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08章 您老玩得自在就好!

第408章 您老玩得自在就好!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担心依旧搁置在封行朗的肌肉里会让他不舒服,于是丛刚想趁麻醉剂还没过药效时,将它从封行朗的肌肉里取出来。

    丛刚先是用指腹轻之又劲的触摸:明知封行朗还处于被麻醉的状态,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但丛刚还是小心翼翼得紧。生怕触疼了他的封二爷。

    可整个肱二头肌被摸了个遍,也没有触到那枚跟踪器的存在。

    怎么会不见了呢?难道是被河屯发现取出来了?

    丛刚谨慎的揭开了伤口上的纱布,发现伤口的面积要大上一些。并不是被钝器所伤的那种……

    应该是被人取出来的!

    自身的身体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那东西给排挤出来的。不过时间久了就说不定了。

    跟踪器丢于不丢,对已经被他救出来的封行朗来说,并不重要了。只要是激活那个跟踪器,那东西也等同于一个废弃的类塑料物品,没有任何的价值。

    顿了顿,似乎闲着也是闲着,丛刚想激活那个跟踪器,想看看它究竟去了哪里。会不会还在封行朗身体中的某个地方。因为那种类塑料的材质,一般的仪器是检测不出来的。

    可站起身后才发现:触发器还在那个帆布包里,而帆布包还留在了逃离时的游艇上。

    当时上岸得急,丛刚的一颗心完全牵挂在深受重伤的封二爷身上,虽说给封行朗做了前期的止血和输液处理,但丛刚知道那些都维系不了多久。必须尽快将封行朗身体之中的子弹给取出来。

    腿部和左匈膛受伤的封行朗,已经不能用肩扛的方式带离游艇;丛刚只能用打横托抱的方式,将封行朗抱上了岸边的越野车。

    自然就腾不出手来拎回自己的帆布包。当然,那时候的丛刚,根本就没想到什么帆布包,他一心只想着尽快的带着封行朗离开,争分夺秒的去做取子弹手术。

    在出发之前,丛刚就已经叮嘱过梁医师做好充分的准备了。他让梁医师备好了六千毫升的血,几乎可供封行朗全身换个遍的备血量。

    因为丛刚太了解河屯了!他知道河屯不会让封行朗轻而易举的去做什么选择题。

    此时此刻的丛刚,当然不会舍弃重伤昏迷的封行朗,而前去取什么帆布包。

    在丛刚的眼里,其它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有他封二爷重要。

    他静静的看着还在昏迷中的封行朗,时不时的瞄上一眼逐渐趋于平稳的生命体征检测仪。

    他知道,封行朗醒过来只是时间的问题。

    因为要缝合裂开的头皮,所以封行朗桀骜不驯的短发已经被剃了个干净,虽说没有影响他的帅气,但丛刚总觉得封行朗还是留着头发更俊逸一些。

    于是,他找来一条软毛巾,微微的搭放在封行朗的头顶上面,遮盖住了他的半个额头。

    封行朗伤口上的血污,已经在手术前和手术时清理干净了;但身体的其它部位还是污脏兮兮的。

    丛刚小有洁癖。就更见不过封行朗身上的那些手术污迹了。

    他打来一盆温水,大面积的部分,丛刚就用毛巾擦拭;小面积的,临近伤口的部分,他就用医用纱布,一点一点儿的擦拭。

    感觉要比对待自己的亲老子,或是亲儿子还用心。

    只到温暖的毛巾覆盖在了封行朗的最细软之处时,他发出了一声不安的哼喃声。

    “是我,丛刚……没事儿的……你现在很安全。”

    在丛刚连续的低喃了三遍之后,封行朗才恢复了安静。

    紧随其后,便听到封行朗传出的梦魇呢喃:

    “雪落……雪落……救她……孩子……孩子……”

    梦魇的低喃持续了十几秒,封行朗再次陷入了昏昏沉沉的后遗症之中。

    丛刚听到了,他知道封行朗的心思,但丛刚却没有去做,依旧寸步不离的守在封行朗的身边。

    他心里只有一个主子。其它三姑六姨的,一概不在他要效命的范围之内。

    给封行朗擦拭好身上的污浊之后,丛刚才给叶时年打去了一个电话。依旧是无主叫号码的那种。

    “叶时年,你去一下浅水湾码头,”丛刚将游艇的编号报给了叶时年。

    “里面有一个帆布包,你给我取出来!里面的东西不许看,更不许碰!”

    手机那头的叶时年愣上几愣,才调侃式的应答道:“丛老大,您该不会是从地狱里给我打来的这通电话吧?”

    “是呢!怎么,你想一起下来玩玩?”

    丛刚不苟言笑的逗着叶时年的惊恐万状。

    “不……不用了!您老玩得自在就好!”

    叶时年浑身鸡皮疙瘩都乍起来了。

    “现在就去!越快越好!”丛刚厉声催促。

    直到丛刚快挂电话,叶时年才想起来要问丛刚他跟封行朗的下落。

    “别,别挂啊丛老大,朗哥是不是跟你在一起?你们现在在哪儿?”

    “在地狱里!你拿把刀抹上自己的脖子,一会儿就能见到我们了!”

    丛刚的冷幽默,叶时年实在是欣赏不了。

    “喂……喂……靠之!竟然挂了!”

    叶时年的胆子不小,但还是被丛刚吓得一愣一愣的。

    等愣玩神儿之后他才意识到:刚刚丛刚好像让他去浅水湾码头的某个游艇上拿个帆布包来着。

    只是那个游艇的编号……

    叶时年百思不得其‘编号’了!因为他刚刚光顾着愣神儿来着。

    想打回电话重新询问一下丛刚时,俨然已经不知道那个无主叫号码是个什么玩意了!

    完了,现在只能赶去浅水湾的码头,让兄弟们一个一个去找了。

    ******

    封立昕似乎有操不完的心。

    一边,他跟叶时年和严邦不停的打听着弟弟封行朗的消息;

    一边,又向老楚打听有关弟媳妇林雪落的下落。

    老楚告诉他:在河屯的游轮上,并没有找寻到林雪落的下落。他们里里外外,各种高科技的生命探测仪都用上了,也没有发现游轮上除了河屯那帮人以外的任何人。

    鉴于封立昕那么肯定林雪落跟他一起在河屯的游轮上待过,老楚得出的结论是:林雪落被抛尸入海的机率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