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17章 敢跟我玩心机?

第417章 敢跟我玩心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清楚的知道:这个跟踪器被激活了,就意味着人有发现了她的藏身地点。

    无论是把封行朗救走的丛刚,还是莫管家,至少雪落心底不再彷徨无助,她有了盼头。

    雪落到是更希望来救她的人是丛刚。

    一个能从河屯手上把封行朗救走的人,从蓝悠悠和苏巴奎的手上救走她,自然也是轻而易举。

    雪落担心如果来的是莫管家,他是敌不过冷血的苏巴奎的。

    可,可为什么蓝悠悠会知道她身上藏着跟踪器呢?

    要是让雪落知道:还是叶时年那个缺心眼一不小心抖露给蓝悠悠的,那她真要让封行朗好好的教训教训叶时年的贪恋美se了。

    自己跟肚子里的小乖,可是一尸两命呢!难不成还比不得叶时年他把妹子重要?

    雪落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跟踪器被激活,那就意味丛刚他们发现了自己。

    所以拖延时间,便是首当其冲要做的。

    “蓝悠悠,你又发什么疯呢?找不到封行朗的下落,你也不能拿我撒气啊。”

    雪落淡定的伸过手去,想从包装盒里拿出另一块披萨饼。

    “林雪落,你这个賤人!你竟然敢跟我玩心机?”

    蓝悠悠一巴掌挥了过来,径直将整盒必胜客的披萨饼打翻在地。

    “苏巴奎,把这个女人身上的衣服统统扒掉!我到要看看,她还能藏到哪里去!”

    被激怒的蓝悠悠是毫无人性可言的:她竟然让一个男人去仈光雪落身上的衣物。

    苏巴奎只是一个听话的机器。一般蓝悠悠说什么,他就会听什么做什么。

    他提步朝雪落走了过来;雪落本能的往后退挪着身体。

    “别过来!”

    雪落一边厉呵着,一边拿起了旁边的简易椅子,重重的朝苏巴奎的头部砸了下去。

    可没想到苏巴奎竟然不躲不避,硬生生的用自己的头接下了雪落砸过来的椅子。

    椅子瞬间四分五裂;可苏巴奎的头却安然无恙。

    就在雪落惊愕的那一瞬间,刺啦一声,雪落上身的船员服衣扣,被整片的扯了下来。

    还好雪落里面还穿着那件针织裙,要不然春景外露那是肯定的了。

    “继续撕!动作快点儿!封行朗跟严邦就要赶过来了!”

    蓝悠悠冲上前来,跟苏巴奎一起撕一扯着雪落身上的衣物。

    封行朗和严邦?

    封行朗也会来?他……他是脱险了吗?

    雪落还没来得及暗自欣喜,自己身上的船员裤已经被苏巴奎给一把扯下。

    于是,蓝悠悠便看到了雪落丝袜里,那个闪着微弱红光的跟踪器。

    因为地下车库的光线很昏暗,那个红亮光就更加的清晰可见。被丛刚打在封行朗二头肌里的时候,它不会发出光亮,但雪落只能藏在体表。

    雪落知道跟踪器被蓝悠悠发现那将意味着什么。她实在是受够了这种让人像牲口一样囚她禁她的非人日子。

    所以雪落快上蓝悠悠一步,将丝袜里的跟踪器抓在自己的手掌心里,朝自己的嘴巴里送去。

    雪落不知道吃下这个跟踪器会有什么样的不良反应,但此时此刻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快阻止她!这賤人要把跟踪器给吞了!”

    蓝悠悠厉声咆哮着。

    雪落的跟踪器刚刚送进自己的嘴巴里,还没来得及吞咽,苏巴奎便一手刀砍在了雪落的后颈上。

    雪落几乎快被苏巴奎的这一手刀打晕厥过去;口中的跟踪器也条件反射的被她吐了出来。

    蓝悠悠连忙上前将那枚滚落在水泥地上的跟踪器捡起,还厌弃的用纸巾包住它。

    似乎还不能解恨,蓝悠悠从苏巴奎的身上拔出一把枪,就抵在了雪落的脑门上。

    “賤人!你竟然敢跟我耍花样?想迫不及待的带着你肚子里的小賤种去死是么?”

    这一刻,雪落是害怕的,更是畏惧的。

    她知道蓝悠悠的戾气,属于那种一愤怒就不计后果的那种肆意妄为秉性。

    “蓝悠悠,你不能杀我!封行朗已经知道了我在你手上,他的孩子被你打死,你说他这辈子还有可能原谅你吗?”

    无论什么时候,雪落都会拿‘封行朗’去刺激蓝悠悠心底的那最后一丁点儿信念和幻想。

    “敢顶嘴?我让你顶嘴……我让你顶嘴!”

    蓝悠悠连续的用枪托在雪落的额头上狠砸了几下,直到雪落的额前一片血肉模糊。

    雪落奋力来抢蓝悠悠手中的枪,却被蛮力的苏巴奎一把扯开。

    “苏巴奎,你带着这个跟踪器开着我的玛莎拉蒂往浅水弯方向开,把封行朗和严邦引开;我开你的车带这个女人离开!”

    不愧是战斗家族的义女,蓝悠悠的思维方式和反侦察意识相当的机警。

    “不……不……你们放开我!”

    雪落唯一能做的,就是趁跟踪器还在她附近的时候,能拖延一点儿时间就拖延一点儿时间。

    可雪落的挣扎和反抗,最终还是没能敌得过苏巴奎的暴力。刚才被打在后颈处的那一手刀,让雪落的整个身体都疲软了下来。

    不得不说,这个苏巴奎真的是歹毒之至。根本不把雪落当活人看。

    雪落再一次的被束缚住了手和脚,并封住了嘴巴被丢进了后备箱里。

    只是上一回是玛莎拉蒂的后备箱,这一回却是一辆越野车的后备箱。

    而苏巴奎则带着那枚跟踪器,开着蓝悠悠的玛莎拉蒂,朝着浅水湾的方向呼吸疾驰。

    半个小时后,整个浅水湾码头的仓库都被严邦的人给包围住了。

    而严邦跟封行朗则继续追踪着跟踪器逃跑的方向。

    就在严邦的布加迪追上了那辆玛莎拉蒂时,一直藏匿在浅水湾里的老四和老五瞬间包抄夹击严邦的布加迪。

    但这样的夹击没有持续多久,严邦的人立刻赶了过来。

    苏巴奎弃掉玛莎拉蒂,钻进了老四和老五的防暴车逃离。

    苏巴奎离开时,并没有带走任何人,而跟踪器一直被定位在玛莎拉蒂里。

    隐隐约约间,封行朗意识到自己中了蓝悠悠的调虎离山之计。

    果不其然,在那辆被弃的玛莎拉蒂里,只找到了那枚跟踪器,却没有发现雪落的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