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400章 封行朗,你相信爱情吗?

第400章 封行朗,你相信爱情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立昕最终还是离开了。

    或许这并不是封立昕真正想要做的。

    他特别能理解封行朗为什么会执意的选择他!

    因为一直以来,盘旋在他脑海和心间的,就是如何报答他,感恩于他!

    所以,封立昕离开了,选择成全弟弟封行朗的执着感恩。

    听到离开的快艇声后,封行朗回过头来看向跌坐在地面上的林雪落。

    他微微的笑了,虽说他的笑容看起来乏力之极。

    眼前的雪落母子已经层层叠叠起来,在他的面前出现了幻影。

    封行朗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有些话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他深深的凝视着她,鲜血源源不断的从身体里流出来,濒临休克的封行朗已经无法站起身来。

    “林雪落,我留下来……陪你一起死!高兴坏了吧?”

    看着男人那张染着鲜血的脸,雪落突然就笑了!

    笑出了泪花儿。

    “我高兴!”

    她点头着。快把头点成了波浪鼓。

    “我真的很高兴!”

    “便宜你了……你说你又傻又白痴,关键长相还一般!我这是眼瞎啊……才娶你了!”

    封行朗的声音已经开始断断续续起来。

    雪落朝染在血泊里的封行朗爬了过去,将他想抬起的头小心翼翼的托抱进自己的怀里。

    “行朗,别说话了好吗?你流了好多血,别再说了……你听我说!”

    封行朗的手已经在不自控的打颤,掌心和手背都被自己的血染得通红。

    缓缓的,他摊开自己的手掌,小心翼翼的覆盖在了雪落微微隆起的肚子上,却什么话也没说。

    要是他能早点知道,该有多好!

    至少,他可以将跟这小东西的第一见面,会安排得温馨有爱一点的!

    雪落再次的失声哽咽。

    她握住封行朗的手,一起覆盖在自己的肚子上,只是流泪。

    “封行朗,你相信爱情吗?”

    “封行朗,我说一诗歌给你跟宝宝听,好不好?”

    雪落低下头来,在封行朗满是血污的俊脸上吻了吻。

    然后一点一点的用自己的衣袖替他把脸上的血痕擦拭干净。

    一边带着哽咽声,将封行朗母亲写在那副画上的诗歌背诵了出来。

    “我听见爱情;”

    “我相信爱情。”

    “爱情是一潭挣扎的蓝藻,”

    “如同一阵凄微的风,”

    “穿过我失血的静脉,”

    “驻守岁月的信念。”

    雪落紧紧的抱住封行朗的头,不停的亲吻着他的脸。

    “行朗,我们一家人再也不会分开了……永远都不会!”

    封行朗的意识已经模糊不清了。他已经不能欣赏雪落朗诵给他的爱情诗歌。

    或许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女人在不停的亲吻着他的脸庞,跟他说着细细密密的情话。

    震撼最大的,当然是河屯。

    这段爱情诗歌里的每一个字,他都耳熟能详。

    那个女人,会紧紧的抱住他,就像现在的雪落紧紧的抱着封行朗一样,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的朗诵着这首诗歌……

    河屯的视线被一片水雾遮挡住了,变得模糊不清。

    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是在用这样残忍的方式,去报复那个女人的出一轨和背叛吗?

    自己又能从这样的血腥气味中得到什么?

    报复的快一感吗?

    可那个女人死了,再也无法看到了!

    借助于雪落身体的遮挡,封行朗从自己的肱二头肌里抠出那枚跟踪器,他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了!

    他将那个血淋淋的跟踪器塞进了雪落的手里,并让她握紧。

    “丛刚……会来救你……好好保重自己……和……我们的孩子!”

    这是封行朗晕厥之前的最后一句话。

    雪落的心,疼到无法呼吸。

    她紧紧的抱着封行朗的身体,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起来。

    这一刻,她已经不去想逃命的事了,她只想抱着这个男人,陪着他一起死去。

    一家三口永远的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突然,原本守在外面的邢三健步如飞的走了进来,径直走到了河屯的身边。

    “义父,老楚带着兵痞子赶过来了。”

    似乎,河屯还没能从雪落刚刚读出的那首爱情诗歌中缓过哀伤的追忆来。

    “义父,那帮兵痞子最多还有四十分钟就能赶来这里。”

    邢三再次提醒一声。

    河屯的意识这才聚拢起来。揉了揉有些沧桑的刚毅脸庞。

    “我们往公海方向全速前进。甩掉那帮狗东西!”

    河屯的声音有些嘶哑,带着倦意和厌恶的疲惫感。

    老楚的人四十分钟后能赶到?

    雪落意识到她跟封行朗有救兵了,本能想到的,就是先给陷入昏迷的封行朗止血。

    雪落从封行朗的腰际抽一取出他身上的皮带,在近心端的大腿之跟处止血。然后她又用手按压住了封行朗中枪的左半匈膛。应该是没击中心脏,不然封行朗不可能坚持到现在。

    突然,‘哐啷’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随之,两个金属物体滚落进了船舱之中。立刻,浓稠的烟雾一下子将船舱填满。随后,又是两个金属罐体被丢了进来。

    “噗噗!”两声,几乎是一瞬间,有个黑影朝河屯连开两枪。

    河屯避开的第一枪,却没能避开第二枪。

    “义父,你怎么样了?”

    询问的是邢三。而邢八已经寻着开枪的方向回击了。

    “别管我!去拦住那个人,别让他救走封行朗!”

    就在河屯厉斥邢三的那瞬间,雪落感觉到有人在拖拽她怀里的封行朗。

    雪落毅然的松开了手。

    虽然她舍不得离开封行朗,但她知道,那是封行朗能活下去的唯一机会。

    “跟着我。”

    丛刚将声音低得很低。几乎只有身边的雪落才能听到。

    雪落想跟着丛刚一起离开,却发现自己的脚踝还被铁链给锁着。

    她立刻拖动着脚踝上的铁链,朝墙壁的反方向快速的挪动过去。

    烟雾这么大,河屯他们是看不到人的,但却能听到声音。所以雪落想用声音把河屯手下的人给引开,好让丛刚能够顺利的带着封行朗离开。

    “我走不了的,你们快走!封行朗伤得很重,你们快走……”

    “老三,去把整个船舱封死!一个也别让他们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