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05章 封行朗真的死了?

第405章 封行朗真的死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直到手机里传来被蓝悠悠挂断电话后的嘟嘟声后,叶时年才回过神儿来。复制网址访问

    他在游艇上。跟严邦在一起!

    “蓝悠悠那女人跟你说什么了?”

    严邦厉问一声。有些怒意于叶时年那呆不呆、傻不傻的样子。

    “邦哥,蓝悠悠说……说封行朗被丛刚救走了?”

    叶时年瞪大着双眼,因为他真的无法相信这个太过诡异的话。

    蓝悠悠那妖精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

    “封行朗被丛刚救走了?丛刚不是早已经死了么?”

    严邦问出了叶时年心底的疑惑。

    “邦哥,你说这蓝悠悠的意思是不是想说:朗哥也死了,跟丛刚一起去了地狱?还是一起上了天堂?”

    叶时年百思不得其解的反问。

    而严邦的额头上,却拧成了一道道的黑线。

    “那个女人还说了些什么?”

    “她还说……丛刚一定会送封行朗去医院!找到丛刚,立刻给她回电话!”

    叶时年如实交代。他不敢对严邦有任何的隐瞒。

    严邦沉思了几秒,像是在判断蓝悠悠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半分钟后,严邦紧拧着眉宇厉声道,“快调头!我们回去找丛刚!”

    “啊?”

    叶时年惊讶得连嘴巴都快合不拢了,“丛刚不是已经死了吗?”

    “他是诈死的!你有见过你家朗哥因为丛刚的死,而伤心难过吗?”

    严邦心底满满的都是怨怒之气。

    不仅仅是丛刚用诈死的方式去欺骗他;而是封行朗选择了跟丛刚‘同流合污’,却将他严邦这个一心只为他的好兄弟好哥们儿排斥在外!

    或多或少,严邦不能接受封行朗这样的决定!

    自己一心为他,甚至于不惜与河屯这个老毒物为敌,他怎么能选择了丛刚,而不选择他严邦呢!

    十个月前,可是他严邦冒死将他封行朗从那片火海里给救出来的!

    他怎么可以排斥他严邦,而去选择丛刚呢?他跟他,可是好到能同穿一条裤子的好哥们!

    严邦陷入了莫名的情感纠结之中!

    叶时年努力的回忆着。似乎记起,自己还曾感叹过:丛刚人死茶凉的悲哀。

    现在看来,岂不是封行朗早就知道丛刚没死了?

    他们俩合谋玩了一出空手道,不但把河屯他们给欺骗了,而且连他叶时年和严邦也一并隐瞒?

    宫心计啊!

    “我!靠!这丛刚铁定跟朗哥有一腿!”

    叶时年只是随口感叹一声,却没想到……

    “哐啷”一声巨响,严邦把跟前的整张桌子都掀翻在地。茶水四溅,狼狈不堪。

    叶时年愕了一下,立刻闭嘴装起了哑巴。

    他以为严邦是因为封行朗和丛刚的合谋诈死隐瞒于他而生气。

    他不会知道:严邦最最讨厌听到的,就是封行朗跟丛刚有一腿的话!

    平静了足有三分钟,严邦才缓声开口追问一声。

    “丛刚会把封行朗送去哪家医院?”

    即便是平声静气,可严邦的言语之中还是透出了怒戾之气。

    “我知道……是一家私立医院。我们gk集团旗下的。上回丛刚去砍邢老九的胳膊受伤时,也是在那家私立医院抢救的!”

    *******

    叶时年领着严邦赶去这家私立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

    跟叶时年预测的一样:丛刚果然是把受伤的封行朗送来这里抢救的。

    整个手术历经了三个多小时。主刀医师跟助手都已经疲惫不堪。

    消毒并清理好手术器械,主刀医师刚刚坐下来喝了一口茶水,叶时年便领着一帮人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梁医师,我朗哥呢?”

    梁医师听不明白,叶时年又补充追问:“封行朗有没有来过这里?”

    “走……走了……刚刚走的……”

    梁医师估计是被严邦等人给惊到了,让没来得及吞咽的茶口呛了一下。

    “走了?封行朗走了?”

    叶时年震惊的追问。

    叶时年理解的‘走了’,就是‘死了’的意思!

    一般医生都会比较含蓄的用‘走了’来告之家属患者的去世。

    梁医师一边剧烈的咳嗽,一边点点头。似乎肯定了封行朗已死的消息!

    严邦健硕的体魄也随之微颤:

    封行朗真的死了?

    “我朗哥真的死了?不会的……他不会丢下我们这些兄弟不管的!”

    叶时年失声哽咽起来。他对封行朗是有感情的。

    从封行朗这个伯乐发现叶时年并收用他时,叶时年就已经把封行朗当成了今生追随的对象。

    嚎了几声后,叶时年抹了一把鼻涕,沙哑着声音问道:

    “我朗哥的尸体在哪儿?我想去见他最后一面!”

    严邦的情绪很含蓄,他没有像叶时年那样出声的嚎啕大哭,但他的心却刺得狠实的疼!几乎快到支撑不下去的地步!

    梁医师总算把呛在气管里的那点茶水给咳了出来,缓了几缓粗气之后才解释道:

    “什么死了啊?是走了!被那个叫什么刚的人给带走了!”

    叶时年一下子止住了断断续续的哽咽声,忍不住的埋怨起来:

    “我说梁老头儿,你能把话一次性给说全了么?会吓死人的知不知道!”

    “我只说他走了,又没说他死了……封行朗是真走了!”

    看来,中国的文字就是这么的博大精深。

    一个‘走了’,用在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场合,就会产生不同的意思。

    “封行朗伤得严重吗?”严邦紧声追问。

    “唉,伤得挺重的!”

    主刀的梁医师惜叹一声,“封行朗的右腿,左半匈膛,还有头皮处,挨了三枪!

    左匈膛上的那颗子弹,离心脏还不到一厘米!

    不幸中的万幸,这三枪都没有打中要害!要不然,当场就会毙命了!”

    不知道是河屯的枪法不准,又或许是太准了,所以封行朗才能捡回一条命!

    又或许冥冥之中,那个萦绕在河屯脑海里几十年的女人,最终救了她儿子一命!

    “我朗哥伤得那么重,为什么你还让丛刚带走我朗哥啊?”

    叶时年有些疑惑不解。亦有责问的意思。

    “我跟那个丛刚说了,也劝过他了!可他却执意的要把封行朗给带走!连担架也一起被推走的!”

    “他们去哪儿了?”严邦厉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