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02章 宝贝儿,爸爸他也爱你!

第402章 宝贝儿,爸爸他也爱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着时间的推移,满眼都是黑沉沉的天和黑沉沉的海,雪落都快绝望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恐惧袭来,寒冷袭来,饥饿袭来……

    似乎她还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从她淹没在海水里的身体边游过。

    雪落已经到了饥寒交迫且心惊胆战的地步。

    四周一片暗沉,俨然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更不知道哪边才是岸。

    没有任何的参照点,四周都是黑沉沉的一片海。时而静谧得诡异,时而又海浪轰隆。

    万幸的是,今晚并没有什么大波浪,大部分的时候,不是静谧片,就是小风小浪。

    雪落抬起头,忍不住的朝头顶上深蓝的天容责问:

    老天,你开眼了吗?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置我们母子俩于死地呢?

    求你开开恩,救救我可怜的孩子吧!

    无边无际的恐惧袭来,雪落想大哭一场,可她却又哭不出来。她呼喊求救,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无一例外的被滚滚的海浪之声淹没。

    手心里,还握着封行朗从自己手臂里抠出来的跟踪器,只是这个小小的跟踪器一直沉寂着,没有一丁点儿的动静。

    但雪落却没有丢掉,一直紧紧的握着它。

    感觉到自己的手和脚有些麻木僵化了,雪落意识到在这样下去,自己没等到救援就会在海水里给冻死了。

    于是,雪落将手里的跟踪器塞进了自己的丝袜里,腾出那只手,将腰上的救生圈给取了下来。

    这个救生圈中间的孔洞相对较大,雪落努力的爬了上去,想用p股坐在里面,这样就能将肚子浮出到水面上来,已减少海水对肚子里小东西的浸泡时间。

    可雪落尝试了好几次,都因为重心不稳而翻回了海水里。

    随着体力的消耗,雪落就快放弃时,却终于让她找到了重心的平衡点,成功的坐在了救生圈里。

    雪落抚着自己的肚子,一时间激动又感伤。

    “宝贝,对不起……让你跟着妈妈受苦了……对不起!

    妈妈好没用……宝贝,你一定要坚强啊!

    你跟妈咪经历了那么多磨难都挺过来了……这回也一定要跟妈咪一起坚持到底!

    宝贝儿,妈咪爱你……爸爸他……他也爱你!”

    不知道是自己眼花了还是怎么着,雪落突然感觉到有一抹微弱的,类似于探照灯的光亮从自己的头顶上一扫而过。

    雪落立刻扑捉着那个微弱的光亮看了过去,却又消失不见了。

    饥寒交迫的雪落,感觉到自己眼皮开始发沉,身体上的知觉越来越小……

    在迷迷糊糊之间,她便听到了轮船的马达声。

    于是,她再次翻进海水里,朝着那条游轮高声疾呼。

    ******

    雪落万万没有想到:救她的人,竟然会是蓝悠悠。

    蓝悠悠是从夜莊里逃出来的。

    在叶时年来夜莊‘请走’了白默之后,她便顺势也跟着逃了出来。

    蓝悠悠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做,也阻止不了义父河屯去让封行朗在封立昕和林雪落之间做选择。

    蓝悠悠唯一能做的,拼尽自己的性命,也要从义父河屯手中把封行朗给救出来。

    如果救不出封行朗,那她就跟封行朗一起死。

    蓝悠悠便租用了这艘游艇一直跟在义父河屯游轮之后。

    却无心救上了被邢三抛进海里的林雪落。

    雪落没有害羞,她问救她上来的船员要来了一身工作服,便当着蓝悠悠的面儿将身上湿漉漉的衣物换了下来,然后再用毯子裹好自己。

    还向船员要来了一杯热水喝下暖身驱寒。

    看到活着的林雪落,蓝悠悠眼眸里瞬间乍现出了腾腾的杀气。

    “林雪落,该不会是封行朗选择了你和你肚子里的小賤种吧?”

    原来蓝悠悠是在为这个生气。

    她想看到的,当然是封行朗无视她们母子的死活。

    “你猜错了……封行朗选择了他大哥封立昕!”

    雪落平静的作答着蓝悠悠。

    她知道蓝悠悠是戾气的,更是阴晴不定的。她残忍的手段,跟她义父河屯有得一拼。

    唯一不相同的,就是蓝悠悠是个女人。

    同是女人的雪落,觉得蓝悠悠要远比油盐不进、且唯我独尊的河屯好预测多了。

    “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蓝悠悠有些不相信林雪落的话。

    因为凭义父河屯的血腥和凶残,怎么可能放过一个不被选择的‘选项’呢?

    “老楚带着特警去追你义父的游轮,而且前面还拦着两条海巡船。所以你义父决定将我抛下海。”

    雪落实话实说着。想来这些话应该不会引起蓝悠悠的反感和戾气。

    蓝悠悠绝对相信河屯会做出毁尸灭迹的事来!

    “那封行朗呢?是不是也被我义父抛下海了?”

    可在救雪落的周围并没有找到其它的活物。

    雪落摇了摇头。

    无限的伤感涌来,她开始牵挂伤得那么重的封行朗!

    挨了河屯三枪,又流了那么多血,关键这里离岸上的医院还有好几十海里,回到岸边至少要一个多小时,也不知道封行朗能不能坚持得下去。

    雪落自然不会想到,丛刚是个很好的外伤救治者。从实践的角度出发,他要比那些专家更加的专业。因为他每一回都用他自己的身体做着最实际的尝试。

    丛刚知道河屯的残暴手段。所以他随身带了一些能应急救命的药物和能维系封行朗生命体征的必须营养液。

    要不事先把封行朗的伤口进行紧急处理,等一个小时后上岸再找医院抢救,恐怕神仙也救不了他封行朗了!

    而有关丛刚的这一切,雪落都是不知情的。所以她便忐忑不安的开始心扰起封行朗的安危。

    “我问你话呢?封行朗呢?封行朗怎么样了?是死还是活?”

    见雪落一脸的忧伤,蓝悠悠以为封行朗出事了,她狠力的摇晃着雪落的肩膀。

    这一刻的雪落,不得不去考虑一个实际面临的问题:

    此时此刻,这艘游艇还在继续去追河屯的游轮。如果被蓝悠悠追上了,对雪落来说,那将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她好不容易才从河屯的魔爪里脱险,现在又再一次的被送去他的毒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