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99章 我依旧坚守对爱情的信念

第399章 我依旧坚守对爱情的信念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哭什么?我这不是还没死吗!”

    封行朗竟然在笑。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一枪中在了右腿之上,一枪中在了左匈膛之上,他只是一个碳水化合物的人,那得有多疼啊,可他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雪落心疼得一阵一阵的抽吸着;她不想哭出声来,不想让河屯瞧不起她,更瞧不起封行朗。她想有骨气的面对河屯的所有残暴的行为……

    可雪落实在是拿不出这样的骨气!

    在看到鲜血横流,一条胳膊几乎垂瘫了下去,而那条右腿已经在地上拖挪出一路血迹的封行朗时,雪落真的快崩溃了!

    “河屯,朝我开枪吧!朝我开枪吧!

    你放过行朗……你想让我怎么死都行!我配合你玩!”

    封立昕歇斯底里的咆哮着,整个人奋力的摇晃着轮椅;他想朝封行朗靠过去,可却被腰际的束带捆扎着腰际,无法挣脱开轮椅。

    “哥,我还有一口气呢!还轮不到你!”

    封行朗的呼吸变得急促又微弱。

    流出身体的,是维系生命的有限血液,而不是无穷无尽的自来水。

    封行朗觉得自己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他必须保证自己在河屯的第三枪之后还活着。

    如果河屯够有种,应该会放过大哥封立昕的……

    “河屯,继续吧!我好像上瘾了!瞄准点儿,千万别手抖!”

    封行朗依旧在笑。依旧用嘲讽的方式在激怒河屯,想让他将枪里的最后一发子弹打在他的身上!

    那样,大哥封立昕就安全了!赶来的丛刚和老楚他们,也能救得了林雪落那个咬紧牙关在哭泣的傻女人了!

    封行朗知道自己快熬不下去了。不断溢出的鲜血,也足以要了他的命!

    他知道河屯的枪法很准!

    准到那颗子弹离他的心脏近之又近。正因为如此,所以封行朗才会说河屯的枪法够准!

    如果河屯真想一次要了他的命,爆头就可以了!

    但河屯去没有!

    他享受着封行朗煎熬的每一分每一秒。

    可似乎河屯又有那么点儿失望。因为封行朗的桀骜不驯和狂妄倨傲!

    还有那张脸……

    河屯的枪再次举了起来。

    这一回,他直接瞄准了封行朗的头部,他的脸,他的眉心。

    “不……不……不要开枪!求你放他一条生路吧!求求你……”

    噗通一声,雪落硬生生的双膝跪地。她真的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男人死去!

    雪落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河屯,你朝我开枪吧……朝我开吧!”

    这一刻,她真的很想替这个男人挨上最后一发子弹,然后跟他一起死去!

    不去在乎,自己卑微的身分;这个男人待不待见自己!

    雪落只知道:要是这第三发子弹继续落在封行朗的身上,无论是不是击中了要害部位,这个男人都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给我起来!站起来!林雪落,你听到没有!给我站起来!”

    封行朗朝双膝跪在河屯前面的雪落厉声呵斥着:

    “别丢我封行朗的脸!”

    雪落泪流满面的摇头,她用跪挪的姿势一点一点的朝河屯挪了过去。

    “河屯,你朝我开枪吧……我替他死!”

    这一刻的雪落,没了尊严,没了骨气,她就是不想看到封行朗活生生的死在她跟肚子里孩子的面前。

    “林雪落,你只不过是个被我玩一弄了感情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替我去死?

    你不配!懂么?不配!”

    封行朗冷彻心扉的话,让雪落怔愕在了原地。

    她回头看向男人那凶神恶煞似的脸,泪如雨下。

    即便是卑微的替他去死,难道她都不配么?

    还是……

    河屯手里的枪,稳稳的对准着封行朗的那张脸。

    那张脸正对着他的枪口,无遮无掩!坦然笃定得就像……那个女人!

    曾经,他也拿着枪指着那个女人!

    可那个女人不但不怕,还义无反顾的迎上他的枪口,然后跟他说:

    【邢穆,我听见爱情,我相信爱情。如同你枪里的子弹,即便它会穿过我的心脏,可我依旧会坚守对爱情的信念。】

    这句话,曾经让河屯狠狠的感动过。

    所以他放过了她,并深深的爱上了这个不受命运摆布的女人。

    他们爱得热烈,爱得芬芳……

    可到最后,她背叛了他们的爱情,背叛了他们的誓言!

    她跟别的男人滚在了一张庥上,还替那个歼夫生下了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河屯握着枪的手微微轻颤了一下。但随之便平稳下了自己的心绪。

    朝着那张让他生厌的脸,扣动扳机,一枪爆头!

    封行朗必死无疑!

    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咎由自取!她所犯下的深重罪孽,就由她儿子来偿还!

    无法在面对这张脸的时候扣动扳机,所以,河屯闭上了双眼……

    “砰!”

    “不……不要!”雪落发出一声痛不欲生的嘶吼。

    最终,河屯还是开出了第三枪。子弹打中了封行朗的头部……

    封行朗晃了几晃,再也没能继续支撑住他的身体,他一下子倒在了船舱的地面上。

    鲜血染红了封行朗的大半张脸。

    他抬起头,努力的想爬起身来,可坚韧的毅力没能战胜失血过多的身体。

    “老毒鱼……我还没死……你现在可以放我哥走了吧……”

    封行朗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河屯脑海里的那个萦绕了快三十年的女人救了他。

    直到最后一秒,他还是没能狠得下心:去对酷似那个女人的封行朗下最后的狠手!

    子弹紧贴着封行朗的头皮飞过,只见鲜血,却没有见到横流的脑浆。

    墙面上的监视器被激活:画面上出现了正在浅水湾别墅群里四下寻找的莫管家。

    “老四和老五,你们两个把封立昕送上岸,将他交到这个人手里。”

    “行朗,哥不想走……求你别让我独自偷生!

    咱兄弟俩,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好吗?”

    封立昕近乎渴求。

    “我都替你挨了……挨了三发子弹,你才说要跟我一起……一起死?没你这么坑弟的!”

    “快点滚走!下辈子投胎……老子见到你一定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