应过你,在我有生之年,会保十五平安!所以,十五绝对不会有事儿!”

    微顿,河屯又生冷的补充上一句,“有事的……将会是他封行朗!三发子弹都没打死他,真够命大的!”

    无论是儿子林诺,还是封行朗,雪落都不想看到他们父子俩有人受伤!

    于是,雪落便斗胆的问了一句:“邢先生,你有真正爱过封行朗的母亲吗?如果你真的爱过她,又怎么会对她的孩子赶尽杀绝呢?封行朗的母亲要是知道你这么对待她的亲生儿子,她在九泉之下得有多伤心啊!她会恨你的!”

    “闭嘴!”

    哐啷一声巨响,怒不可遏的河屯将整张餐桌都掀翻在地。

    他刚毅脸庞上的肌肉在不停的跳动着,额角的青筋暴起,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兑换码:qvdy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