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38章 十五去申城找他亲爸爸去了!

第438章 十五去申城找他亲爸爸去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家伙天真无邪的问话,让河屯又是一阵心间泛涩。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他抱起小家伙,用额头去紧贴他的小脸,“挺远的!很远很远!”

    “比外太空还远吗?”

    孩子的思维,总是能异想天开。

    “差不多吧!”

    河屯在小家伙的脸颊蹭了一下。然后将他的小脸贴在自己的胸口,因为那里已经疼到不行。

    “可我明明看到大姐姐就在这黑黑的房间里啊!义父,大姐姐犯了什么错,你要锁着她啊?”

    小家伙执意的追问着。

    “你大姐姐背叛了爱情,背叛了誓言……”

    河屯闭上了双眸,压抑着心底依旧无法放下的愤恨执念。他要她为她自己的背叛,付出该有的代价。

    不是所有人对爱情都能拿得起拿得下的!河屯就是那种典型的爱情偏执狂。

    他这一生,或许永远都只能活在被女人背叛了的阴影之中!恶性循环!

    对于什么是爱情,什么又是誓言,小家伙并不是很理解。

    或许小家伙理解中的爱情和誓言就是:爱情就是喜欢一个人,就像自己很喜欢妈咪雪落一样!而誓言,可能就是自己说过的话,就一定要算话,不能耍赖皮!

    小家伙用拇指的指腹,轻轻的抚擦去了河屯不知何时滚落在脸颊上的一滴泪水。

    “义父,你别哭了。十五的心都疼了!”

    小家伙是喜欢河屯的。河屯陪伴了他五年之久,没有什么感情比陪伴更能让人深刻。

    尤其林诺还只是一个才五岁的孩子!

    “十五……你真是义父的乖孩子!”

    河屯紧紧的抱着小家伙,久久的紧抱,久久的不肯放开。

    晚上睡觉的时候。

    “妈咪,九泉之下是哪里啊?”

    被妈咪洗白白抱上庥的小家伙若有所思的问,“是不是死了的意思?”

    小家伙的悟性还是很高的。

    “诺诺,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啊?”

    雪落微怔了一下。觉得‘九泉之下’这个词对一个才五岁大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过残酷了一些。

    “唉,”小家伙小大人似的叹息一声,“义父说大姐姐去了九泉之下!可我明明就看到大姐姐在黑屋子里锁着!”

    听儿子林诺这么一说,雪落便更加肯定:那个‘大姐姐’,只是封行朗母亲年青时的蜡像。所以才会穿着衣服,一动不动的站着不说话。

    “义父还说,大姐姐犯了错:背叛了爱情,背叛了誓言……看来义父是不想把大姐姐放出来了。”

    小家伙似乎有些难过。

    在看到妈咪画了一幅长得很像自己的大版林诺时,他也是难过的。

    隐隐约约间,他知道那个大号成年版的林诺,就是自己的亲爸爸。

    他还知道:其实义父河屯并不是自己的亲爸爸!

    他跟老四老五他们一样,都只是义父河屯收养在家里的孩子,并不是亲生的。

    所以,小家伙对黑黑屋子里那个长得跟他很像的大姐姐很有好感。

    而且义父还对那个大姐姐说:瞧瞧这个孩子,是不是跟你长得很像?

    当时义父河屯抱着他,口中的‘孩子’肯定就是指的是他林诺啰!

    只可惜大姐姐一直默默的不说话!估计是害怕义父河屯,所以不敢说话。

    雪落也是一声微微的叹息:背叛了爱情,背叛了誓言……

    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样:封行朗的母亲背叛了河屯,跟有妇之夫的封一山搞在了一起。而且还替封一山生下了封行朗这个私生子!

    雪落有些不解:河屯这个男人还算优秀啊,而且他还如此的痴爱封行朗的母亲,可为什么封行朗的母亲要选择背叛河屯呢?

    更让雪落不解的是:明明都已经背叛了,为什么还要留下一幅未画完的河屯肖像画给儿子封行朗呢?

    其实爱情这东西吧,也只有他们当事人自己心里才清楚。

    ******

    圣诞夜,应该是一个幸福、祥和、狂欢的平安夜、团圆夜。

    可林诺小朋友却在检查自己的装备。

    “睡袋、压缩饼干、头顶灯、皮水壶、手杖式望远镜、弯头手电筒……还有地图!”

    看着才五岁的儿子为了现实妈咪能走出佩特堡的愿望,而准备了这么多,雪落的鼻间酸酸的。

    “妈咪,你的防风服准确好了没有?等我把义父灌醉了,我们就可以动身出发了。”

    让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带离自己逃离佩特堡,雪落除了心酸还是心酸。

    “诺诺,你有这片孝心,妈妈就足够了!妈咪哪里也不想去,只想呆在佩特堡里!”

    雪落将小家伙紧紧的拥抱在怀里,失声的哽咽出来。

    她当然不会让儿子跟着她一直冒险。

    她只要儿子平平安安的,健健康康的,至于她的自由,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妈咪,你又对亲亲儿子撒谎了……”

    母子俩的密谋计划,被房间外的叩门声打断了。邢十二是来喊他们母子赴宴的。

    今晚佩特堡所有的张灯结彩,超大超高超豪华的圣诞树,都是为了林诺小朋友而布置的。

    足以见得,河屯对这小东西的宠爱可见一斑了。

    “十五,到义父这里来。”

    在看到小家伙的这一刻,河屯浓郁的敛眉也跟着上扬了起来。看起来心情还算不错。

    可小家伙的心情似乎并不明媚。

    他爬上义父河屯的大腿,闷闷不乐的。

    “怎么了十五?有这么多礼物,还不开心?”

    见小家伙只是默着,河屯又问,“那十五许个愿好了!没准义父一高兴,就答应你了呢!”

    小家伙清澈的眼眸里立刻闪过明媚的光亮,“义父你说话能算话吗?”

    “当然能!义父一言九鼎!”河屯微微一笑。

    小家伙下意识的朝妈咪雪落看了过来;而雪落一直紧张的朝小家伙摇着头。

    “可我现在还不想许愿!等晚上再说吧!”

    儿子的话,让雪落的一颗心忐忑得七上八下的。

    这一晚,雪落都没能安心入睡。她不知道被河屯领走的儿子林诺会跟河屯许什么样的愿望。

    河屯那么的阴险狡诈,一个才五岁大的小p孩子,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呢!

    雪落想去开门,却发现自己房间的门已经被人从外面反锁上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雪落听到房间门被解锁的声音后,立刻冲出了房间寻找儿子林诺。

    却只看到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吃早餐的河屯。

    “邢先生,诺……十五呢?还睡着么?”雪落小声翼翼的问。

    “十五去申城找他亲爸爸去了!”

    河屯直言不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