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07章 马后炮的狗熊罢了!

第407章 马后炮的狗熊罢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蓝悠悠条件反射的转过身来,便看到严邦那张狰狞且戾气的脸庞。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这一刻的蓝悠悠,是畏惧严邦的。

    严邦扬言说要割她的舌头,就一定不是在跟她开玩笑。

    义父河屯不知道有没有甩掉老楚他们的围剿,所以蓝悠悠是狠不起来的。

    而且申城还是他严邦的地盘。想要了她蓝悠悠的命,更是易如反掌的事儿。

    所以蓝悠悠并没有跟严邦争执什么,乖乖的退身到了严邦身侧三四米开外,给严邦让出一条宽敞的路来。

    蓝悠悠能想到在封家守株待兔封行朗,严邦当然也能想到!

    严邦轻叩了两下门,并没有得到别墅里安婶的反馈动静。

    “安婶,是我!严邦!”

    严邦的声音铿锵有力,威信感十足。

    ‘严邦’这个名字,在申城有着绝对的震撼力。

    咔哒一声,别墅的大门打了开来。

    “抱歉了严先生,给您开门晚了。”

    见门外真是严邦,安婶立刻将防盗链给解开了。朝严邦身后的蓝悠悠探上一眼,便侧在门边等严邦进屋。

    严邦在进屋之前,半转过身体冷眸扫向蓝悠悠。

    “回去跟你义父河屯说:他跟封家的恩怨到此结束!如果他再敢纠缠封家两兄弟,就是跟我严邦为敌!”

    严邦的言辞生冷,也很锐利。

    蓝悠悠识相的点了点头,便转身钻进玛莎拉蒂里离开。

    其实她很想顶严邦一句:有种的你亲自去给我义父河屯说啊!

    在她一个弱女子面前耍横,算什么英雄好汉?

    还不及丛刚十分之一呢!马后炮的狗熊罢了!

    封行朗挨枪的时候,你严邦怎么就当起缩头的乌龟来了?

    蓝悠悠是畏惧严邦的,也瞧不起严邦!

    其实蓝悠悠是误会严邦了!

    要不是封行朗故意欺骗严邦说三天后开会跟河屯开撕,严邦也不会错过了相救封家兄弟俩的最佳时期。

    等严邦进来别墅之后,安婶立刻将门给锁上了。

    “立昕呢?”严邦问。

    “在楼上呢。老莫刚给他上了呼吸机。好像染了风寒,肺部出现了炎症。”

    安婶的眼框红红的。应该是哭过了。

    严邦微微颔首了一下,便健步上楼去查看封立昕的病情。

    医疗室里,莫管家一直守在封立昕的病庥前。

    连续几个小时的输液还没有结束,实在呼吸困难的封立昕不得不用上了呼吸机。

    见到严邦之后,莫管家立刻起身相迎。

    封立昕本能的想坐起身来,却被严邦健步上前按压了下去。

    “快躺着吧。”

    封立昕示意莫管家将呼吸机取下。莫管家看起来有些迟疑。封立昕便要自己动手去取,莫管家拗不过封立昕的脾气,只能帮他暂时把呼吸机取了下来。

    “阿邦,快去救行朗。”

    封立昕的气息有些粗重,换气也很困难。

    “我是特地赶过来告诉你有关封行朗消息的。你放心吧,行朗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听封立昕的口气,好像他并不知道封行朗被丛刚救出游轮的事儿。而且封行朗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他大哥封立昕。

    这不应该啊!

    封行朗应该考虑到他大哥封立昕会很焦急于他的状况。除非……

    除非封行朗还没能从失血休克的昏迷中苏醒过来。

    “啊,行朗脱险了?他在哪儿?快带我去看他!”

    太过激动的封立昕连忙要从病庥上爬坐起来,却又被严邦按了回去。

    莫管家也是欣喜不已,一个劲儿的感谢老天有眼。

    “行朗做完取子弹手术之后,就被丛刚给带走了!估计他是想暂时把行朗藏身起来,也好摆脱河屯再一次的纠缠!”

    严邦很不想提及丛刚这个人,甚至于连丛刚这个名字也不想多说。但他还是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封立昕。

    如果现在有人能够第一时间联系上封行朗,那个人就一定会是封立昕。

    “被丛刚带走了?这样也好,省得又被河屯给纠缠上。”

    虽然这么说,可封立昕还是有些不敢确信,他又重复的询问一声:

    “行朗真的脱险了吗?他伤得那么重……阿邦,你可千万别跟我报喜不报忧啊!”

    “我是听行朗的主刀医师亲口说的!放心吧,等行朗清醒过来,他会主动联系你的!”

    得不到封行朗的下落,严邦是焦躁的。

    他一边让手下满申城的寻找封行朗的下落,他自己一边守在封家等待封行朗主动联系封立昕。

    “对了,雪落呢?雪落有下落了没?”

    看来在申城,现在最关心雪落母子安全的,只有封立昕了。

    严邦浓眉微蹙:说实话,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想到过林雪落这个人。

    换句话说,雪落在严邦的心目中,完全是可以无视的。

    “不清楚!应该还在河屯的游轮上!”

    “还在河屯的游轮上?”

    封立昕又开始伤感低泣起来,“我们兄弟俩脱险了,却把一个身怀有孕的弱女人丢给了河屯!真是作孽啊!”

    “身杯有孕?林雪落怀孕了?行朗的孩子吗?”严邦这才上心一问。

    封立昕点了点头。因太过伤感,呼吸再次的没能跟上,引起剧烈的咳嗽;莫管家不得不再次给他用上了呼吸机,可以让他不用自主去呼吸。

    ******

    虽然子弹已经从封行朗的身体之中取出来了,而且还用上了很多的抗生素,但丛刚依旧担心封行朗在失血过多的低免疫力情况下,会产生并发症。

    所以从私立医院将封行朗带离后,他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封行朗的身边。

    时间真是个魔术师。

    记得几年前,他们之间状况是换位的。他躺着,封行朗站着。

    而现在,却是封行朗躺着,他站着。

    因为头皮受伤,便被剃了个光头。可看起来还是那般的丰神俊朗。

    看来只要是真正的帅哥,便可以直面各式各样的发型。

    这头皮这处的伤,只是外伤,估计几天就能愈合;而左匈膛上的枪伤,虽说子弹离心脏很近,但却没有伤及要害。

    严重的是右大腿上的伤!

    子弹打中了骨头,估计没有一年半载是无法正常直立行走了。

    丛刚想到了封行朗肱二头肌里的那枚跟踪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