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27章 林雪落,我发现你挺有意思的!

第427章 林雪落,我发现你挺有意思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万美元,兑换成人民币,好歹也能有六万多。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虽说离自己当初计算的八万到十万还小有差距,但要是省吃俭用些,应该够用了。

    再说了,自己不是还有双手吗!

    雪落在江南的小镇已经定好了一个安胎生养的地方。那是江南的一处鱼米之乡。有山有水,且山清水秀。

    古老的街道,纯朴的民风,很适合养胎居住。小院里一共住着三户人家,房主是个独居的老太太。

    下面雪落要做的,就是赶去那个江南小镇。

    就这么动身去异乡?要不要先联系一下袁朵朵?或是舅舅夏正阳?

    还是算了吧!

    雪落不敢节外生枝。

    就现在,自己先打车去火车站,买一张任由票离开申城。

    只要能逃离申城,先去哪里都无所谓。

    于是,雪落想快速的跨过辅道,走上主干道去招停一辆出租车。

    “啊……”

    或者是走得太急,雪落没顾着看脚下的路,被辅道上石子搁了一下脚底板。

    吃疼之后雪落才发现:自己从医院里跑得够快,竟然连鞋也没来得及穿,光着脚丫子就跑出来了。

    还好那个石子并不尖锐,雪落的脚底板并没有破皮流血。

    等雪落抬起头想继续赶路时,她却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让她比看到蓝悠悠还不想看到的人!

    竟然是河屯!

    雪落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刚刚才从母狮子口中逃脱出来,现在却又落入了在了毒鱼之口!

    河屯的身边,站着一个白净的少年,他正给河屯撑着雨伞。

    “林雪落,我们又见面了!”

    河屯淡淡着眸光,从雪落苍白无血色的小脸上滑过,然后定格在了雪落的肚子上。

    “这几天在海上,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更有意思的玩法!你一定会很感兴趣!”

    “对不起,我没兴趣知道!”

    雪落深知河屯的残忍。他的玩法,也一定是诡异凶残的!

    “林雪落,我发现你挺有意思的!”

    河屯淡淡的说道。似乎没有之前在游轮上那般的嗜血和狠厉,反而多了一种他这个年龄应该有的温和感。不似之前那么锐利了。

    这……这什么意思?河屯这是想干什么?是在表扬她吗?

    “封行朗的选择题已经做完了……想必河屯先生也不会再次为难一个弱女人吧?”

    雪落一边弱声说道,一边朝后面的辅道上后退着。她伺机逃跑。

    虽说雪落知道要从河屯的手上逃跑,是一件难于登天的事儿,但雪落还是想试一试。

    “想要你肚子里的孩子活下去,那就跟我走!我会保他此生平安!”

    河屯温和着声音跟雪落说道。听起来并不刺耳,甚至于有种想要跟雪落商量的意思。

    他会保她的孩子此生平安?这,这有可能吗?

    雪落不敢相信河屯的话,也不能相信河屯的话。

    “可……可我不想跟你走。”雪落继续在往后退着。

    “别再往退了!你身后有个尖锐的石头,会搁疼你的脚底。”

    原来河屯已经发现了雪落在一点一点往后挪动,并伺机逃跑的念想。

    “啊……”

    雪落低头查看时已经晚了,她已经光脚踩上了那个尖锐的石头,疼得她立刻抬起了踩到石头的左脚。

    也就是那一瞬间,河屯身边那个撑伞的少年,快如旋风一样朝林雪落扑身过来;雪落的头还没来得及抬起来查看是什么东西挡了她前面的光亮,她已经睡了过去。

    “十二,小心点儿,她可是孕妇。”河屯温声说道。

    ******

    叶和医院的妇科手术室。

    封行朗甩开了时叶年的搀扶;并推开了泪眼婆娑的蓝悠悠,他想冲出去追那个歹毒的将他的亲骨肉打掉的女人……

    这一刻,无穷无尽的愤怒,哀伤,甚至于绝望,层层叠叠的笼罩着封行朗!

    要不是亲眼见到那个玻璃器皿中的刚刚从那个女人身体里刮出来的胎儿,封行朗真不会相信向来逆来顺受的那个女人,会为了报复他而打掉他的孩子!

    封行朗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他宁可他的孩子是被河屯残害,而无法继续在妈妈肚子里活下去的!

    可事实却是:那个女人,以最最残忍的方式,将小东西从她身体之中给剐出来了!

    林雪落,你这个歹毒之极的女人!你配当一个妈妈吗?

    即便你再如何的恨他封行朗,也不能拿你自己的亲骨肉当牺牲品!

    被雪落用手术刀扎进的匈膛上,还在止不住的朝外溢着鲜血。

    可这点儿鲜血已经无法让封行朗感觉到疼!

    他这浑身上下,几乎是千疮百孔的,可这些伤口似乎都不再疼了。因为封行朗的心已经被那个叫林雪落的女人凌迟得鲜血淋漓!

    封行朗承认,自己因为大哥封立昕而怠慢了那个女人!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他想用自己的余生来好好的补偿她们母子俩!

    可那个女人却不再给他机会!

    她歹毒之至将他的孩子扼杀在了还只有四个月的胎儿状态之中!

    没有留给它降临这个世界的机会!更没有留给他封行朗跟他的孩子见面的机会!

    那个女人剥夺了他们父子俩的一切!

    封行朗胸前的衬衣被染得血红一片。那里还扎着林雪落刺进他匈腔之种的手术刀。

    围观的人看到,封行朗拖挪着一条病残的腿,浑身染血的朝走廊外追去时,都心疼得又惋惜又是感叹。

    “这个小伙子太可怜了……那个女人也实在是太心狠了!”

    “谁说不是呢!打孩子跟赌气似的,说打掉就打掉!”

    “现在的年青女孩儿呢,一点儿都不知道自尊自爱,搞对象跟吃饭睡觉一样的随意!今天跟他好,明天又跟另一个好上了!这还没谈婚论嫁呢,又是刮一宫,又是引一产的,太不自爱了!”

    封行朗的身后,拖出了一片血痕。

    一直从手术室门口延伸到他的脚下。

    视线在模糊,在重叠;封行朗的整个身体都因愤怒而颤抖。

    蓝悠悠想上前来阻挡住封行朗的步伐,并搀扶住他,可叶时年却紧紧的扣着她的手腕,不肯让她上前。

    “别过去自取其辱!”

    最终,封行朗的身体摇晃了几下,最终还是崩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