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94章 韩信的跨下之辱

第394章 韩信的跨下之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别……别砸了!要……要保存体力……不然氧气则会消耗得更快。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封立昕本想憋住自己的呼吸,想给雪落和肚子里的孩子留有更多的氧气。

    可他却无法战服一个人求生的本能。他最终还是张嘴开始呼吸起来。

    “大哥……”

    雪落见封立昕能开口说话了,立刻走到轮椅边来查看,“大哥,你感觉怎么样了?”

    封立昕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用目光示意她先冷静下来。因为他看到墙角正闪烁的小红亮点。很显然,有人在监视这间关押室里的一切。

    雪落也看到了那个闪烁的亮点,知道这是河屯的人故意为之,便跟着安静了下来。

    她跪坐在地上,不吵也不闹了,匍匐在封立昕的腿边,静静的煎熬着。

    雪落护在肚子上的手已经开始打颤,她知道一个孕妇是不能长时间缺氧的。

    会对肚子里的小乖造成不可预知的伤害。

    可雪落却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煎熬着这样生不如死的时刻!

    封行朗……你在哪里?

    快救救我们母子吧……

    我们就快撑不下去了!

    “停下,快停下!我让老楚撤人!你快停下!”

    煎熬的不仅仅是关押室里的封立昕和林雪落,还有封行朗一颗被扎得鲜血直流的心。

    手机被送到了封行朗的前面,他毫不犹豫的拨通了老楚的电话。

    要知道残疾的封立昕,和怀孕中的林雪落,都是极度需要氧气的人。他们更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在低氧的情况下忍耐过长的时间。

    “老楚,快撤人……撤人。”

    封行朗尽量的让自己的气息听起来平稳一些。可看到画面上的大哥封立昕和雪落时,他的一颗心又瞬间急躁了起来。

    河屯真的很歹毒,亦很凶残。用这种痛苦不堪的方式慢慢催杀着一个残疾人和一个孕妇!

    “行朗?你见到河屯了?”老楚疑惑的问。

    “我能看到你!你面朝东,身边还有两个特警!快撤人!听我的,快撤人!”

    封行朗是想告诉老楚:你的一切都在河屯的掌控之中。

    老楚下意识的抬头朝四周看了看,又看了看自己的身后,果然站着两个特警。

    看来,这一切都在河屯的眼皮子底下。

    封行朗不忍心去直视显示器,瞄了一眼河屯手边的沙漏,已经漏进另一侧一半之多了。

    “老楚,别再犹豫了,听我的,快撤人!”

    封行朗几乎是对着手机厉声嘶吼的。

    老楚似乎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连忙朝为首的队长示意收兵撤离浅水湾。

    看来这个河屯的确不是个善茬儿!

    海上的关押室里,封立昕的呼吸已经不能平稳了,虽然他在努力的调节着自己的呼吸。

    “雪落……雪落……”

    他气若游丝的唤了膝盖住的雪落两声。

    雪落听到了,艰难的爬站起身来。似乎每做一个动作,都会用上她全有的力气。

    “快……快去……洗手间……”

    封立昕已经发出不声音了,几乎只是口型。而他的口型已是那么的抽象,雪落一时间没能听明白封立昕想说什么。

    “大哥,你想说什么?”

    雪落把耳朵凑在了封立昕的唇边。

    “快去……洗手间……抽水马桶……通……通风……快去……”

    相比较而言,男人的求生意识和求生本能,要远比女人强上很多。

    雪落听懂了封立昕想表达的意思,立刻跌跌撞撞的朝洗手间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集装箱改造的可移动关押室。是个整体。如果唯一跟外部连通的,就只有抽水马桶了。

    雪落将入水口的阀门关上了,再将抽水马桶里仅存的一点儿水给完全冲掉。

    好在这个可活动的关押室的抽水马桶是用软管连接到海水上沿的。

    然后,雪落以卑微的姿势跪在抽水马桶边,从那个弯曲的、连通外界的洞口中呼吸那点儿可怜的氧气。

    虽然味道并不好。

    韩信垮下之辱都能忍受;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这点儿委屈又能算得了什么?

    得以新鲜空气的补给,雪落的思维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也正是因为她能忍常人所不能忍,所以才能保全了肚子里的小乖氧气的补给,不至于小东西因为长时间的缺氧而落下后遗症!

    这便是母爱的伟大之处,坚韧之处!

    想到了外面的封立昕,雪落立刻爬起身边,并疾步冲了出去。

    封立昕的呼吸已经开始出现间歇性的停止。

    “大哥……大哥……”

    雪落急声轻唤了两声,便推着轮椅上的封立昕朝洗手间里走去。

    当时的雪落也不管不顾什么男人的尊严;她只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

    对于一个向往生活的正常人来说,能活着比什么都好。

    她吃尽儿的拖动着封立昕的身体,把他从轮椅上拖拽了下来,然后将他的头朝抽水马桶的孔洞按压了过去……

    一个善良的女人;

    一个伟大的母亲!

    ******

    老楚让特警迅速的撤离了浅水湾。

    河屯跟前的那个沙漏也随之被他翻转了过来。

    关押室里的氧气也紧随其后重新补给上了足够的氧气。

    这一切,几乎都是在生死时速中完成的!

    封行朗的气息已经不似踏进浅水湾时那般的平稳了,带上了心牵于大哥封立昕和那个女人的急促。

    好像被河屯抽一去的不仅仅是那关押室的空气,还有他封行朗身体之中的!

    显示器上,已经没有了封立昕和雪落的画面,应该是被河屯给切断了。

    封行朗有些拿不准:本就呼吸困难的大哥封立昕能不能挺过这一关?

    还有那个怀孕了四个月的女人,她缺氧,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会跟着一起缺氧……

    “自己给自己出这么一道判断题,尝到苦果了吧?”

    看到封行朗俊脸上那无法掩饰的愤怒和狠戾,河屯到是觉得挺赏心悦目的。

    或许这才是他想看到的!

    “河屯,你不是要让我做选择题的吗?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封行朗狠厉一声。

    他实在不想看到封立昕和雪落继续经历这种温吞且残忍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