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92章 加送你一条判断题!

第392章 加送你一条判断题!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幕下的美景也不错!

    深蓝一片的天空下,映衬着碧波荡漾的大海。  . 一轮明月高悬在天际,有着水天一色的梦幻景致。

    还真没想到像河屯那样血腥的人物,也能赶时髦懂享受。

    他不应该是那种长年累月沐浴在腥风血雨的亡命之徒么?

    美景落在了封行朗的眼底,却没能落在封行朗的心上。表面上的平静,或多或少还是能遮掩住内心里的波澜。

    超大的液晶显示器上,封行朗的步伐看起来还算稳健。四目锐利的扑捉着周围的动静。

    一个比同龄人更沉稳睿智的年青人。

    河屯的目光紧紧的锁定在封行朗那张丰神俊朗的脸庞上:

    太像了!

    不得不感叹遗传基因的无比强大之处。

    河屯又开始习惯性的拨弄着自己手腕上的那串已经不完整的紫檀木手串。每每看到这张脸,河屯都会以这样的方式来平息自己心头乍起的难平心绪。

    自己这是怎么了?那个女人都死了二十年!

    一个薄情寡义、水兴杨花的女人,又值得他如此去恨么?

    如果她还活着就好了!她就能亲眼看到她跟别的男人生下的孽子,是如何被他邢穆玩于股掌之间的。

    领封行朗走进一处外形布局相似,但却灯火通明的别墅的,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

    而在别墅的门外,又站着一个跟他极度类似的肌肉型男,不苟言笑。

    应该是双胞胎,有点儿像哼哈二将!

    封行朗记得丛刚好像跟他提起过:上回砍那个老九的胳膊时,他被河屯义子中的老四和老五追击后才受的伤。

    而且蓝悠悠也跟他提起过这两个人。每次‘介绍’老四和老五时都会将他们一起说出来,应该指的就是眼前这两位守门的哼哈二将了。

    看起来挺傻劲的。属于那种弱智却高能的人。

    跨进别墅的客厅,是两扇比封行朗稍高一些的屏风通道。装饰得很古朴,但封行朗知道,那是两扇高精度的人体检测仪。

    他淡定着步伐通过了那两扇屏风通道。而一旁的监控器上,则显示出一副骨架在其间行走。

    对于丛刚在他身体之中打进的那枚跟踪器,封行朗是放心的。

    他相信丛刚!

    丛刚一定跟河屯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他对于河屯来说,无疑是知己知彼。

    果不其然,封行朗肱二头肌里的跟踪器并没有触警。一来是因为丛刚了解河屯检测的手段,二来,也是因为封行朗身中的跟踪器还没有开始启动运作。

    通过屏风检测通道后,封行朗便看到了客厅里坐得正四平八稳的河屯。

    河屯闭着眼眸,像是在休憩,又像是在酝酿着什么。处于类睡眠的状态!

    唯一能感受到他还是个活物的,是他在不停的拨弄着手腕上的手串。

    娴熟的动作证明:他把玩这紫檀手串有些年头了。

    河屯的身边只站着一个人。是老八。封行朗见过。一个快如鬼魅的怪物。

    整个客厅里空荡荡的,没有更多的扑克脸。就一个老八?

    听邢三说,不应该还有一个老十二的吗?怎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难道老十二是丛刚?

    应该不会!从收养的时间,以及排名顺序来看,丛刚应该是邢三之前才对,不可能是河屯刚收的老十二。

    封行朗的目光本能的朝挑高的别墅客厅上方瞄扫了过去,似乎也没发现任何的异样。

    或许唯一异样的,就是邢三不在。

    想来邢三是被派去看守大哥封立昕和林雪落了。

    这还是让封行朗微感放松的:因为蓝悠悠在他手上,邢三应该会善待他们两人才对。

    除了那个老十二,该在的都在了?

    如果现在一窝端,不就可以把河屯一举给吃定了么?

    至于那个老十二,就凭他一个人,估计也翻腾不起什么大的浪花来!

    “河屯先生,既然你那么不待见我这张脸,为什么还要一而再的让我送上门来讨你厌呢?”

    封行朗不咸不淡的说道。挺拔着身姿,依旧气宇轩昂。

    河屯缓缓的眯开了似乎有些困乏的双眸,但还是能从那双幽深的眸子里扑捉到犀利的光芒来。

    他看封行朗的目光,就像一个凶残的老鹰,正盯着地面上且得意洋洋的田鼠。

    田鼠满以为自己够聪明够机灵,殊不知他的一举一动,都被身经百战的老鹰看在眼里。

    河屯斜目淡淡的扫了封行朗一眼,满满的都是鄙夷之色。

    从齿间溢出四个嗤之以鼻的字来:

    “年少轻狂!”

    河屯的蔑视让封行朗微微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安:仅凭这几个人,老毒鱼就可以嚣张成这样?

    还是这条老毒鱼已经未雨绸缪了?亦或是在玩什么空城计?

    封行朗不禁又朝别墅的客厅上下打量了几眼,除了四平八稳坐在沙发上的河屯,和他身边站如电线杆的邢老八,这幢别墅里怎么看都没有别的活动生物。

    “河屯,我不知道你跟我们兄弟俩有何等的深仇大恨!又或是你杀人根本不需要理由!事已至此,我也不想知道了!但我可以告诉你,即便我们兄弟俩死,也一定不会让你好活!”

    封行朗真想冲过去手刃了河屯,但他还得给老楚他们赢得更多的时间来布置。

    “放狠话?以拖延时间?”

    河屯一针见血的说出了封行朗此时所作所为的意图。

    封行朗微微一怔:看来这个河屯并没有表像上的这般对自己轻敌!

    “那咱们就速战速决!”

    封行朗沉厉一声,“你不是要让我做选择吗?选项呢?也该是时候把他们给呈上来了吧?”

    “年轻人,就是这么沉不住气!”

    河屯悠哼一声,“在做选择题之前,我加送你一条判断题吧!”

    加送一条判断题?

    “邢先生,你好歹也是个叱诧南美洲的枭雄,这出尔反尔的事,做出来也不怕给你自己丢颜面?”

    封行朗根本没兴趣做什么判断题。

    “no!准确的来说,这条判断题是你自己出给你自己的!”

    河屯冷哼一声,“你以为带着一帮条子就能把我一锅端了?封行朗,你太幼稚了!”