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37章 像极了他亲爹封行朗!

第437章 像极了他亲爹封行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提出了这个大胆的提议。 反正今天河屯也不在,去看看又何妨。

    再则,也能解开雪落心头的疑惑:既然河屯和封行朗的母亲如此之相爱,可为何还要这等的相爱相恨,甚至于连她的孩子河屯都要赶尽杀绝呢?

    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

    如果真是封行朗的母亲出一轨背叛了河屯,跟封一山相爱生下了封行朗,那为什么封行朗的母亲还要留河屯的肖像画给儿子封行朗呢?

    这不明摆着要拉仇恨的节奏么?

    “好是好……”小家伙拽拽的拉长着声音,“可你昨天一整晚都没有亲亲你的宝贝儿子!”

    再如何的人小鬼大,可小东西毕竟还是个五岁大的小p孩子,他依旧眷恋着妈咪柔软的怀抱。

    雪落宠爱的将儿子拥在怀里,轻轻的在他额头上浅啄了几下。

    “现在可以带妈咪去看大姐姐了吧?”雪落温柔之至的问。

    可小东西还是赖在雪落的怀里,不停的左拱拱右拱拱,再左蹭蹭右蹭蹭的。

    “诺诺,你都五岁大了,怎么还撒娇呢?”雪落宠爱的抚着儿子黑亮的短发。

    “妈咪是我一个人的!我爱怎么亲就怎么亲!”

    小家伙捧起雪落的脸颊,响响的嘬了一大口,“给你盖章!盖上我林诺的私人专用章!”

    雪落心头一涩:这霸道的小口吻,像极了那个男人!

    亲完妈咪之后,小家伙才牵着妈咪雪落的手朝着佩特堡深处的一人幽暗长廊走去。

    因为太阳光长年无法照射到的缘故,长廊里暗暗的,似乎也不见什么壁灯之类的照明设备。

    雪落只觉得自己的后背一下一下的发凉着,牵着儿子林诺的手,也就越握越紧。

    “妈咪,你捏疼你亲亲儿子了!你这是在害怕么?”

    小家伙叹息似的喃喃一声,“唉,你们女人天生就是用来被我们男人保护的!”

    “……”雪落都快无语了:这都跟谁学的啊?

    “就这里了!可惜门被义父锁上了!”小家伙指了指一间黑檀木门说道。

    雪落走上前一步,轻轻抚了一下那扇黑沉沉的木门,压抑得似乎让人透不过气来。

    一扇窗前,雪落踮起脚尖想透过玻璃向里张望;只觉得身后好似飘过一个人影,顿时后背便凉飕飕了起来。

    雪落一慌,连忙转身去看:是老八。

    本就紧张得不行,再被邢八这么一吓,雪落心有余悸的直拍着匈口。

    “老八,你飘什么飘啊,好好走路不行吗?看都把我妈咪吓坏了!”

    小家伙不满的上前来呵斥邢老八。有那么点儿河屯娇惯后的恃宠而骄。

    其实准确的说,应该是:狐假虎威!

    雪落歉意的挤出一丝笑意,遮掩道:“我,我只是好奇。所以就想看看。”

    “老十当时也只是好奇想看看……后来,”邢老八顿了顿,“后来他就死了!”

    雪落一惊,本能的往后退上一大步,远离开那扇门。

    “臭老八,你最最讨厌了!竟然敢吓唬我妈咪!”

    小家伙最见不得的,就是有人威胁到妈咪雪落。

    邢八将小家伙从地面上提起来,拥在自己的怀里,“十五,八哥是在保护你妈咪!这里是义父的禁地,你跟你妈咪擅自闯入,已经够让义父恼怒的了。”

    邢八温和着声音解释道。他说的是事实,即便小十五听不懂,林雪落也应该能听懂的。

    “对不起了老八,让你为难了!”

    雪落善解人意的歉意道,“诺诺,我们回去吧。妈咪去厨房给你做笑脸熊吃。”

    小家伙当然不想让妈咪雪落冒险去惹怒义父生气,但这并不妨碍小东西狠狠的凶上邢八一屯。

    “老八,你给我记住了:一会儿义父回来,我就说你欺负我了!让义父狠狠的打你的pp!”

    狐假虎威,就是这么用的。

    这一招儿,小东西百试不爽!

    小家伙是萌的。

    但他的萌,似乎又带上了那么点儿小小的邪气!

    像极了他亲爹封行朗!

    ******

    然而,林诺小朋友却没有放弃。

    他当然也知道:妈咪不能违背义父河屯的意思。不然就会被义父河屯关进小黑屋里的。

    所以,小家伙趁妈咪雪落下午去书房看书时,又偷偷摸摸的跑去了那个幽暗的长廊。

    小家伙并不惧怕河屯。但却害怕因为自己的不乖而让义父河屯迁怒到妈咪雪落。

    林诺小朋友是不会去管邢老八究竟在不在的。即便在,他也奈何不了他。

    一般情况下,小家伙都会说:你才老八,我都老十五了,谁更大?

    邢老八不在,小家伙又打不开那扇被锁着的黑檀木门,只能搬来椅子爬上去敲窗户。

    “大姐姐……大姐姐,你还在里面吗?”

    “大姐姐,我妈咪想见你,你出来一下好吗?”

    “你不要害怕,我不是坏人,我是来救你出去的……”

    “大姐姐,大姐姐,你有听到我在说话吗?大姐姐……”

    河屯赶到时,小家伙正撅着小p股一个劲儿的叩着窗户。

    “十五,你在干什么?”

    河屯的声音冷生生的,肃然得有些骇人。

    可林诺小朋友见多了义父河屯的喜怒无常,早已经不再惧怕。

    “义父,你把大姐姐放出来了吧。大姐姐一个人被锁在小黑屋里,实在是太可怜了!她会害怕的!”

    小家伙的话,让河屯的鼻间莫名的一涩。

    或许这间黑屋里,锁的并不是别人,而是他河屯自己!

    他的整个灵魂,都被禁锢在了这房黑暗的,见不得一丝光明的黑屋之中!

    河屯缓缓的蹲下来,凝视着小家伙那天真无邪的眼眸,还有这张酷似黑屋里那个女人的小脸。

    “十五,你刚刚喊她什么?大姐姐?”

    河屯的声音放柔了一些。

    “义父,你把大姐姐放出来吧,她知道错了。”小家伙又是一声恳求。

    河屯嗅了一下鼻间,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十五,如果你大姐姐在九泉之下听到你喊她‘大姐姐’,她一定会乐坏的!”

    河屯的声音染上了嘶哑。

    “九泉之下?九泉之下是什么地方啊?那儿离佩特堡远吗?”

    小家伙稚气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