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96章 狂躁如猛兽的封行朗

第396章 狂躁如猛兽的封行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不是圣母,她也想活下去。

    不仅仅她想活,她更想让自己肚子里的小乖活!

    小东西跟了她四个月,自己没能给它一个安稳舒适的生活环境,还让小东西跟着她一起受了这么多的苦,雪落真的很渴望能让肚子里的小乖活!哪怕是倾尽她的所有!

    封行朗头上的头套被取了下来,他晃了一下刺目的灯光,微眯着眼眸强行逼迫自己适应游艇里的光亮,从而看清了十米开外的大哥封立昕和林雪落。

    封立昕依旧坐在轮椅上。右脚的脚踝处被锁上了一条粗重的铁链子,固定在身后三米之远的承重体上。

    看到弟弟封行朗后,他本能的想挪动着轮椅上前来,却被右脚脚踝处的铁链阻拦住了。

    雪落静静的站在离封立昕五六米开外的地方,圣洁得不染一丝尘埃。

    只是一张小脸因久日不见阳光,而略显苍白。

    身上原来宽松的韩版衣物被换掉了,换上了邢三特地给她准备的紧身针织连衣裙。

    将雪落清瘦娇好的体姿勾勒得妙曼动人,关键是孕味十足。

    突显出雪落四个月的身孕,才是邢三真正给她准确这套紧身连衣裙的目的所在。

    他要让封行朗一眼便能看出他老婆林雪落已经是个孕妇!

    林雪落的肚子里正孕育着他封行朗的亲生骨肉!

    雪落就这么静默的盯看着十米开外的封行朗,静得都能听到自己心跳加速泵血的声音。

    而封行朗则是侧目轻描淡写的扫了雪落一眼,便正目去看轮椅上的封立昕。甚至于连一个正眼都没赏给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雪落知道这一刻的封行朗一定恨极了自己。

    背着他偷偷摸摸怀上了他矜贵的孩子不说,而且还把他的孩子沦为了河屯用来对付他的筹码。

    雪落想:要是那一回,自己不从石郫县回来该多好。自己可以守着那群朴实的小萝卜头,给他们当义工老师,教他们画面,教他们跳舞。也不至于现在落得个阶下囚的困境。

    河屯坐东朝西。刚毅的脸庞上,并没有游戏即将开始时的兴奋感。

    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正缅怀过去的哀意。

    浓得化不开似的怅然!

    “行朗,选雪落!她怀孕了,孩子都四个月了!她比我活下去更有意义,也更有价值!”

    轮椅上封立昕已经在开始劝说封行朗选择雪落母子了。

    完全可以封住封立昕和林雪落的嘴巴,从而让封行朗无干扰的去进行选择。

    可河屯似乎更想让这两个选项去干扰看起来很平静的封行朗。

    一旁的雪落只是静默着。

    她没有开口为自己和自己肚子里的小乖向封行朗求饶哭诉;也没有开口去做无私的圣母。

    她不忍心看到封立昕去死,当然也不想看到自己肚子里的小乖夭折。

    她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肚子里跟她相依为命的小东西!

    所以,她一直静默着。

    微微低垂着头。她有些不敢去直视封行朗的眼,她怕从他眼里看到的,除了对她们母子的冷漠,还是冷漠。

    “行朗,大哥已经活够本了!麻烦你别耽误我早点去投胎个好人家!”

    封立昕换着方式在劝说封行朗。他一心求死,只为把生的希望留给雪落和肚子里的孩子。

    封行朗没有作答大哥封立昕花样求死的说辞,而是转向坐东朝西的河屯。

    “河屯,不管你跟我们兄弟俩之间有如何的深仇大恨,想必你一个枭雄应该能做到说话算话!”

    “我可以开始做选择了吧。”

    这一刻的封行朗,是无比平静的。

    河屯似乎从某种殇然中缓过狠厉的本色来。

    他微微侧头,邢八便将一个托盘呈送上来。

    托盘里放着一把枪。m500转轮手枪,号称世界上威力最大的手枪。

    子弹只有三发。

    或许是有上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亲自摸过手枪了,河屯在装弹的时候,显得有些缓慢。

    其实缓慢的并不是手上的动作,而是一颗不知道从何而起的莫名殇意。

    他在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即便闭上眼睛,也能把这把枪准确无误的来回拆装个十几遍。

    可这一回,他手上的动作却慢了许多。

    又或许在他看来:亲手解决掉那个女人跟她歼夫所生的孩子,应该隆重一些。

    好让那个在地狱的女人看清楚:她水兴杨花且背叛他的代价!

    别以为能一死百了,他会将她所犯下的罪孽,成倍的施加在她的儿子身上!

    “这枪里有三发子弹!我会不确定的将这三发子弹打在他们两人的身上!至于谁会中枪,这得看我的心情而定!”

    咔哒一声,河屯将手中的转轮手枪上膛。

    封行朗的俊脸瞬间染怒,厉声咆哮:

    “河屯,你它妈的不是说:我选择的人会给一条活路的吗?”

    封行朗一边厉吼,一边提拳朝沙发上四平八稳坐着的河屯砸了过去。

    可他还没能靠近河屯时,邢八已经快若闪电漂移了过来,一拳砸在了封行朗的下巴上,顿时有皮肉和鲜血一起飞溅而出。

    不是邢八的拳头有多厉害,而是邢八的手指上带了指虎。削去了封行朗下巴处的一块皮肉。

    封行朗没有畏惧邢八手指上的指虎,更没有去顾及下巴处被削去的一块皮肉,而迎面而上,给邢八来了一个措手不及的左勾拳。

    被封行朗一拳打中的邢八似乎愣怔了一下。

    狠厉中的封行朗几乎蜕变成了一头失控的且不要命的猛獸。

    好像自己下巴上被削去的皮肉不是他的一样!

    这一瞬间,封立昕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拿着石头猛追了恶狗几公里,直到活活把那条恶狗砸死的弟弟封行朗!

    邢八拔出了枪;可封行朗满不在乎。

    他用自己的匈膛迎上邢八的枪口,对着邢八拿枪的右臂就是一记重拳。

    封行朗很清楚的知道:在自己做选择题之前,河屯都不会真要了他的命!

    所以,他料定邢八一定不敢真朝他的要害开枪!

    直到河屯手中的枪口对准了轮椅上的封立昕时,狂躁如猛獸封行朗才停下了对邢八的狠命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