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29章 又对着窗口发呆?会傻的!

第429章 又对着窗口发呆?会傻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不知道自己猜测得对不对,但之后的河屯变了很多。

    尤其是将她从申城带回佩特堡之后,从来没有凶残的对待过她。跟她说话时,似乎也温和了许多,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追溯感。

    “河屯先生,你是想把我把那首诗歌朗读给你听吗?”

    雪落有些别扭的问道。毕竟那是一首爱情诗歌。让她说给河屯听,似乎有些不太合适。

    “你没有资格说给我听!”

    河屯冷冷的来上了这么一句。

    “……”雪落被河屯的倨傲狠狠的呛了一下。

    嘴上不说,心里却想:你要我说给你听,我还不乐意说呢!怎么还倨傲上了?竟然说她没资格!

    突然想起什么来,雪落忍不住的又朝河屯的左侧眼尾看了过去:那里果然是一条细深的疤痕。看起来就像皱纹一样!

    雪落记得,那首诗歌是写在封行朗母亲所画的那幅素描肖像画上的。而且那幅素描只画了一半。其中有个很清晰很醒目的地方,就是男人的一只左眼,还有那眼尾的细深疤痕。

    雪落之前一直以为那是一个败笔。现在看来,也许是封行朗的母亲想突出那个特征。

    难道说,封行朗母亲所画之人就是——河屯?

    雪落再次为自己发散的联想思维给惊骇到了,又忍不住的朝河屯的侧颜看了过去。

    “你好像认识我?”

    河屯侧过头来,轻睨了林雪落一眼,补充说明道:“在我去申城之前?”

    雪落觉得,自己跟河屯三两句也说不清楚,便选择了缄默。

    而且那张画纸,还远在申城宿舍楼里的书桌中锁着,即便自己说他像画中之人,河屯也不会相信吧。

    再则,如果让她在佩特堡和申城之间做选择,雪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佩特堡。

    因为申城有太多让她痛不欲生的回忆。有些是河屯施加给她的,而更多的,是则源于那个叫封行朗的男人!

    也不知道现在那个男人怎么样了!也许蓝悠悠正鞍前马后的伺候着他呢!

    林雪落,你賤不賤呢,都身上异国他乡了,怎么还惦记着那个男人啊!

    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雪落都寻思好要拿着蓝悠悠给的那一万美金去江南的那个小镇安心养胎;到头来却没想到自己连那一万美金也省了,直接被河屯带回了佩特堡。

    而且一住就是五年!

    ******

    对着窗外年复一年的美好景致,雪落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妈咪,怎么又对着窗口发呆啊?会傻的!”

    这说话的腔腔,着实像极了那个男人。

    一团壮壮的小身影径直朝雪落飞奔了过来;雪落立刻转过身张开双臂兜住飞扑过来的小可爱,生怕他会磕到碰到。

    雪落半蹲在地上,宠爱的帮眼前的小东西理了理额前湿嗒嗒的发际。

    双眸里无限温柔的看着小男孩这张酷似那个男人的小脸:清澈的眼神,黑白分明的眸子里灵动而又顽皮,不曾落过一粒尘埃。

    “又跟你十二哥哥疯玩去了吧?”

    “十二哥哥今天教我用弓弩射击活靶了!可好玩了!”

    小家伙纯真的笑着,明媚得好似朝阳一般;尤其是笑起来时,像极了那个叫封行朗的男人:嘴角邪肆的上扬,高挺的鼻梁将双眼衬得格外神韵!

    “活靶?什么活靶?你十二哥哥又抓什么动物给你当活靶了?”

    雪落着实吓了一跳。她很反对河屯让邢十二每天教一个才五岁大小p孩子打打杀杀。

    但雪落实在是拗不过河屯的执意。如果儿子林诺不好好的练,河屯就会把她们母子分开,让林诺见不着到妈咪林雪落。

    所以从那以后,林诺小朋友每天都会练习得很认真很刻苦。

    即便他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奶娃。

    “都是一些害虫了,你亲亲儿子为民除害呢!”

    小家伙知道妈咪不喜欢听到他说一些打打杀杀的事儿,所以小东西也学着报喜不报忧了。

    “诺诺,我们都是文明人,要有爱心,要学会爱护小动物,和那些花花草草!知道么?”

    雪落不厌其烦的教育着儿子林诺要怀着一颗善良的、有爱心的心。

    “知道了妈咪!诺诺最最有爱心了,每天都会帮小兔子们包扎伤口。”

    林诺乖巧又懂事的作答着妈咪林雪落的教诲。

    “这才乖!诺诺要做一个有爱心的乖孩子。”

    林雪落温柔无比的在儿子红扑扑的小脸蛋儿上亲了又亲。

    “嘟嘟!”

    两声长长的汽车鸣笛声,立刻吸引过了林诺小朋友的所有注意力。

    “是义父!义父回来了!”

    小家伙撒开一双小腿,快如小豹子一般,呼哧呼哧的朝楼下冲了过去。

    “诺诺,你慢点儿……慢点儿……注意安全。”

    雪落关切的声音紧随其后。

    雪落经常感叹:自己五年前受了那么多的苦,遭了那么多的罪,在她生下健康的儿子林诺时,她觉得自己所受的一切磨难,都值得了。

    突然之间,雪落感觉到儿子林诺的话,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小家伙刚刚说:他每天都会很有爱心的帮小兔子们包扎伤口?

    这每天受伤的小兔子都是哪里来的?

    ******

    “十五……十五……”

    河屯洪亮的声音,回荡在佩特堡里。

    时隔五年,河屯似乎还是五年前的模样,岁月并没有在他刚毅的脸庞上留下太多的痕迹。

    如果非要说要变化,那就是他的笑容变得多了。

    尤其是在林诺撒开一双小短腿朝他飞奔过来的时候,他便张开双臂,笑容满面的相迎。

    “义父!我在这儿!接住了!”

    小家伙直接用蹦哒的方式冲了过来,并跳跃在了河屯的身上。

    河屯将小东西稳稳的兜抱在怀里,但并连续三个上抛动作,逗得小东西不停的哈哈大笑。

    河屯抛了小东西四年,林雪落也心惊胆战了四年。

    这厚实的纯手工地毯,是雪落找借口让仆人们换上的。并不是因为大理石地面太硬她不喜欢,而是因为她生怕河屯一个接不住,会把小东西直接从空中摔砸下来。

    但无一例外,河屯每次都会稳稳的接住被抛高的小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