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93章 究竟哪个更蠢一筹

第393章 究竟哪个更蠢一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着河屯的言毕,左侧墙壁上的那台超大的液晶显示器上,显现出了封行朗不愿看到的一幕。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在浅水湾的外围处,停着两辆剑齿虎系列的防暴车;还有三辆执勤车。

    老楚果然兵贵神速。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把这群兵痞子给吆喝来了。

    执勤车上坐满了全副武装,真枪实弹的特警。那白色的手套,在暗夜里,分外的惹眼!

    而在另一面墙上,跳转出来的画面让封行朗简直不忍直视。

    一辆烧包的玛莎拉蒂前,白默摆拍着各种姿势。给他拍照的是叶时年。

    “默哥,求您别再玩了。赶紧回后备箱里捆上吧!您当的可是人质!”

    叶时年根本就hold不住玩心大起的白默。

    “着什么急啊!封行朗那家伙不是还没跟河屯那条老毒鱼开撕么?”

    白默一边说着,这才一边慢吞吞的侧躺进了玛莎拉蒂的后备箱里。

    “这可是我人生当中第一次演人质,我得把这美好的画面给保留下来!以后封行朗那狗家伙要是再敢欺负我,我就拿这东西要挟他就范!哈哈哈哈……”

    “亏得我还把封行朗那狗家伙当兄弟呢?他竟然能想得出用我当人质,去诱一骗老楚带特警对付河屯那条老毒鱼!真够心狠手辣的!也就他封行朗才会这么玩阴的!”

    白默越说感觉越美好,“再给我拍两张!要拍帅点儿!最好来段视频!”

    封行朗已经无法再直视那个画面了!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似乎,河屯也看不下去白默的蠢劲儿了,他将白默的画面给关闭掉了。

    “利用假人质,来诱一骗警方出警,好把我一窝端了?”

    河屯的脸上洋溢起了不屑一顾的笑意,“封行朗,你还真够天真的!”

    这一刻,封行朗似乎也没什么话可说了。

    白默的确是够犯二的;可这叶时年也实在是太怂了吧?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白默他都对付不了么?

    封行朗已经不想去追究白默和叶时年,究竟哪个更蠢一筹;他只知道浅水湾的一切,都在河屯的掌控之中。

    一副稳操胜券的笃定和从容!

    准确的说,那就是猫戏耗子时的前奏!

    “我哥呢?”

    封行朗正声厉问。

    他似乎不想跟河屯磨叽下去了。

    种种迹象表明:河屯并不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物。

    正如丛刚所说的那样:他是个极度城府睿智,且擅于谋略的人!

    丛刚个狗家伙究竟死哪里去了?

    封行朗深信:在紧急关头,丛刚一定会自己主动出现的。

    “先把你自己出的判断题做好吧!”

    河屯肃然一声,然后将手边的一个沙漏翻转了过来。细沙便开始从一侧不急不缓的流进了另一侧。应该是记时所用。

    随着沙漏被河屯翻转了过来,那个被河屯关闭掉的显示器上,又开始显示画面。

    这一回不是显示白默和叶时年那两个蠢货,而是……

    竟然是封立昕和林雪落。

    封行朗的目光顿时敏锐且犀利了起来。

    画面还算温馨。

    封立昕额头上包扎着纱布坐在轮椅上。

    而雪落正半蹲半跪在封立昕的轮椅边,给他喂食着晚餐。

    这一回,雪落没给封立昕喂太多的汤水,因为封立昕如厕不方便,又不肯让她帮忙,所以她便想从饮食上减少封立昕摄取的水份。

    她喂了封立昕一些高蛋白的鱼肉,还有稀烂的肉类罐头。

    这女人果然够愚蠢的。答应过会照顾好他大哥封立昕,竟然还真的这么去做了。

    再次看到雪落,封行朗的目光变得格外的复杂化。

    目光情不自禁的朝雪落的腹处看去:韩版的衣物遮盖了她腹处的微微凸起;加上她的人半跪在地面上,看不到明显的孕味。

    但封行朗能感觉到:那个稍稍沣腴的腹处,正孕育着四个月大的小生命!

    那是他封行朗的孩子!

    这个女人竟然给偷着怀上了!

    突然,封立昕停下了咀嚼的动作,开始侧耳细听。

    “怎么了大哥?我们又在被移动了吗?”

    雪落也停下了喂饭,跟着封立昕一起感受周围的动静。

    这一回,没有被挪动的迹象,却隐约听到了一阵阵的抽风声。

    “不好!好像有人在抽我们这间房里的空气……对,是在抽我们的空气!”

    封立昕肯定道。因为他对空气中的含氧量很敏感。他似乎已经开始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那是身体的本能反应。

    氧气摄入得少了,就会增快呼吸的频率。

    “我……我好像也感觉到了!”

    雪落放下了碗筷,将手摊开在自己的匈前。好像用鼻子呼吸已经来不及身体之中氧气的消耗,她开始张开了自己的嘴巴呼吸。

    “河屯,你要干什么?”

    画面上两个人的异样,让封行朗立刻紧张了起来,他厉声朝河屯质问着。

    “怎么,开始沉不住气了?”

    河屯笑了笑,“那就先把你自己给自己出的判断题做了吧!”

    “什么判断题?”

    封行朗隐忍着心头的急躁,冷声追问。

    河屯又是一声嗤嗤的冷笑,“就你这觉悟,还敢跟我玩阴的?”

    抬眸扫了一眼显示器上两个呼吸越来越困难的人,河屯才悠声开口继续说道:

    “那我就提醒你一下吧:你猜,是特警撤人快?还是氧气抽得更快?”

    河屯的意思很明确:如果特警不撤离浅水湾,那关押室的氧气就会被抽光!

    “一个是残废,一个是孕妇,等这个沙漏完成,恐怕活的选择题,就成死的选择题了!”

    画面里,雪落跟封立昕的呼吸都已经急促了起来。

    随着空气一点点儿的被抽一走,加上两个人的消耗,关押室里的空气已经是少得可怜。

    “大哥,你怎么样了?大哥……”

    雪落似乎看出了封立昕努力的在憋气,便吃劲的爬起身来,“大哥,你别这样……求别这样!你快呼吸啊……你不能死!”

    雪落冲到了门边,奋力的拍打着铁门。

    “来人呢……救命啊!我们快被憋死了……来人呢!快救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