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12章 藏的野男人!你信吗?

第412章 藏的野男人!你信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但叶时年不是一个人,还有一群二流子的狐朋狗谠,像狗一样围在他身边乱嚷嚷着。

    也就是说,撞死了叶时年,蓝悠悠肯定也走不了。毕竟叶时年是他们的老大!

    如果被这帮人盯上了,那后备箱里林雪落自然也会被他们发现。

    苏巴奎说林雪落身体里的局麻药剂,最多只能持续三个小时。药剂量太多,会影响到肚子里的胎儿,所以苏巴奎便减少了三分之一的用量。

    “悠悠,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到这荒坡野海来啊?这年头坏人多,你要小心点儿!”

    叶时年绝对是真心的关心蓝悠悠。

    “坏人?在哪儿呢?你在说你自己吧?”蓝悠悠格格娇笑。

    “悠悠,你是在找朗哥吧?你放心吧,朗哥在丛刚那里,安全着呢!等过段日子,等朗哥度过了危险期,他会回来的。”

    叶时年安慰着蓝悠悠。他以为蓝悠悠半夜开出来,肯定是为了找寻封行朗的下落。

    真是个痴情的女人!而且还长得这么漂亮!

    关键这么美的女人却对他叶时年不留一丁点儿的爱慕之心!实在是可惜啊!

    满满的都是傻不拉几的醋意!

    “嗯!我听你的,现在回去睡觉!”

    蓝悠悠妩媚的一笑,朝叶时年赏了一记飞吻,几乎快把叶时年给迷醉了。

    后备箱里的雪落,虽说浑身疲软得提不上一丁点儿力气,可她的脑子却格外的清晰。

    她听到那个正跟蓝悠悠打晴骂俏的人,是叶时年。

    雪落知道叶时年喜欢蓝悠悠。但叶时年毕竟是封行朗得力帮手之一,所以他应该会顾全大局向着封行朗的。

    于是,雪落想在后备箱里制造出点儿动静来引起叶时年的注意。

    雪落努力喊出的话声,微弱到只有自己才能听到,而且还隔着后备箱,根本就传不到车外去。

    雪落用疲弱不堪的手在后备箱上拍打,可发出的声音不被挠痒痒来得重。

    怎么办呢?

    雪落感觉到自己的头部好像有什么东西抵着。

    是灭火器。

    于是,雪落使尽全力,用自己的头却撞击那个灭火器。可还是没能发出声音来。

    雪落几乎把这辈子的力气统统用上,才将灭火器倒放了下来,然后用头抵着灭火器朝后备箱上撞击过去,一声再一声……

    金属撞击金属的声音,还是尖锐的。而且更能将声音传导到外面去。

    叶时年终于听到后备箱里传来的异响。

    “悠悠,你后备箱里装的什么东西?还是活的?”

    蓝悠悠美艳的脸庞瞬间敛沉了起来:林雪落这个贱人,都死到临头了,还不老实!

    想找死的节奏么?

    叶时年一边问时,已经朝玛莎拉蒂的后备箱走了过去,并蜷起手指敲了敲后备箱。

    虽说雪落已经是精疲力尽了,但在听到叶时年的回敲声时,她还是喜出望外的。

    连忙又用自己快破皮的头顶,再次去顶撞那个灭火器。

    叶时年试图用手打开玛莎拉蒂的后备箱,可蓝悠悠却快如旋风一样从驾驶室里钻了出来,一p股坐在了引擎盖上。

    “藏的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不能让我看?”叶时年疑惑一声。

    “藏的野男人!你信吗?”

    蓝悠悠用高跟鞋时不时的踹踢上后备箱几脚,以掩盖雪落从后备箱里发出的声音。

    叶时年深深的凝视着蓝悠悠那张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的白皙脸庞。

    “当然不信!”

    他微微浅叹一声,“除了朗哥,你眼里还容的下其它男人么?”

    “猜对了!是一条狗!我刚从路边捡的!”

    蓝悠悠继续用高跟鞋踢踹着引擎盖,“蠢狗,你给老娘安静点儿!不然老娘把你丢进海里喂鲨鱼!”

    “捡的狗?”

    叶时年微微蹙眉,“这捡的狗能干净吗?会不会有狂犬病什么的?”

    “要不你先把狗给我吧!我替你去宠物医院检查一下,确定没传染病之后,再给你送过去。”

    叶时年那是真心关护蓝悠悠的一点一滴。

    为了蓝悠悠,叶时年恨不得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不用了!谢谢你小叶子!”

    蓝悠悠很想尽快的摆脫开叶时年无休无止的纠缠,于是,她用手扣住了叶时年的颈脖往前一带,便吻上了他的唇……

    那只是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在蓝悠悠触碰到叶时年的唇片时,便已经快速的撤离了。

    而叶时年的整个灵魂都在震颤!

    他竟然被他朝思暮想的女神给主动吻了一口!

    他幸福得有些找不着北似的,整个人飘忽忽的,像是飘在了那个五光十色的云之端。

    陶醉得他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叶哥……叶哥……醒醒!人家美女都绝尘而去了,你还在陶醉呢!”

    “叶哥,我觉得你这嘴巴,至少一个月不能洗!那可是美人的初一吻呢!”

    “……”

    蓝悠悠的初一吻早就给了封行朗了。之所以亲了叶时年一口,只是为了摆脫开叶时年的纠缠不清。

    “叶哥,那个女妖精不是朗哥的女人嘛?你怎么连朗哥的女人也敢亲啊?常言道:兄弟妻不可欺!”

    “那是你孤陋寡闻!现在流行:兄弟妻,一起欺!

    手下的哄然大笑,让叶时年从失神儿缓了过来。

    而蓝悠悠早已经从他的眼皮子底下给逃脫了。

    “谁刚刚看到我跟蓝悠悠亲嘴了?告诉我:是哪只眼睛!”

    叶时年的声音玄寒了起来。

    他不知道蓝悠悠为什么会突然间就亲了自己一口,但那女人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啄,已经够让他回味无穷的了。

    叶时年清楚的知道:蓝悠悠不是封行朗的女人,也会是封立昕的女人,反正不会跟他有半毛钱的关系。

    更知道‘兄弟的女人不可欺’这个道理!

    手下的跟班们顿时恍然,立刻有人呵斥道:

    “都该干嘛干嘛去!刚才的事儿,大家都当着没看见!要是谁敢把这事传到朗哥耳朵里,从而影响到朗哥跟叶哥的感情,那就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

    众人闻声一哄而散!

    真是个磨人的女妖精!

    叶时年目送着玛莎拉蒂消失的方向,整个人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