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35章 难道是……封行朗的母亲?

第435章 难道是……封行朗的母亲?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家伙稚气的眼晴里,闪动着不可思议的惊奇之光。 ( . )

    雪落似乎没能听得懂儿子的话:

    什么叫‘一个长得像我的大姐姐’?

    是不是说:有一个小女孩儿,长得跟儿子林诺很像?

    长得像儿子林诺的小女孩儿?这似乎……不太可能吧?

    难不成谁又给封行朗生孩子了?

    雪落忍不住联想:即便蓝悠悠给封行朗赶急赶火的生了女儿,那也可能是个妹妹才对!

    难道说,蓝悠悠回了佩特堡?

    “诺诺,你是在哪里看到那个像你的大姐姐的?”

    “在一个黑黑的房子里!只点着蜡烛……那个大姐姐一直不说话。”

    雪落被儿子的话给惊讶到了。因为她知道儿子林诺是不会对她说谎的。看到了就是看到了。

    “那个大姐姐……叫什么名字?有没有诺诺个儿高啊?”

    雪落耐心的询问着儿子林诺。想帮小家伙把想描述的思路理清楚一些。

    “比诺诺个儿高很多呢……跟妈咪差不多高!长得可美可美了!”

    小家伙忍不住的夸奖道。似乎觉得这样说有些不妥,小家伙又补充上一句:

    “当然了,还是没有我妈咪漂亮了!我妈咪是世界上最美最美的女人!”

    这小马p拍的!

    儿子林诺的话让雪落再次惊讶:一个跟她个子差不多高的,又长得跟儿子林诺很像的大姐姐?

    天啊,该不会是封行朗的孪生妹妹吧?

    可也没听封立昕和封行朗说过有什么妹妹啊!

    雪落只知道封行朗是个私生子,他有没有妹妹,还真不知道。

    即便有,又怎么会在佩特堡里呢?而且雪落从来都没有见过佩特堡里有过这么个女人啊!

    “那个大姐姐……都说了些什么啊?”雪落又问。

    小家伙摇了摇头,“大姐姐一直不说话,也不动!就这么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

    一动也不动?

    雪落着实疑惑,“那大姐姐跟你义父说话了没有啊?”

    佩特堡里,有一些地方是禁地,雪落是进不去的。雪落能去的地方,还没有儿子林诺多。

    “也没有!大姐姐谁都不理,只是一动不动的站着!”

    “只是一动不动的站着?诺诺,你确定你看到的是个活人,而不是一幅画像?”

    雪落实在是好奇。怎么会有这么一个长得跟儿子林诺很像的女人住在佩特堡里的。

    “怎么可能是一幅画像呢?你有见过画像穿着衣服的么?”

    自己的智商被人怀疑了,小家伙着急争辩了起来。

    被河屯喂了些红酒,小家伙一张小脸红扑扑的。似乎被问得有些发困,小家伙一直打着哈欠。

    “妈咪,我困了,要觉觉了。”

    “妈咪这就抱诺诺去睡觉觉!”

    雪落没有继续询问下去,抱起稍稍有些醉意的儿子朝楼下的卧室走去。

    可在卧室的走廊里,抱着小家伙的雪落迎上了酒意微醺的河屯。

    “把十五给我!”

    河屯刚一开口,雪落就闻到了他满口的酒气。

    “邢先生,诺诺……十五睡了,明早再让他去找您吧。”

    雪落委婉的拒绝着河屯。她担心醉酒的河屯实在是捉摸不定。

    “把十五给我!”

    河屯提高声音呵斥道。刚毅脸庞上的肌肉在跳动着。

    雪落是害怕的,但为了儿子林诺的安全,她又是勇敢的。

    “邢先生,你醉了。十五晚上睡得野蛮,我怕他会扰了您休息。”

    “把十五给我!”

    河屯又是一声生冷的重复。配合上动作,他直接把林诺小朋友从雪落的怀里夺了过去。

    雪落不敢跟河屯争抢,她担心会把儿子林诺扯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河屯将睡着的小家伙抱离了自己。

    河屯离开的步伐有些踉跄,雪落在后面看着实在是心惊肉跳的。她追了几步,却发现河屯的步伐虽然不稳,但却把怀里的小家伙抱得稳稳的。

    雪落不敢继续去追河屯,但又不放心酒气微醺的河屯会不会对儿子林诺不利。

    思前想后,雪落决定去找邢十二。

    五年的蜕变,将邢十二从一个白净的少年,打磨成了一个英俊的成年男子。

    那年在冬雨中见到邢十二的时候,他才不满十八岁,还消瘦单薄;而现在的邢十二,早比当年壮实了很多。

    雪落轻叩了两下邢十二房间的门。她很少下楼来找河屯的任何一个义子。一般情况下,她只会呆在三楼,只有白天的时候她才会下楼来。

    开门的一瞬间,明明身上穿着睡衣,可刚刚沐浴后的邢十二在看到雪落的时候,还是脸红了。

    雪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眼前这个翩翩少年走上了一条杀戮的不归路,可雪落还是挺替邢十二感觉到惋惜的。

    “十二,你义父喝得醉醺醺的,他又把诺诺给强行给抱过去了……我担心诺诺会扰着你义父休息,能不能请你去你义父房间看看啊?”

    雪落真的很担心儿子林诺的安危。小家伙是她的一切,她的精神支柱,是比她的生命还重要。

    邢十二隽秀的面容沉了一下,微微提息,“今天是我义母的祭日!我们都别去打扰我义父了!”

    “什……什么?今天是你义……义母的祭日?”

    雪落着实一怔。难怪河屯今天看起来特别的异常。原来河屯真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历程啊!

    “你放心吧,我义父很疼十五的。十五肯定不会有事儿。就让十五今晚好好陪着我义父吧。”

    邢十二的话带上了稍稍的恳请。

    雪落虽说依旧担心儿子林诺,却不得不点头答应。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雪落突然想起了儿子林诺刚刚所说的话:一个长得很像他的大姐姐!

    难道说,那个大姐姐就是邢十二口中的义母?

    河屯的妻子?

    而且长得还很像儿子林诺……

    难道是……封行朗的母亲?

    如果邢十二口中的义母真是封行朗的母亲,那就意味着封行朗母亲留给封行朗的那幅素描画,画的就是河屯!

    雪落越想越觉得那幅没画好的肖像画,画得真的很像河屯!尤其是眼尾的那条细细的疤痕。

    可小家伙叫的是姐姐啊,这年龄上……似乎出入有些大!

    雪落似乎又想到儿子说那个‘大姐姐’,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动不动的站着?

    并不是一幅画像,而且还穿着衣服!

    雪落越想越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